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行的十個年頭

2002年底和2003年爆發的非典型肺炎 (SARS) 雖然沒有對澳門造成如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重擊,僅證實1人感染且痊癒康復,但已讓當時澳門正在復甦的經濟蒙上一層陰影,其時雖然特區政府已批出新的賭牌,大家也正期待外資為澳門帶來的新景象,但首間外資賭場 “金沙” 直至2004年5月才正式開業。

 

基於SARS對香港經濟以至旅遊業的重創,中央政府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並准許中國大陸居民以個人旅遊的方式 (自由行) 前往香港的計劃,為疲弱的經濟注入活力,同為特區的澳門,自然也受惠於CEPA和 “自由行” 的政策,2003年7月開放首批廣東省的4個市 (東莞、佛山、中山、江門) ,隨後廣東省全省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陸續開放,至今 “自由行” 已覆蓋超過20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

 

就這樣,澳門由回歸初期遊客人數維持在約1,000萬 (且未有扣除外勞和非本地學生的數目) ,在2004年便增加超過一半至1,600多萬,伴隨金沙的開幕,澳門頓時百業興旺,處處見生機,終於迎來澳門十幾年來的市道 “大逆轉” 。自90年代中期治安惡化,天天報紙不是爆炸就是斬人,雖然我們知道這些僅為針對性的黑幫 “開片” ,一般小市民的生活仍是安全的,但在報章傳媒眼裡,澳門已是罪惡之城,靠旅遊業支撐經濟的澳門自然百業蕭條,當大學畢業見工填寫 “預期工資” 時,大夥兒也就是 “有咁低壓咁低” ,不用老闆開聲員工已自動 “減價待沽” 。

 

但是在 “自由行” 帶來一批又一批的遊客,帶來一疊又一疊的人民幣之時,澳們這小城看來已 “食滯了” ,2008年遊客數量達2,200萬,2010年為2,400萬,到2012年已是2,800萬!然而,這數字不是六合彩頭獎派彩獎金,大家期待的3,800萬派彩如變為澳門每年的遊客數字,相信澳門人全也瘋狂了!

 

近年大家都在談起澳門的旅客承載力,而其實早在2003年 “自由行” 開放之年,澳門旅遊學院在當年年底公佈一項 “澳門旅客承載量之評估” 的調查報告便指出,澳門的旅客承載量約為每日4,300名或每年1,570萬,當時估算澳門的遊客數量仍在可承載範圍內,但3至4年內便達到飽和。但是,就在不足5年的2008年,澳門的旅客數字 (由2008年開始統計局公佈的旅客數字已剔除了外勞和外地學生的非澳門居民) 已達2,200萬,遠遠超過研究報告所指的旅客承載量。而在2008年,旅遊學院公佈了一份澳門旅遊接待能力研究,這次結果發現澳門社區心理承載量為日均69,000─79,000人次的旅客,也就是說,超過這個數字不單是旅遊的硬件未能配合得上,不論是居民或旅客均會產生不滿的情緒。把這個數字乘一下,便會發現澳門的承載力突然增長至2,500─2,800多萬,較2003年底公佈的研究結果翻了一倍。

 

不論是否因為澳門的酒店客房供應、賭場、會展等設施在2003─2008年快速增長而使旅遊承載力忽然提升,但回想5年前的澳門街頭或旅遊旺區,受“自由行”的帶動 (2008年的 “自由行” 旅客達650多萬) ,雖然旅客確是多了不少,但在經濟欣欣向榮的情形下,大家也沒有太大的不安情緒,始終澳門就是做遊客的生意,沒有遊客的日子大家已 “怕怕” 了!

 

但當遊客的數字已達2,800多萬,又再超越旅遊學院提出的承載力上限,特別是 “自由行” 的旅客已達710多萬 (也就等同整個香港的人口) ,澳門真的仍能承受得起嗎?不要說假日的新馬路中區已不會是本地居民食飯逛街的目的地,平日上下班時看見的 “人流” 也讓人 “滴汗” ,搭巴士最好能避開口岸熱門路線的1號、3號; “吉” 的士只能在賭場酒店才能 “截得上” ;午飯時間最好還是拿飯盒回公司,餐廳食肆總擠滿旅客,而在旅客數量屢創新高,店舖租金也就不斷打破 “高價” 下,賺錢能力較低的小店老店只能讓路與旅客 “蒲點” 的化妝品店、手信店、金舖和名牌店,有朋友曾說: “現在週六日出去high tea不是因為我富貴,只是出街都唔知行得去邊,食個tea總叫出了去消磨一下時間。” 這樣,除了長假期要離開澳門避走外,週六日除了酒店high tea外是否只能呆在家做 “宅男宅女” ?

 

今天,當旅客多得已完全 “融入”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時,我們是否仍能像往昔般的 “welcome welcome” ,當政府部門向大家訴說澳門仍能從軟硬件的優化而提升旅遊質量,承載力也會隨城市的發展而變化,我們是否仍能相信還是 “OK” ?在澳門土地面積有限,縱使再有上萬個房間供應;延長通關;強化區域的旅遊合作,但旅客所佔用的資源、空間已不能避免與本地居民 “競爭” ,提出多年澳門應着眼旅客從量的增加轉至質的提高是否已在落實中? “自由行” 的出現在這十年間等同澳門經濟的飛躍發展,我們當中的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從中受惠,但是否現在就是我們在這十年後要 “嘔凸” 的時間,承受當中的負面效應?作為小市民的我們除了 “逃避” 或 “躲在家” 外,又該如何才能做到 “澳門歡迎您” ?

分享
上一篇文章月亮忘記了
下一篇文章一人遊泡菜國(上) ─ 利川Cerapia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