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斜路王比賽 —— 美津濃香港半程馬拉松賽事(上)

人生嘛!至少總要參加一次連跑步圈行內人都視為狠拿命、狠艱難的挑戰 ——美津濃香港半程馬拉松!

總算在重生後接近兩年的時間一嘗心願,之前在上載照片時曾說「 一嘗心願」,何解呢?要從2012年尾開始跟隨自己針灸醫生一同到灣仔參加「晚慢萬步」時候說起。2012年秋天,在被醫生半誘騙的情況下,完成人生第一個無準備的17km。之後,便一直跟隨醫生去參與每個半月至三個月在灣仔舉行一次的「晚慢萬步」(有關「晚慢萬步」詳情就下刪一萬字了,有興趣想知的朋友可重溫舊文~又回到最初的起點——珠澳約跑)。

就在2012年,其中一次「晚慢萬步」起跑之前,有位輩份和地位在圈內都極重的前輩對我說:「嚫仔,跑17公里並不辛苦。」(這樣說是因為人生第一次在沒有任何準備下完成17公里這活動除了醫生外,還有參與灣仔「晚慢萬步」一班醫生跑會的師兄弟,其中一個就是這前輩,所以基本上醫生跑會的師兄弟全部見證了我在跑步圈中的成長。)他又說:「你知唔知咩比賽最辛苦?就是一條開跑後半小時都是望無盡頭的斜路。」聽到這句話,我頓時雙眼發光,心裡莫名地燃燒起一鼓熱烈的情緒,並當刻對自己定下目標:人生中最少一次要參加這個連行內人都視為最辛苦的路段。

那次後,自己就開始自家練斜路,當時是2012年年尾(還未正式跟黑大師訓練),至2013年年頭再次參與「晚慢萬步」,這是個人第四次參與這活動,而在參加前一直保持斜路訓練,平均一周有三課都是純跑斜路。到再次跑灣仔時,自己並無刻意加速,但在晚飯時重看第三次與第四次的時間對比,自己又被嚇到了!同樣跑17公里,第三次時間約為2:39:00、而第四次時間則為 2:36:00 ,成績在練斜後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在跑過斜路後,身體肌力再大大增加,比跑平路的增加更大,令中風後的左邊身體能更自然及更大程度的舒解發自身體內的高強張力(張力與肌力的關係都不說了,有興趣再知就隨時私信我,我又還原下刪一萬字過你知^^)。再加上自己的康復腳雖然一直好過手,但仍然有很多事情未能做到,諸如:去蹲廁、左腳單腳企一兩秒、追巴士及趕地鐵等。在跑過斜路後,我總算找回這些生活技能,同時又發現,每每跑斜路後體力、體能有更明顯的躍進,事故我一直以來都這麼嚮往在斜路間遊走。

2013年年中,一次相聚飯局再與黑大師相碰面,在傾談間得知他也很喜愛跑斜路(其實與黑大師的相識早於大學時,我上大四時他上大二,有一同參與大學龍舟隊訓練並一同征戰多項賽事,但畢業後便無再聯絡。由於他是堂妹的同班同學,偶然會一起出席飯局聚會,在病倒後他亦有問候和關心我。)就在那飯局,我把自2012年開始至當時有關跑步的事一一告知他,當然包括前輩對我所說有關美津濃的一番話,我一字不漏地向他複述,當場重燃起他對跑步的激情狂熱,亦令他極有興趣一同參與美津濃這賽事,而他亦樂意陪我跑,並說:「 如果你跟到我的斜路跑法及路線,所有比賽你可都笑住跑」,而我則回覆:「 唔怕你跑斜路,只怕你無斜路。」自當日起我便開始跟隨黑大師的方法去訓練。跟隨他練過才知什麼是真正的山路幽靈,同一條跑開的路線稍微改變一下次序足以令人爽歪歪,加上一些細節技巧,如:上斜後腳用力蹬,以及落斜時放鬆大步等,都令我重新體驗到平時自己練開的通通是小兒科。第三回合後,我正式進行針對自身回復力的核心訓練,更知道甚麼是「練鑊金」,然而過程非常之HIGH,更重要的是,每每用他的訓練方法,回到比賽中總有連自己都「嚇親」的驚喜進步。於是就這樣一直以美津濃斜路為所有比賽的訓練目標。

沒有聽到前輩的一番話,都不會知道有美津濃這賽事,亦不會因此而刻意練斜路,身體就不會有這麼大的躍進提升。對於身體,斜路練習為此帶來許多奇妙的進步。身體是不會說謊的,好就是好,所有正向進展都在斜路狂奔後一一展現出來,這就解釋了為何我說美津濃是所有康復故事的起始原點。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