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渡過了惶恐的24小時

這次超級颱風「山竹」來襲,澳門各界早已作了準備,政府和媒體早已預警此次超級颱風的威力和路徑是如何對澳門構成莫大的衝擊,所以早在「山竹」的小兄弟「百里嘉」經過澳門之際,不少市民已早有準備,週三到家裡附近的超市時已發現瓶裝水給一掃而空,其他商戶也忙於補貨。但「百里嘉」帶來的3號風球卻較預期平靜,陽光普照,記憶中只是晚上下過一陣大雨,這樣的平靜更讓人對接續而來的「山竹」深感恐懼。

週五的傍晚街裡更十分熱鬧,超市滿是排隊的人群,社交群體瘋傳多張要在颱風下預備的物資清單,大家也作了心理準備要與「山竹」正面較量,在沒有水電的日子生活三天,整個城市都在備戰中,大家相互傳來的都是颱風的最新資訊,詢問的都是「應該買哪款膠紙貼玻璃窗」;「哪裡仍有最大的瓶裝水賣」;「膠紙貼玻璃窗外還有甚麼更好的方法」;「哪裡仍有Gas爐賣」⋯⋯

到了星期六,經過雅廉坊區的麵包店看見大排長龍,超市人流繼續絡繹不絕,同一時間,商戶也在備戰中,替櫥窗貼「米字型」膠紙;堆起沙包;架起防水閘,甚至也看到幾間店舖在週六下午師傅在趕工加裝防水閘,全城也儘量趕在入黑前作好準備。不知為何心裡有一種納悶和不安的感覺,可能因為等待的時間很長,不想「山竹」到來,卻又知道路徑很低機會突然轉向,知道不可避免要跟它對戰,但只想「你快快過來」好了!

直到晚上9時,松山燈塔、氹仔大潭山和路環疊石塘山的高點預警音頻和90個低窪地區預警音頻持續響警報3分鐘,相信年輕甚至中年一輩的澳門人也從未聽過澳門發出警報,接續各區的「小喇叭」,以及巡迴各街區的警車和消防車分別發出警報,預警內港等低窪地區有可能出現1.5至2.5米嚴重水浸,政府也正式啟動「低窪地區疏散撤離計劃」。響徹多個小時的喇叭警報有如我們平常只會在電影裡看到的情境,手機內也接連收到警車巡迴街區發出警報的短片,寂靜的街區像「死城」一般。晚上不知為何雖沒有想做的事情,但心裡就是不安不想睡,時刻留意電腦手機發佈的消息,「澳門的賭場也破天荒將暫停營業」,心裡有著不敢相信的疑惑,如戰在弦,雖然拖著疲憊的身軀,但輾轉反側,因為澳門再不能承受多一次「天鴿」的痛,但從各種資訊得知,「山竹」對「天鴿」帶來的破壞力是更大和致命的。

相信週六這一晚大部分澳門人也沒辦法安睡,早上起來第一時間是了解「山竹」的位置,在家裡閒閒晃晃,確保電話已充滿電,「奶媽」已備妥,水已儲備足夠,得知11時將改掛10號風球,「它來到門前了!」立刻預備最壞的打算——停水停電,趕緊在可能沒水沒電前完成午餐,也趕快「洗頭沖涼」,接續便是又一輪的「呆坐」和「滑動手機」。

中午過後風勢非常猛烈,家裡的燈開始搖晃,從露台玻璃向外望是灰矇矇的一遍,一陣一陣的強風把整屋的窗撼動一遍又一遍,很擔心會承受不了快將爆破,甚至是整座大廈都似被強風「打了一拳又一拳」,心裡只想這「捱打」的狀態快點過去,但這一次跟上一年的「天鴿」不一樣,強風攻擊持續的時間很長,每一次的間距也很短,雖然家裡的水電仍然正常,但已收到其他大廈因為風暴潮電力公司擔心嚴重水浸,為保障公眾安全和保護供電設施而拉閘停止供電的消息,接龍的「停電大廈清單」在群組內互傳通報,深明處於低窪地區的住處也快將在清單內,可以做的,只是繼續密切留意政府發佈的資訊和大廈群組內的消息。但因為不斷的撼動實在讓人心裡煎熬,「究竟還要持續多久?!」消極地最後選擇躲在房間裡躺著。

時間過得很慢很慢,一直到傍晚天色已黑,外邊的風聲似是未有減弱,雖然已得悉晚上8時會改掛8號風球,但心裡卻沒有踏實的安穩,全屋所有的門窗已緊閉,但風聲仍然悽厲不絕,晚餐草草提早吃過後,未能入睡也只能繼續在電腦前晃著,直至大約9時,終於感到風勢有所減弱,而住處的大廈今次在風災的影響也屬輕微(因電梯槽少量入水需要第二天完成檢測修復才可使用),也看到新聞因為政府和各界的防災準備充足,應急行動迅速,整體澳門的影響情況不算嚴重,雖然有的區域晚上仍然停電,但後來也續漸恢復正常。

直至今天電梯能使用可「落街」,看到市容的狀況有一種莫名的感恩,感恩政府這次先知先覺做足準備和提示,感恩市民提高了危機意識防災抗災,也感恩商戶並沒有在災前災後提價謀利,我到過的超市還發現瓶裝水是特價售賣,「封窗」膠紙也放在收銀機的當眼處便利顧客。然而,上一年「天鴿」的風災是「50年一遇」的災難,而今次比「天鴿」更強的「山竹」又是另一個的「50年一遇」?不消兩年筆者便遇上兩個「50年一遇」,是幸運或是不幸?已有專家表示在全球氣候變化的情況下,海水溫度上升有利颱風形成和發展,這是否預示未來只會出現更多「N年一遇」的颱風?或許經過這兩次我們直面面對的大自然警示,我們不得不正視如何可以為環境,為地球出一分或更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