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劇場新體驗 ─《凝視朦朧的孤寂》

2013年的今日,筆者人生第一篇稿在ZA誌刊登,那篇文章是介紹一本有關勇於面對新挑戰的書,轉眼已經一年,今期的主題同樣離不開 “新” 字。在2013年12月28日,有幸得到紫羅蘭舞蹈團的邀請,欣賞該舞團2013年度壓軸演出──《凝視朦朧的孤寂》,是次演出由新銳導演謝嘉豪執導,並邀得日本舞踏家川本裕子參與演出,以及由旅居澳門的法國藝術家Yves Etienne Sonolet負責影像設計。

 

這次演出場地位於工業大廈內的自家劇場,筆者還是首次到工廈劇場看表演,感覺頗為新鮮,劇場大堂貼滿本澳不同藝術團體的宣傳海報,原來澳門本土出品還真不少。筆者實在很好奇,在工業大廈內的舞台究竟是如何?跟澳門文化中心觀看演出的感覺有何分別?終於等到入場,劇場不算太大,觀眾席以階梯式設置了大概五十個座位,今場表演座無虛席,由於舞台和觀眾的距離很近,觀眾和表演者就像連成一線,相信這就是和大型劇場不同的地方吧。

 

《凝視朦朧的孤寂》的創作靈感源自美國傳奇女攝影師Francesca Woodman的作品及書寫,並藉此劇展開一段耐人尋味的心靈之旅。其實筆者對Francesca Woodman的認識只限於劇場大堂上的生平簡介,只知道她生於藝術世家且極具才華,但卻在22歲的時候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究竟這是出於什麼原因呢?我帶着這個疑問進場。導演以舞蹈、詩歌、話劇及錄像等不同元素貫穿整個表演,並分別安排了兩段錄像作為開始和結束。表演以結集了Francesca Woodman的攝影及文字作品的短片作為開始,讓人初步認識這位女攝影師,在她的黑白照片中,主要以女性的身體為拍攝對象,而照片的構圖方式亦有別於其它攝影師的作品,永遠不能看清照片內的人物,人物和物件總是以奇特的方式存在空間之中。隨後,導演利用不同元素重現Francesca Woodman初期的生活,而筆者最喜歡的一幕是導演將Francesca Woodman突然靈感湧現,瘋狂拍照的瞬間重現觀眾眼前,由於開場時已經看過那批照片,所以那刻確實有時光倒流的感覺。

 

導演在中場穿插了一段現代女生自拍怪現象的短劇及快舞,諷刺惹笑之餘也可讓觀眾稍作休息。演出去到下半部,首先出場的是兩位穿着西方中世紀服裝的女生,以口述故事的方式講述了莎士比亞妹妹的故事,雖然她自小便對學習充滿興趣,但卻因為女兒身,那個年代不容許她發揮個人才華,在經過重重挫折後最終決定了結自己的一生。這個故事的結局也正正呼應了Francesca Woodman最後的命運。

 

舞蹈劇場之中,導演安排了不同的舞蹈去表達Francesca Woodman內心不同階段的情緒,其中我最期待的就是日本舞踏家川本裕子那段舞蹈,原因是筆者雖然喜歡看舞蹈表演,但對於日本舞踏卻非常陌生,上網翻查資料,日本舞踏有別於一般西方現代舞,這種舞蹈主要透過肢體動作追求肉體之上的心靈解放和自由,選用這種舞蹈形式去表現Francesca Woodman人生最後階段的精神內涵實在最適合不過,舞者完全表達到Francesca Woodman當時充滿痛苦掙扎的心情。為何她要在年紀輕輕就結束自己的生命,在此刻仿佛得到了答案。最後劇場以Francesca Woodman的一段錄像作品結束,這段錄像筆者看到創作同時也看到了毀滅,更顯得特別耐人尋味。

 

表演結束後,導演謝幕時說我們是一班最勇敢的觀眾,相信他自己也明白到這個表演無論在題材上,表現形式上都有別於一般,未必所有觀眾都能接受,筆者認為要做到迎合觀眾的口味很容易,通俗的劇情再加點愛情、喜劇或諷刺時弊的元素便可。但有勇氣帶點不一樣的給觀眾更加難能可貴,雖然未必會得到一面倒的好評,但作為藝術創作者,能透過作品帶動觀眾一起成長會更有意義。

 

由於近年澳門租金昂貴,工業大廈因租金平、地方大,已成為各種不同藝術團體進駐的地方,但最近開始聽到身邊的朋友提及,在工業大廈的駐點被迫遷,政府一方面說要發展文創產業,另一邊廂卻有藝術團體被迫離開,實在很諷刺。經過今次表演,筆者認為這些藝術場地對於藝術團體來說真的很重要,他們可以在這裡實踐他們的創作意念,如果這些文創種子一開始就被扼殺了,又何來文創產業呢?

 

如果大家想進一步認識《凝視朦朧的孤寂》或Francesca Woodman,可以點擊Facebook活動了解。

 

在此特別鳴謝紫羅蘭舞蹈團,帶給筆者一個很好的舞蹈劇場新體驗!

 

分享
上一篇文章500 days of summer
下一篇文章
充滿好奇心的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