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火雞 —— 一場愛情的體會

Photo by sabrituzcu on Unsplash
Photo by sabrituzcu on Unsplash

人人心中的聖誕美食不同,在我而言非火雞莫屬。小時候每逢聖誕,就是各大快餐店推出聖誕大餐的時候,或許是受到當時鋪天蓋地的宣傳影響,令我覺得吃過火雞才算過聖誕節,就好像年三十晚一定要吃湯圓這概念一樣牢不可破;可惜,當時我家從來不吃快餐,所以我每年都只能望電視廣告輕歎,過聖誕吃火雞的美夢遙不可及。直到小學四年級時我終於一嘗所願,豈料一切快樂的起始,卻又是回歸沉寂之時。

當時媽媽在青衣一家船廠工作,聖誕時公司辦了派對,媽媽決定帶我同行。當時正值深冬,從接駁巴士站走到船廠的路一片漆黑,只得點點微弱路燈點聚,迎面吹來的海風更是寒冷刺骨,就算我把脖子縮進圍巾,雙手藏在大衣口袋,身體依然寒顫不斷,冷得牙齒咯咯作響。走了好一段路,終於走進媽媽工作的船廠,樓底之高,令我感覺猶如小矮人。

工廠內聚滿了工友,大部份都是阿姨,大家妳一句我一句非常熱鬧開心。跟幾位阿姨打過招呼後,我就跟隨媽媽走進飯堂,順著人龍領取了餐盒。當我打開餐盒時,我那期盼已久,望穿秋水了好幾個年頭的火雞終於出現眼前。極度興奮的我立即舉起叉子大大力刺進那雪白無瑕、閃閃發亮的火雞肉中,同時感覺到左手手肘好像碰到了什麼,在我還未能確定之前,耳邊就響起了非常熟悉的聲音:「妳在幹什麼!?」我左眼餘光亦剛好捕捉到一杯汽水傾瀉出來的畫面。

先要讚賞一下,當時派對提供的汽水沒有杯蓋,著實是環保先鋒,亦因為少了一個杯蓋,令被我手肘碰跌的七喜汽水能全部倒進媽媽的餐盒中,一滴不剩。往後的發展我亦無須多講,大家都應該知道情況有多慘淡;媽媽餐盒中的食物被汽水洗禮過後,全部都變得甜膩膩,燒牛扒是七喜味、茄汁意粉是七喜味、薯仔沙津是七喜味,甚至連火雞都是七喜味。自知闖下大禍的我建議跟媽媽交換餐盒,好讓她可以吃未被沾污的食物,反正我挺喜歡七喜汽水,要我吃下七喜味的食物感覺並不討厭;但此舉反而令媽媽更憤怒,責難的聲音一下子傳遍飯堂。

Photo by samscrim on Unsplash
Photo by samscrim on Unsplash

這一下喝叱令在場所有人士都望著我議論紛紛,我即時漲紅了臉,頭低得無法再低,雙眼的淚水愈滾愈大,我提起叉子,狠狠刺進那冷冰冰的火雞片,帶著晦氣把它一下子吃光。當時我每咬一口都只覺又咸又苦,非常難吃,現在回想起來,我相信食物味道應該不差,只是眼淚跟任何食物都不配,沒法子。

當晚派對的細節我都記不起了,只記得回程時我走在相同的路上,感覺卻比剛到來時更冷更黑,天更高更深,路更靜更廣,星空變得閃耀,頭腦變得清晰。我終於體驗到從長久的期盼中得到的快樂,可以在短短一瞬間跌進痛苦的深淵;我發現就算再喜歡一件事物都好,得到了,若果時間不對,你會寧可從未遇上,好保留那份單純的幻想。

那年吃下肚子的火雞,我用了差不多十年時間才消化掉,在那段期間,或許是媽媽知道那次鬧得我太凶狠,往後每年聖誕她都主動邀我吃火雞,而每次我都耍手擰頭謝主隆恩速速退下。事隔多年,我仍然對火雞情有獨鍾,但已經不再是那種熱切期盼,而是會站得遠遠地觀望,那份愛藏在心中就好了。

Photo by englishmum on Unsplash
Photo by englishmum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