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他們說」—— 澳門特殊奧運會30週年特集 (10):人人都係甘,你敢唔敢唔係甘?

中學畢業時,人人去考師範,因老師受人尊敬。

大學畢業時,人人去做青少年範疇,因最為大路。

工作數年後,人人去考政府工,因糧高福利好。

10.人人都係甘,你敢唔敢唔係甘?--JAY

 

記起15年前,為要考理工社工學院,與家人大吵,說我為甚麼不讀一門正正經經的科目?所有親戚表兄弟姐妹都一個個考入師範大學,前途一片光明!當時敵不過媽媽的一哭二鬧三上吊,唯有社工與師範一起考,看最後那一科成功就選擇那一科?結果當然令母親失望,因為師範沒有考入,只考到社工學院。但這結果對我來說是放手一搏,因為…回想…當天…考師範…每一科的考卷我都基本沒有作答,只寫了個姓名,就呆坐在考場,到有第一個考生交卷時,我就接著交。

大學畢業後,做了一份理所當然的青少年工作,但一年不到就發覺自己與工作格格不入,可能我是一個另類的人吧!當時因為朋友的關係,初次接觸智障人士,印象十分深刻的是,在做義工的過程中,突然有位約10歲的男孩子向著我衝來,大叫 “MOK” 鞋 “MOK” 襪,當時我並沒有被嚇到,反而想知道為何他們有這樣的行為?就因為這樣,我就回家與母親說,我想轉工,轉做智障人士機構,結果顯而易見,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又來了,當時要花費多少唇舌才說服父母,除了要讓女兒做一份日日接觸智障人士的工作外,薪金也比原來的工作少。

工作幾年後,身邊很多親戚朋友都已經一個個,一個個順利地考入不同的政府部門,母親開展了為期至少兩年的念經儀式,希望可以挽救我這腦進水的女兒,為了滿足家人 (包括親戚) 的期望,我報考了,而結果同樣是顯而易見。

智障人士在你們心目中是一個甚麼人?是一個弱者?破壞者?不受控制者?攻擊者?無論你心目中出現那一個形容詞?都已把他們歸類為某一類人。

加入機構第十一個年頭,有一個想法不斷出現在我的腦海中,何謂正常?能獨立、能自理、能懂社交、能懂禮貌、能上學、能工作就是正常?那其實是不是只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社教化,我們從少就被灌輸這樣的想法?那這些規範是由誰定?

一個人一出生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沒有正常或不正常之分,像 阿Nick 一樣,他天生沒有雙手雙腳,但他現在是一位名人,能夠做到很多我們自認為正常人不能做到的事。

智障人士在我看來並不是不正常,而他們只是社會上的少數,社會上的多數未能接納或了解少數,如果社會上的規範都由少數而制定的話,那多數的我們就可能會變為不正常。

 

作者:Jay

分享
上一篇文章尋找著名建築師馬斯華 (José Maneiras) 的澳門足跡
下一篇文章一路向.西藏 —— 聖城拉薩的日與夜 (下)
澳門特殊奧運會是國際特殊奧運會在澳門的分支。自1983年開始,由一群熱心關懷智障人士的義工組織,至1987年正式成立,註冊成為非牟利機構。致力透過體育培訓及比賽培育智障人士健康的身心發展,並推廣「共融平等」的訊息及社會運動。 自1997年開始,澳門特殊奧運會發展職業復康服務,為智障人士提供培訓及輔助就業服務,並在2000年開辦「弱智人士職業培訓暨展能中心」及「智障人士輔助就業中心」,為智障人士提供職業培訓及輔助就業服務。並於2002年更因經濟巿場低微,開辦自負盈虧的社會企業—毅進社有限公司,創造不少合適智障人士職位。 近年更積極發展特教支援服務,為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及融合生提供駐校輔導、課餘支援、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語言治療、幼兒機能訓練等服務,並為初級特教老師及融合生老師提供授課支援—巡迴資源老師服務,讓特殊教育需要學生及融合生能更順利融入及適應校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