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在澳門聽起來好像只能是一個科系

或者是一個不被看好的行業

而「搞藝術」甚至是被一般家長認為小時候用來陶冶性情的興趣就好

但說到要成為終身職業還是敬而遠之

一個連在澳門都不被澳門人看好的世界

可能是每一個在這個小城裏的藝術工作者所曾遇過的各種寫照

但事實上,藝術在澳門就真的「沒出息」嗎?

藝術家真的不能是一種讓人驕傲自豪的職業嗎?

除了博彩和經貿澳門就真的沒有其他出路了嗎?

不,今天我們就來看看 一個如何以澳門人最恨又最愛的本土元素

告訴你   澳門的藝術

是值得登上國際舞台   備受肯定及尊重

讓我們,重新再一次認識屬於澳門人的藝術魂


IMG_5206

霍凱盛 Eric

年青藝術工作者

沒有稱呼自己為藝術家

就算作品已經在2013年被稱為插畫界奧斯卡的「第五十屆意大利波隆那國際插畫展」獲獎

他都依然謙稱自己為「藝術工作者」

因為他見識過也明白到   藝術就是不分年紀資歷   人人平等

無論有沒有得獎,都應該被尊重的行業

因此就算戴上了各種光環,還是希望默默地努力繼續為澳門藝術出一分力

 

title_01

「自己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看着澳門由從前一個簡單的小漁村,到今時今日變化萬千的奢華都市,尤其在2012年那段時間,常常留意新聞,有感澳門變化好大,所以想懷念一下舊時的澳門,於是就去做很多資料搜集,慢慢發覺,原來澳門以前曾經擁有過一段十分輝煌的歷史,像我們其實擁有遠東第一所大學的聖保祿學院,還有利瑪竇第一個在東方畫油畫的地方就是在澳門等等,又看着澳門多年來填海而不斷改變的地形,這些衝擊都讓我萌生了想要用自己的『筆』去紀錄。」

IMG_5235
左側作品為舊時代的澳門地形,右側作品則為現今人口密度高的澳門現貌

 

2007年,是繼回歸後澳門其中一個最大的轉捩點

那一年以後,在鎂光燈下看到最多的不是大三巴,而是路氹金光大道

那一年以後,澳門多了很多五顏六色的大巴;而塞車,由起初的不解到變成了每天習以為常的事

那一年以後,澳門   不再只有澳門人

從小就在這個城市長大,看着這突然的巨變,我們來不及調整心態

一覺醒來澳門就已經被改變了很多

所以我們開始懷念,開始比較,開始驀然回首

我們現在所得到的進步,到底付出了甚麼代價

「有一次在搭巴士時塞車,停下的時候細看後才發現路上有很多工程,有好多硬件更換,還有很多『發財巴』,讓我想起了有一次去聖地牙哥旅行,起初很期待這個地方,但到埗後發現原來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好,那種感覺就好像現在的澳門,在國際間或者在畫面上我們好像看起來很歌舞昇平,但實際上有很多民生及社會問題是遊客所看不見的,所以因為有了這次的身份轉換,讓我深深地反思了這些不同。」

我們去旅遊,會做很多資料搜查,去研究哪裏是當地最歷史悠久、最具代表性的地方

甚至會去研究他們的歷史背景、文化

因為我們對那個地方充滿好奇

但反過來說,如果是當地人呢?

有時候可能甚至連本地標誌性的建築物是何時建成,由誰設計也不太清楚

 

title_02

「以前是主修視覺藝術,修讀雕塑,而針筆於我而言就好像在紙上做雕塑一樣,充滿挑戰與未知性。每次構思作品前,都會先去找很多那個時代的地形,然後再設計位置、構圖以及上面的元素。其中一幅我很喜歡的就是用1892年前的澳門地形,但配合上現今的澳門元素,好像會有還未建好的輕軌工程、旅遊巴、貢多拉船等等,希望能用自己這枝『筆』去紀錄澳門。」

對於這個世代的澳門人,我們正處於每天都在急速改變的巨輪之中

作為一個就算有很多無可奈何,但依然要轉動的齒輪

漸漸我們嘗試用各種方法,去趕快紀錄即將消逝的一切

深怕再過十年,就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NO.11(29.5 X 38 )CM
《樂園》41號

 

title_03

2012年,《樂園》系列

正是入圍了2013年意大利「波隆那國際插畫展」的得獎作品

一個只有兩位華人入選的國際上最具權威插畫展之一

一位是來自台灣的施政廷

而另一位就是霍凱盛Eric

笑言是自己最青澀的時期

但卻最喜歡自己這些年來的轉變,這些作品彷彿見證着一步一腳印的進步過程

「每次去翻閱資料,透過照片與字裏行間,都會讓我不禁去想像到底舊時的澳門面貌是怎樣的,於是乎就讓我衍生了一個想法:我想畫出澳門同一個地形,不同時代的對比。於是就慢慢創造了整個系列,不過當時沒想那麼遠,所以那幾張作品賣出了,但現在再回想起來,卻很想留住,因為如果能夠把他們留在身邊,就可以時刻讓我回想起初衷,以及這些年來的轉變。」

