素食和運動的資訊、報導、研究多不勝數,只要 Google 一下,秒間資訊盡在眼前, 但或許要真的從「肉」食者變食「素」人卻不是想像般容易,尤其大眾一般也認為經常運動的人士(不一定是專業運動員)體力消耗大,如果是素食的話體力能支撐嗎?就讓三位熱愛運動的運動「人」給大家說一下他們的故事,讓我們了解更多「走肉」的體驗。

 

阿斌—— 從「大隻佬」的迷思回歸身心的平衡

阿斌,長素運動愛好者,是修行素食者,以走五辛為主,素食年齡是今次訪問的三名運動「人」中最長的一位。

大學時間阿斌愛上跑步,但「年紀就是本錢」,那時他不太關心營養,體型較瘦削,後來接觸到健身運動,因受傳統健身概念影響,以重量練習為主,為增加肌肉,效法前輩,注重透過俗稱「大隻奶粉」等補充品增肌,飲食以碳水化合物加肉類為主,他記起:「那時做完運動後可以來兩份扒餐,再加一隻燒春鷄!」希望能速成見效果,一心以為食用增肌補充品可解決日常飲食無法滿足能量需求的問題。當然,靠這樣的「操練」確是「大隻」了不少,體重和力量也有明顯提高,可是,狂飲「大隻補充品」後,阿斌發現皮膚出現了問題,也容易有輕瀉的現象,身體各方面有一些徵狀提示他,他也開始意識到長久靠這方法「操練」未必合適。

回想當年的飲食習慣,主要受身邊的工作環境、同輩、朋友影響,吃宵夜或旅行期間,阿斌不禁直言:「那時真的甚麼也會試,跟著去吃野味,老叔父話背脊向天的都可以食,差別只在於放入口前是否已經知道是甚麼,還記得喝下肚後才知道是龍虎鳳的一刻,心裡不是味兒的反應。」編者按:龍虎鳳者,是中國粵菜的一種食宴,流行於兩廣。這種食宴主要是吃蛇、貓(或以果子狸代替)和烏雞。因為古時的廣東人相信蛇肉、貓肉、烏雞(甚至是狗肉)都是對身體有益的食物(即所謂「補身」)。

除健身外,阿斌大約在2008/2009年再次投入跑步運動,那時他的體重為160磅,日食4,800卡路里,每日5餐。但他發覺這樣身體不太靈活,同時他接觸了一些飲食資訊讓他慢慢改變,其中一則運動新聞讓他印象十分深刻,就是當年女子馬拉松冠軍選手是一位素食者,而阿斌也留意到世界級專業運動員在大賽前均會「清口」(即那幾天轉為素食)。這些資訊加上身體的各種狀況,讓阿斌反思這「大隻」的驅體是否適合自己。

2009年他認識了現時的太太,可以說是他的一個轉捩點,由於太太宗教的理念,讓阿斌從人道理由決擇茹素,飲食也盡量少蛋奶。同時,正當他踏入「走肉人生」,他感恩遇上一位修讀體育專業教育的健身教練,讓他從新認識休息、運動、飲食三者間的平衡。雖然阿斌經歷肉食轉至素食的適應期間,在半年間由140磅下調至120磅,體能也出現下滑,但通過教練的悉心指導,學習到葷食者和素食者的共同生活,心態要達至和諧。阿斌表示素食後,自己及家人仍在不斷學習,尤其「胎裡素」的女兒出生,一家人更關注飲食上的營養配搭。對他來說,素食可以說是一種生活的態度,而當朋友對素食有一些疑問向他提出時,他也樂於分享自身的經驗和介紹所知所看。筆者看到一家三口茹素的堅持,敬佩在心中。

 

Dora —— 愛動物愛生活,茹素由此起

另一位素食運動愛好者 Dora,她長期奔走於港珠澳三地工作,笑容滿臉,開朗健談,一身健康陽光氣息,是一位瑜珈教練。這位「鬼妹仔」性格的 Dora 教練心愛動物,長年於愛護動物組織擔任義工,她笑言她所接觸的動物不只是狗隻、貓隻、雀鳥、鼠兔類等寵物,更有是許多人也害怕的蛇。而她的素食路可說是由對動物的愛所啟蒙。

作為寵物愛好者,Dora 眼裡早已視貓狗為家庭成員之一,放回「吃」的這個尺度上,她開始從另一個角度省思,是否平日自己吃牛羊豬雞魚,相對於吃貓狗,就是理所當然「吃掉牠們」呢? 令她不禁自問:「那牛羊豬雞呢?是因為貓狗的生命比較高尚?」Dora 因此頓悟,立志成為一位「走肉」朋友。素食是不少愛護動物人士的終極目標,但要成為一個完全素食者則非一朝一夕能成功的事。她坦言:「以前自己是日本和牛、海鮮、長腳蟹的狂熱分子,而每逢家庭飯局也總會點上我跟家人鍾愛的北京片皮鴨呢!」

