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攝影師遇上青海牧民

_DSC6705 (1)

引言

早前,我首次以樂施會義工攝影師身份,遠赴青海玉樹探訪。玉樹位於青藏高原腹地,這片遙遠而神秘的廣袤大地向來吸引無數攝影愛好者競折腰。藏地醇厚的人文氣息、獨具魅力的宗教氛圍和壯麗的自然景觀,以及藏族人民堅毅質樸的精神面貌,全是我此行的攝影目標。

一名參加養牛項目的婦女。在高原牧區,婦女由打水、擠牛奶、放牧、拾牛糞,到回家燒水做飯,照顧孩子,通通一腳踢,一個字,強﹗

 

浴火重生

青藏高原是繼北極和南極之外,地球的「第三極」,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獨特地理位置,天氣變幻莫測,加上空氣含氧量低,對生長於平地的人來說,就算在這裡空身步行,都是挑戰,更何況要揹著攝影器材周圍跑動,尋找拍攝對象呢。

 

前往高原牧區

到埗第一天,我在海拔3,700米的結古鎮稍作休息和適應。之後幾天,我隨同樂施會人員及他們在當地的扶貧夥伴,走訪了幾個偏遠地區。前往這些偏遠小鄉鎮,要驅車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顛簸三、四小時。樂施會在這些地區支持貧困牧民養牛,改善生計。

這廣袤的高寒大地,交通、資訊閉塞,物質匱乏,生存環境惡劣,但質樸、善良、熱情、堅毅的藏族牧民日復日與惡劣的自然環境搏鬥,堅毅刻苦的生存、繁衍。

當地其中一名牧民土尕告訴我們:「以往,我們靠尋找冬蟲夏草來幫補生計,也從政府處得到一點補貼,但生活仍然困難。2015年,我們搬來紅旗村生活。之前,我們沒有自己的牲畜。」

為了改善生活,土尕和他妻子永青搬進扎多鎮紅旗村。位於青藏高原的紅旗村,生活條件其實並不太理想,嚴冬時氣溫會低至零下30度,生計選擇也非常有限,但紅旗村擁有大片草場,草場品質也好,有條件開發畜牧業。

當地同事告訴我,樂施會與當地夥伴機構「稱多縣扶貧開發局」協助成立紅旗村牧場合作社外,更向合作社提供犛牛。項目推動牧民成立犛牛養殖小組,由村民選出兩個代養戶家庭來照顧犛牛。犛牛的副產品如牛油和乳酪,不但為代養戶帶來收入,還會分贈給紮多鎮的貧困家庭,發揮助人自助守望相助的精神。

(右起)土尕和永青是其中一個代養戶家庭。
(右起)土尕和永青是其中一個代養戶家庭。

土尕和永青是其中一個代養戶家庭。永青帶著笑容地說:「為了過更好的生活,我們決定加入這項目。我們有氣有力,相信只要努力牧養犛牛,生活就可改善。我們現在擁有21隻小犛牛,如果我們把小犛牛全部出售,就可以立刻賺到6,300元人民幣,但是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會養大牠們,每隻成年犛牛每年可以生產約50斤牛油及40斤乳酪。」

這項目不但有效改善代養戶的生產條件,增加收入,同時培養村民互助合作的精神,長遠為社區的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牧民教會我的事

在高原拍攝,除了擔心高原反應,天氣是最大的挑戰。明明陽光普照,漫天飛雲,突然狂風驟雨紛至沓來,豆大的雨點夾雜著細雪,氣溫即時急降到攝氏零度或以下,我們只能急忙走入牧民的帳篷躲避。我們一身狼狽,牧民從容不迫,笑意迎迎的用他們最珍貴的酥油茶招待我們。身處如此嚴酷的生活環境,每天和大自然搏鬥,仍樂天知命,牧民的堅毅和韌力,令我佩服。

牧民的帳篷內,一名婦女正在打酥油。
牧民的帳篷內,一名婦女正在打酥油。

 

 助人自助的喜悅

今次探訪,讓我有機會用影像說故事,把貧困地區的小農和牧民的真實面貌呈現出來,我覺得很有意義。此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樂施會並不是單純給予小農物質上的幫助,而是提供機會和工具讓他們自力更生,慢慢朝可持續發展的路邁進,我非常認同這種長遠的脫貧方法。

_DSC6694

圖/文:梁舜堯/樂施會義務攝影師

 

antonio

梁舜堯
澳門人,業餘攝影師,愛好旅遊,幾乎機不離手,愛以光影記錄生活,慣用鏡頭享受生命。獲得2016年國家地理雜誌攝影比賽地方組第二名。

https://www.facebook.com/AntoniusPhotoscript/

 

買一包米Ÿ撐小農和牧民

小農是糧食生產背後的無名英雄,樂施會成立「小農發展基金」,希望為中國內地、亞洲其他發展中國家、東非國家籌款,推動小農發展項目,集中更多資源幫助貧困小農突破困境,長遠脫貧。今個周末5月26至27日「樂施米義賣大行動」將繼續在香港舉行,有機會來到香港的話,歡迎以行動撐小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