無論是以昔日面貌為背景,反映現時街道常被旅遊巴、的士等交通工具擠滿;還是重現昔日的人文活動,例如在海邊起卸貨物、各式各樣的貿易往來等,都完全反映出《樂園》的不同面貌,然而就算如此多變,這也確實是真真正正的澳門

 IMG_5185

 

blank 8

凡事一體兩面

作為一個藝術新鮮人來說

比起同期的藝術工作者走得遠走得快

自然而然伴隨而來就是各種成名壓力

Eric坦言一路之來並不容易,但隨着家人、恩師和朋友的客觀分析及支持,慢慢讓心境變得成熟

「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現實就是不會有所有人都認同的事,因為如果只留意批評會讓創作變得有所棹忌,而俾人稱讚得多又會變得容易滿足,所以學會了偶爾要面皮厚一點,讓自己能夠更集中專注在畫畫之上。每個做創作的人,都總會不停思考到底可不可以再創高鋒,如何可以做到,所以努力想好到底怎樣可以做得比以前更好,實事求是,心裏面自然就踏實很多。」

高三時太過熱愛畫畫甚至曾經試過因而忘記做功課

亦曾去過歐洲工作室學功藝,近距離接觸大師級作品

又去過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佛羅倫斯,在當地見到國際作品,Eric坦言有種被擊倒的感覺

但這樣卻激起了他的鬥志,勉勵自己要更努力學習

可能正正有過這些歷練,才成就了今天的他能夠擁有睿智面對一切

IMG_5212
霍凱盛的日常工作空間

 

對於澳門藝術現時所處於的現況

Eric認為其實澳門有很多很好的作品,但奈何地方小,人口亦少,相對影響力就較細

無論是媒體的覆蓋率,藝術作品的買賣市場,甚至是專業級的商業畫廊,都在澳門寥寥可數

整個藝術界的產業鏈,缺少了很多重要元素

相較其他地區更早的發展,普遍澳門人的文化水平,還在起步階段

「很多時候人們如何去評價一個地區,第一時間會想起那個地區會有甚麼名人,參加比賽,也是希望可以提高參展機會,好比參加歌唱比賽一樣,都是希望可以增加曝光率,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

在澳門,最痛苦的是,可能就算你辛苦創作出作品,也未必有人知

很多際遇、很多機會,都是得來不易

但隨着默默耕耘的期間,每次回望都有一份說不出的成功感

花盡精神設計出的作品,能夠有展覽或場地可以展出,都成為了重要的動力能讓自己努力繼續走得更遠

目的   只是希望為自己人生 留下點甚麼

IMG_5211
與中學美術興趣班老師,亦是Eric人生伯樂的黃家龍先生一起創作的工作室

 

縱使面對很多困境與不能一一道盡的難處

在這個小城裏,還是有很多默默付出的澳門人

對於Eric,澳門就是出去旅行久了,但卻會想念起的家鄉

畢竟由出世到長大,一直一直都在這個地方

很多習慣,很多回憶,很多生活都早已扎根於此

透過品味過去的時光之旅,會發現以前澳門其實擁有過很多值得引以自豪的歷史

那是前代的人所建立下來的寶藏

因此下一代的藍圖,則是由我們這一代的人去拼建

想要十年二十年後別人會如何看待澳門,那就得看看今天的我們又如何去守護這個家

讓澳門   成為一個值得澳門人自豪的地方吧

zamag hundred ppl 9

 

【霍凱盛】
出生於澳門,澳門青年藝術家。作品以針筆繪畫仿古地圖形式加入當代元素, 探討城市發展產生的變化。曾入選「第50届意大利波隆那插畫展」 、2013年中國「青年藝術100、2014 年「東方基金會藝術獎」等。作品被收藏於澳門政府總部、澳門文化局、澳門藝術博物館、葡萄牙東方博物館、香港大學美術館、東方基金會 (澳門) 及為私人收藏 (美國拉斯維加斯、意大利、葡萄牙、英國、新加坡、中國大陸、澳門、香港及台灣)。

 

同樣從事創作,在澳門遇上不論是不同媒介、不同形式的創作者,都會有一種惺惺相惜的同感,共鳴在我們都懂的難處與無奈,但即使如此我們亦願意堅持下去,這些大家在明白理解過後,亦有這份覺悟去嘗試努力,是這一代創作人無可取代獨有的共同經歷,也正因如此,才更壯大了我們的心靈與意志。光與影的道理,總是無時無刻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發生,所以我們期盼會不會若然再努力一點點,也許澳門就會再多一點點的改變,雖然我們都知這不是一個絕對的法則,但我們更深刻明白,如果甚麼都不做,那就真的甚麼都沒法改變了。

 

採訪:| 嵐の旅遊美食地圖 | blisstan 、伯頓
撰文:| 嵐の旅遊美食地圖 | blisstan
設計:Sam Lok、翼
相片:Soul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