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擻的台風、親切的笑容以及清晰伶俐的口條,是司儀主持人的標誌,經驗豐富的主持人還需要有擔起整個節目流程的十足準備,隨時要騰雲駕霧,迎來臨場的多變。ZA誌本次特訪了兩位不同時期入行的主持人─遊走於台前幕後的主持人兼節目監製李心怡以及擁有一把好歌喉的戴顯掦Jose,一同分享台下一幕幕的辛酸史。

WhatsApp Image 2020-04-21 at 00.11.29

 

入行難不難?

在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期,是DJ (Disc Jockey)文化的光輝歲月,一個音樂節目的DJ更是萬千樂迷的偶像,要入行談何容易?「我很慶幸在我中學畢業就遇上了入行的機會」,心怡坦言很幸運由數百人中脫穎入選,她說:「當時還是澳葡時期,澳門廣播電視公司(後改名為澳門廣播電視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澳廣視)正值由「公有公營」經營模式轉型為「公私合營」模式營運,揭起一股離職潮,以致出現大量招聘。」正值青春少艾的心怡直言沒有任何經驗,憑住大無畏的精神通過試音、咬字測驗、聲音情緒呈現及模擬金曲放榜的一系列遴選中擊敗多位對手,可謂是得到幸運之神的眷戀。相反在網路當導的今時今日,處處皆是入行的機會。Jose認為隨著賭權開放以及旅遊業蓬勃的發展,巿場上對主持人的需求增加,雖然入門輕鬆,但要站得穩卻不易,首幾年要持續有固定收入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

 

以身作則是最好的說教

紅褲仔出身的心怡入行初期幾乎每個崗位都要接觸,身為新鮮人的她有幸與何振明、陳達夫等等前輩同台,實在難能可貴。初哥報到,前輩們教路並不手軟,對後軰十分嚴厲,要求CUE碟的時間要準確,在音樂播放時不能與講話搭聲,事事精求完美,「我十分感謝前軰的教導,身教對我來說很重要,很珍貴,很喜悅生於那個年代,既能投入在主持的專業入面,同時見到他們希望把技能承傳在我身上。」她說。

與前輩張添運的合照
與前輩張添運的合照

 

一場司儀比賽傳承了下一代人

回想心怡與Jose的首次同台演出源於一個電視綜藝節目《闖關》,當時心怡是評審之一,Jose是參賽者,至今已入行十年的Jose表示:「《闖關》對我影響佷深遠,透過十集的司儀比賽,在導師的帶領下,大家在台上較勁,互相學習,透過不同主題的技巧比賽,心理質素以及評審予以的評語促使獲得更大的進步與成長,之後我更因此正式入行。」當時心怡也是節目策劃之一,節目的目的是提供後軰一個展示才能的平台,同時藉此把台上的技巧傳授到下一代人身上。或許他們兩者都沒有想到,就這樣「引導」了Jose的入行,也切切實實地讓新生一代的主持人經歷一次磨練的機會。

節目《闖關》讓Jose獲益不少
節目《闖關》讓Jose獲益不少

 

澳門主持是在鐵人行打出來

「澳門不及鄰埠香港的活動數量多,澳門的司儀要生存,必須要兼顧不同類型的活動,周身刀張張利!」- Jose

全因澳門巿場的條件局限,主持人需要「百足咁多爪」,正因如此,心怡認同在澳門當上這一行,需要樣樣精,自自然然就會在每個方面都「必須」迅速成長。兩位的工種雖相同,但又可以說性質不同:Jose是一位自由工作者;心怡則是電視台監製兼主持,在性質不同的環境下,所面對的事截然不同。Jose積極爭取工作機會,憑著自薦使他登上不同規模的舞台,相反有穩定收入的心怡,力求策劃每個節目都要有所突破,「因為條件好,所以要做得更好!」

 

舞台背後的甜酸苦辣

「做節目很消耗體力,需要沈澱下來,自我滋潤。」- 李心怡

「舞台背後我不是個多言的人,我很喜歡獨處,很愛窩在家裡,在家自修、畫畫、泡茶、做蛋糕等等」,這是心怡平日的消閒活動。主持一場晚宴,由化妝、對稿到綵排,前期準備已耗時大半天,穿上高跟鞋於台上少不免要待上4小時,很耗體力及精神,心怡表示演出過後她回到家中會呆坐片刻,把腦海沈澱下來,自我滋潤,然後迎接下一個挑戰。

「你必須非常努力,才可以看上去毫不費力」- Jose

很多人認為在台上講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其實要呈現得出色,是苦練多年的成果,Jose勇於接受不同嘗試的挑戰,他曾赴台灣學習聲音模仿,參與音樂唱作、Talk show及劇場演出等等,發展多元形象。一切,都是努力的積累。

 

深刻難忘的挑戰

主持電視直播一直是Jose認為難度高的項目之一,問及他最難忘的一次經驗是去年舉辦的澳門小姐選舉,「每一個Tag都不同台位,每次轉台位都感到十分緊張,電視直播上每個細節都力求完美,有很大的壓力,當晚讓我上了難忘的一課。」對於入行初哥便要面對電視直播的心怡來說,她認為當一個到位的主持人,能夠掌控整個節目流程,是一個很關鍵的地方,她說:「臨場很重要,有一次節慶現場直播,當天才拿到稿子,一個有經驗的主持人,你會有甚麼打算?講稿必然要講得好,才算是基本的合格,其餘的臨時及應對更是關鍵。」

