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 “味” 人生 之 清燉牛肉

到奧地利的朋友Benjamin家中作客,有兩個大大的驚喜。

 

第一個驚喜是他和女朋友Hannah特地為我準備了我嚮往已久的傳統維也納家庭美食 ─ Tafelspitz (清燉牛肉)Tafelspitz的本意是宴會之首,可想而知這道菜在奧地利人心中的地位。不知道為什麼中國人喜歡把這個字翻譯成清燉牛肉。可是,雖然Tafelspitz的湯看起來清晰得像透明的開水,實際上湯裡加上了很多種香料,再用慢火燉十多個小時,樣子雖然像中國的清燉牛肉,可是味道卻有挺大的分別。

 

吃完兩大片牛肉,還有傳統口味的維也納沙拉。吃完以後,肚皮漲得都快要爆炸了。

 

第二個驚喜是我認識了與他們合租一幢房子的德國青年WolfWolf是個很有趣的人。他是馬克思主義的忠實信徒,房間的牆壁上到處都貼滿了奧地利和德國共產黨的宣傳海報。在他的書桌上最顯眼的位置,原來我們會認為外國人家裡應該放聖經的位置,放了一本德文版的資本論。

 

Wolf喜歡問我一些關於中國和共產主義的問題。他問我現在中國信仰馬克思主義的人多不多。我告訴他按照我自己的個人觀察,中國真正信仰馬克思的人並不太多,包括共產黨員在內。起碼在我認識的圈子裡包括親戚、朋友、同學、同事之間是這麼一個情況。他的眼神告訴我,他對我的答案感到很失望。然後他很認真地跟我說,中國現在面臨的很多問題,比如社會上的貧富不公、城鄉差異等等,都只有真正回歸到馬克思主義最原始的論點,才能令問題等以解決。

 

Wolf的房門口掛着一幅由半個共產黨黨旗組成的旗幟。我問他這是代表着什麼意思。他說這是他心目中理想的烏托邦,既有共產主義社會的平等、公義,又有美國自由宣言裡的民主和自由。要是能把兩者結合在一起,就能建立起一個完全的社會。

 

Wolf並不一個政客,也不是黨員,也極少去參加當地共產黨的活動。他在親戚在維也納一個住宅區裡投資開的一間餐廳酒吧裡工作。按他的說法,一個在餐廳裡工作的人,不代表他不能有遠大的理想,更不代表他不能構想出一個全人類更好的生活方式。

 

聽完這番話,再回想起我自己過了半輩子既沒有理想也沒有目標的生活,Wolf簡直就成了我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