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城勿念

 

記憶中,我們踏着單車,在路氹半島飛馳,沿途是鳥語花香的紅樹林,綠茵草場,海風盈盈,萬里無車……沉浸在鄉村風光的美好。

記憶中,我們在大炮台山上野餐,頂着陽光,聆聽着關於大三巴牌坊和大炮台的史事,最後還可以站在大炮台前大合照。

記憶中,板樟堂有充滿特色的百年老飯店,賣全新或二手錶的錶行,有傳統的士多,街坊街里總是親密地問好聊天。

記憶中,我們曾在工人球場上體育課,男孩在沙場上追逐,女孩在球場上耍玩,折返時,一行40人,浩浩蕩蕩,走過城市最繁華的噴水池,邊走邊笑。

記憶中,過路人的臉掛着親切、寬容和笑容,因為我們知道,只要勤奮努力,就可以安居樂業,在屬於自己的的家,闖出一片天。

 

“嘟……”  汔車的響聲把記憶拉回現實,在巴士的塞車途中,是一雙雙空洞的目光,一對對緊皺的眉頭,一個個向下彎的嘴,此時手錶指向六時三十分,巴士用半小時從西灣來到新馬路。

下車後,走過擠擁的板樟堂,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 前路是大三巴街,全長100米,堆㙢自由行旅客,人和人之間從未如此親密過,分享着空氣裏的牛肉乾、杏仁餅、汗水和頭油的香味,人人 “被漫步” 於旅遊熱點之中。

這個澳門最有代表性的大三巴牌坊,本地人還會在假日去嗎? 作為土生土長的我們,該用何種心情面對這個高速發展的城市呢? 我們當中有不少人在娛樂場工作,他們的生物鐘異於常人地運作着,每天吸着二手煙,他們都異口同聲稱讚內地同胞 “斯文有禮”;有從事新聞工作者的,他們文筆變得圓滑,避重就輕,學會了政治正確的真謫;有在職醫護人員,揭示過醫療設備十年不變,醫護人員和設施嚴重不足,這些切實需求向上反映後,如掉進黑洞,不了了之,經過幾次嘗試,我們學會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們親眼目倒小城巨變的這一代,越去想做多一點,越覺得難過。

 

現在,我們物質豐盛,一切變得隨手可得,但為什麼還會懷緬往時的美好? 親友間的親切,陌生人間的手望相助,對自己家園的歸屬感…… 不知不覺間,這些無形但珍貴的東西變成形象化的物質和數字。

或許,這是我們的選擇。那些旅遊景點,該讓給大陸自由行,因為他們幫助博彩旅遊,令小城GDP持續增長; 我們該支持娛樂場繼續興建,成世界第一賭城不是夢;我們要學會寬容,房價升了十多倍不緊要,買不起房子不緊要,這是大量資金熱錢流入的必然結果;至於那塞車和交通意外,我們要學會變通,在2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應多預半小時至一小時的交通時間,內地司機以大陸的駕車方式在馬路橫行是應份的,沒有他們,發財車發不了財,更會影響我們完善的旅遊體系; 不平衡的勞動力和外勞問題,失業率處於低水平,強輸外勞才能補足娛樂城的版圖擴張; 至於醫療問題,上級一直說要改進,我們一直只要相信,當然,同時要祈求自己親友身體健康,到醫院,可免則免; 退休福利,似乎是社會最上層人的專利,弱勢社群,自己想辦法吧。

 

皇恩浩蕩,每年派錢,我們該高興,該支持。

記憶中的舊城,回不去了,我們該忘記,該向前。

以寧靜換來物質,以舊時的純撲換成今天的輝煌。 我們不能老是念舊,應該繼續單純、服從、刻苦、沉默…… 深信,遲早有一天, 中澳兩地互通互融,在同一屋簷下,普天同慶。

分享
上一篇文章保護篇
下一篇文章世界盃
留一個空間,留一盏燈,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世界上還有美麗的地方,生命中還有美好的事情,我就朝着那個方向,一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