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輪

所謂的宗教都着重在行為。他們相信戒律:「做這個,不要做那個。」他們有很多應該和不應該。佛教經典有三萬三千條用於和尚的戒律; 光要記住他們都不可能。人們甚至連十戒都忘了── 他們怎麼可能記住三萬三千條戒律?他們一輩子都會用來記住那些戒律。他們要如何養成遵守這些戒律的習慣?那要好幾百萬世。

 

也許是因為這個想法,在東方,無數的來世變得很重要,因為需要時間去養成。一世是不夠的──即使一千世都不夠──妳會需要數百萬世來養成遵守這些戒律的習慣。事實上,整個方法會讓妳一直拖延。明天變得越來越巨大,幾乎是無限的,而今天是如此的渺小以致於妳可以欺騙自己,妳可以對自己說:「讓我保持今天我所是的; 明天我再改變。今天是如此渺小,不會有甚麼可能性。我從明天開始。」當然明天從未到來;它只在在於想像之中。

 

道相信當下; 道沒有未來的概念。如果妳可以純淨的、寧靜的、自發性的活在當下,那妳的生命就會轉變。不是妳轉變它: 道會轉變它,整體會轉變它。妳只是讓河流帶着妳到達海洋;妳不需要催促河流。

 

道不相信妳必須獲得任可東西或是妳可以獲得任何東西。妳已經是妳可以是的:不需要再獲得甚麼東西了。這個獲得的概念,達成的概念,不是道的方法,它是外加的。沒有什麼東西要獲得,沒有什麼要達成。獲得和達成的概念根植於我們的自我。自我總是充滿野心的; 它不是別的。它不是要獲得世俗的東西就是要獲得另一個世界的力量、成就、某個可以獲得的東西。自我藉由獲得而生存。

 

所有存在性的就是自然的,以自然的方式過着妳的生活就是道唯一的教導。它教導妳沒有力量,但是沒有力量中會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神的力量,整體的力量,不是妳的力量,不是我的力量,不是任何人的力量。

 

分享
上一篇文章無聊人 無聊事
下一篇文章7號房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