「第一次對面死亡的挑戰」-心怡

中央電視台製作的大型新聞專題節目《千里走青藏》令心怡有個難忘的經歷,為期22日的拍攝中遇上高原反應。她說:「兩岸四地均派出主持人,我是澳門的代表,到步時我感到我的心臟負荷不了,高原反應令我每晚無法入眠,一睡著就缺氧,每天要持續服藥,錄影時不可換人,亦不能有不適的表現,很難抖氣,但語速不能發慢,整個過程很艱苦,但同時很開心,獲益良多。」

 

最窩心的避風港

問及家人會否支持主持這份工作時,兩位都紛紛搖頭。出身於律師世家的Jose,因意識到法律受地域性的限制,從小就對律師行業興趣不大。他笑言回想起入行的頭一兩年,父親認為他的工作不算是一份穩定的工作,爭執過後他毅然立志要闖一番成績,「雖然父親現在偶然仍會問我薪酬多少,讓我繳多點家用間接向我施點壓力,但現在他已經一步一步慢慢接受。」回歸前,能夠有份穩定的收入,是一件十分令人羨慕的事,但心怡的父親卻不是這般想法,他認為心怡是抱著玩樂的心態打工:「我跟他說我對這份工作是很認真的,然後父親就沒有再提起了。直到有一天,父親提點我做節目時要注意儀容,一是露齒微笑,不然就是合上嘴巴淺笑,當時那一刻我很感動,因為他有看我主持的節目,很在乎我的演出。」今時今日在大眾傳媒中亮相,可說是要有更大的勇氣,在全球數位化下面向的是全世界,得到朋友及粉絲的支持固然重要,若然能得到家人的支持,可謂安心妙丹,也是一片窩心的避風港。

 

最佳配角

「入行要上心,但不能把心發大!」-心怡

做一個有擔帶的主持人,不只是自己做得好,亦要讓拍擋一同做得出色,這是心怡當主持的座右銘。她認為最難的是當婚禮主持人,既要使台上的主角耀眼悅目,同時亦要令雙方家長及來賓留下很好的深刻印象。「主持這一行容易做,但不容易做得好」,既要自信,但不可自大,這就是主持人的魅力所在。Jose和應心怡的話:「永遠都要裝備自己,修正及學習。」他笑言之前很在意沒能在《闖關》中勝出,當時的他認為他的能力可勝出比賽,但事實是他忽略了當時評審給他的建議。「那一集是辯論比賽,但實際上是以一個主持人的身份展示出來,他們覺得我沒帶笑容。」時隔十年後Jose從台下一位來賓聽到了同樣的一番話,「我迅間恍然大悟,原來我沒有意識到這個大問題,我要特別多謝當時的評審楊穎虹老師。」

心怡與Jose同台主持直播節目
心怡與Jose同台主持直播節目

「主持這一行可以說是很有性格,也可以說是最沒有個性,因為你永遠是台上的最佳配角,去襯托活動當中的各個主角。」-Jose

 

誰能留到最後?

對於澳門經濟起飛,Jose直言澳門巿場依然有很大的潛力,但機會反而少了,很多公司會請員工兼任主持一職。「高峰時會有機會給予新人,若公司沒有資源時,新人便相對難以獲得工作。」

見證了澳門由回歸到賭權開放的心怡,表示這行業在回歸前後的變化不大,到了回歸十週年及十五週年過後,變化才多了,社會經濟提速了,機會增加:「見到條件不錯的新人,人才也多了,巿場的質量相對參差,可能價格會便宜了,但功力不夠或者個性及條件不適合的,自然會被淘汰。」她認為擔任這一行要有好奇心,但嘴巴要密,才可以做得長遠。

 

行萬里路亦要讀萬卷書

「文字永遠都有價值,不可沒有文字,只有影像。」-心怡

對主持人來說,每句說話的修飾均源於文字,如何點石成金,出口成文,書卷十分重要,如何表達只是一種方式,文字內涵根基要穩,詞庫要廣。說起影響兩位的大文豪,心怡表示很鐘愛及敬重董橋及蔣勳兩位作家,她笑言:「他們對文化事業有很大的貢獻,他們有豐富的經驗、體會以及生活的沈澱,層次深遠,我把心愛的句子抄了下來,希望有天有機會可以引用。」另一邊Jose很羨慕中文底蘊深厚的人,他喜愛看工具書,「我從陳雲先生撰寫的工具書中修正及增值了自己的中文,也很欣賞何炅,他的文筆雖沒有華麗的雕琢,卻能揮灑自如把自我的經歷勾劃出來。」要成為一枝獨秀的主持人,很看重文字的功底,誰說「書中自有黃金屋」這句話已經不合時宜?

WhatsApp Image 2020-04-21 at 00.11.29 (1)

 

採訪:然木、伯頓、笑皇子
撰文:然木
攝影: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設計:翼

場地鳴謝:刁廚.紐利 Naughty Nuri’s

 

分享
上一篇文章澳門原味道——八十多年懷舊中式餅店品芳餅家
下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