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又等

剛踏入5月初,善豐花園結構柱爆裂的報告終於出爐,這份報告原本預計在事發後3個月(即今年1月中旬公佈),但一等再等,不單是小業主,社會各界以至媒體都等待結果公佈,終於事隔7個月揭盅。

 

可惜的是報告帶來的又是另一個謎,調查報告說明了出現爆裂的二樓停車場四支主力柱混凝土質量嚴重偏低,當中一條結構柱只有其餘混凝土水泥含量的37%,香港專家同時亦考慮了相鄰舊樓拆卸及地盤施工的影響因素,以至善豐花園本身可能存在的設計缺陷、自身僭建物影響等,可謂十分全面,報告亦排除了大家最初的疑惑 ── 隔離地盤的施工沒有對善豐的結構構成穩定性及安全性的不利影響,然而,在看似責任誰屬已昭然若揭的情形下,政府拋出如下的訊息:“正就善豐花園事件展開行政調查工作,包括對當時善豐花園的指導工程師、承建商,甚至鄰近施工地盤、拆卸大廈工程等開立卷宗,深入調查。承建商亦有權提出反駁證據,因此暫時不能確定責任誰屬。”

 

也就是說,等了7個月的最終報告其實也就是僅說明了大部分大家已知的事實─結構柱質量存在問題,縱然排除了隔離地盤的影響,但既然 “未能確定責任” 也就表示 “未有人需要負責”。當然,小業主是 “最傷” 的一群,他們滿心期待可以真相大白,所謂 “冤有頭,債有主” ,所以小業主即時的反應也就轉向求助政府,期望政府可以 “主持公道” , 當然,政府不是 “生神仙” ,雖然怎樣說政府肯定需要負上監察缺失的責任,但小業主的最直接要求 ── “拆卸重建” 所涉及的億元費用是否由政府 “啃住先” 自然引起大家的熱議,擔心若政府先行墊支重建一例已開,澳門往後不知有多少棟殘危樓宇需要政府包底重建。

 

在不能依靠政府主導,小業主也難以承擔巨額重建費用的情形下,或許最無奈的方法就是訴諸法律,法務局的回應也就是善豐花園小業主有權提出民事追究,但政府並無任何法律正當性介入,至於賠償多少及責任百分比,亦已超越政府權限,各方可透過協商或仲裁解決;但若最終 “傾唔掂數” ,則需交司法仲裁。

 

可是,我們這小城就是有一個特點,只要是訴諸法律的事情,所需要擁有的就是一顆 “忍耐” 的心,因為由 “卷宗” 開始的一刻我們可以做的就只有等待。記得大學時代電單車偷竊猖獗,身邊不少朋友的電單車也不幸成為獵物。當然,接着第一件去做的事情就是報案,雖然一般也不會抱着能成功找回失車的心態,但當中也有 “行運” 的朋友,在幾個月後收到交通部電話說找回失車,但因為案件已進入 “司法程序” ,所以失車需作為 “證物” 而被 “保管” 。可是,這 “保管” 一般經年,直至 “司法程序” 結束,到一天收到電話可以取回失車時,可能你已換了好幾部車,甚至不會記起 “那架車” 曾存在過。

 

所以,當大家在討論着政府在善豐事件上應有的角色,又或誰應負上責任時,我想當中不能忽視的是我們對小城法律制度的信心。當大家認為訴訟法律只會是漫長戰事的開端,而又對澳門的法律一知半解時,誰願意就這樣跟財雄勢大的發展商/建築商拼過,在失車待領也可能攪好幾年的小城裡, “等了又等” 似是面對法律的常規態度。更甚的是,在記憶所及的20多30年光景,除了賭場的建築 “日行千里” 外,幾乎澳門的所有大小型公共工程的完工日期均 “有遲冇早” ,準時完工可謂 “喜出望外” ,  “等待” 這態度的應用範圍可能比想像中更廣。

分享
上一篇文章小小狗
下一篇文章無情水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