說著說著,Dora 從她的包包中拿出一袋堅果仁及乾果,邊吃邊聊,這些零食都是她與素食運動「人」不約而同的營養拍檔。瑜珈以外,Dora 更是一位愛跑之人,她熱愛長跑、馬拉松,更是馳騁野外的越野跑女將。她表示素食後,在瑜珈修練上最大的得著是顯著提升了她的筋骨柔軟度。肉食讓身體大量積累毒素,當腎臟無法再處理肉食所帶來的過重負擔,無法排除的酸性毒素就儲存在體內,肌肉就像海棉一樣將它加以吸收;當水份吸乾之後,酸性毒素便積聚在關節和筋腱位置,關節便因而變得礓硬。透過運動及排汗可以幫助身體排毒,但減少肉食,邁向素食後,Dora 親身感受到素食的可貴之處,讓她的身體機能逆齡而行。她直言素食後,到日本旅行,會避開和牛盛產的縣巿,與家人聚餐,也會選上葷素共融的餐廳食店,家人也被她的堅持而慢慢接受她成為素食者,並默默作出支持。

筆者一邊聽著她的話,感受到要像 Dora 般對生活及運動充滿熱情,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以善良的心去選擇我們的飲食,而她選擇茹素的路就是深明素食是對待動物最好的方式。在 Dora 身上,我看見了另一種女性美態,一種從堅持追求自己喜愛生活態度的美。Dora 現時飲食上的素食比例已不斷增加,而她明年更決心長素及成為一位純素者。

 

Andy ——「中風」後的新生與素食的不解緣

身邊總會有些活躍份子,不分早晚,被他的臉書、微信、Instagram 洗版,每次遇上,總會跟你分享最近最潮最夯的素食及營養資訊,澳門素食界也有一位,他熱心推廣素食、運動、營養、身心靈平衡、自然療法等。筆者可以大膽講,在澳門素食界,每十位朋友就會有九位認識或間接認識 Andy!這位自稱「沸紋青」 (熱血沸騰的紋身青年) 的男生,堅毅、開朗、正能量、愛家、愛毛小孩、愛寫作,喜歡用文字與照片記錄他運動與純素的生活滴點,想不到,他經歷的一切,速成他踏上純素的進化路,成為一位生機純素運動員。

Andy 在32歲時曾因中風導致左邊身癱瘓並住院半年,在36歲時參加馬松比賽,至今已完成了4次的全馬。由在病床上不能動彈,接受各樣治療、針灸、電療,到接觸運動,以幫助身體康復及肌肉協調,及後更對長跑產生了興趣,Andy 一直堅持訓練,加上健康飲食及自然療法,今天的他,是一位又跳又笑,說話及活動自如的純素運動愛好者,大家很難想像他曾有那一段的過去。

因為截然不同的經歷做就了這個他,腦袋內對素食、營養、運動擁有海量的知識及求知慾,但也不及他與本地不同素食及葷素共融店家的脈絡,每次的光顧,他總會懷著感恩的心去品嘗,更會不吝嗇的九秒九圖文並茂上傳到他的社交網站。走肉、走蛋、走奶以外 Andy 甚麼也吃,他盡量食生 (未經煮熟),食全(天然完整,未經加工),營養豐富且五顏六色的食物,並非我們所想像 —— 純素等於一碟綠色沒下油的菜或瓜。

Andy 的純素飲食實戰經驗告知我們蔬食比肉類容易消化和吸收,他的身體在運動後復原也比以往快,卻無影響運動表現,反而變得更精神。素食者只要攝取足夠營養,運動表現不遜於一般人。他口中經常會掛著體育界有個趨勢,就是愈來愈多運動員轉為茹素,「Rich Roll 是全球最受歡迎的超級鐵人三項運動員,世界頂級越野跑手 Scott Jurek 等均是嚴格素食主義者,是蛋奶不沾的 Vegan。」

「一般人會對素食有誤解,覺得純素會使身體不夠肌肉,吃純素會不夠營養及強壯,素食入口單調乏味等,但其實植物中很多也含豐富的蛋白質。」Andy 運動後會吃含碳水化合物、蛋白質的食物,這些食物極易被消化,在體內不易堆積酸性毒素。他的早餐果盤更是由他媽媽悉心準備,一大碗鮮果、堅果仁、水果乾,是營養密度很高的能量食物,生食或不經高溫煮過的食物,以原味、有機、清淡為主,既含高纖維又飽肚,吃不膩。不要看輕這份早餐果盤,顏色眾多,既著重搭配,不只吃得漂亮,顏色豐富更代表其營養多樣性,確保身體吸取足夠的植化素、維他命和礦物質。

素食可以使運動員快速回復體力,對身體幾乎沒有負擔,整體感覺清爽,也充滿活力。不過要在工作、家庭、運動、生活中取得平衡,意志比體力更重要。意志力從何而來?從上述三位素食運動朋友的身上,筆者看到的是對運動的熱愛以及對人生不設限的態度。而他們的實例也很好地反駁了素食者不夠能量,並會影響運動表現的謬誤。相反,三位受訪者一致認為,素食飲食相比葷食,能使人更健康、健美和強壯。更重要的是,他們認為素食不僅是照顧自己及家人的健康,達至身心靈平衡,也幫助拯救生命和讓地球更可持續發展。

 

備註:
純素主義者(Vegan): 一種純素主義的生活方式,盡可能避免在取得食物、服裝等日常需求時,以殘暴和剝削的方法對待動物。純素主義者摒棄所有動物製品與加工品,包括動物肉(肉、家禽、魚、海鮮與蛋)與動物製品(蛋和奶製品),且通常也不吃蜂蜜和燕窩,不穿戴動物製品。此定義來自國際素食協會。

 

採訪:正念、伯頓
撰文:正念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設計:Yuzuman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一時埋卻
下一篇文章鬧市中的綠肺── 台中29號倉庫藝術特區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