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痛去說一個故事

Untitled-1

一般月尾赤貧周身無銀,現在窮得只有痛(對比初期現在雖然減了七成,但還有一些痛與我常在),那不如用我的痛 (曾經與現在)去告戒大家小心一點去預防重病的到來。

當人遇到重病,無論是發生在家人或自己身上,眼看着受到病魔的玩弄,絕對是病者痛、親者哀,即使說了幾多的支持與加油,但當時人接受聲援過後,過程中所有痛楚也只能獨家享受,無得轉載無得分享,過程之痛不是能為人所道,家人䀆力幫助盡力支持但到最後也只能是當時人一人承擔,面對這種情況就只有無力感與無助感 (未識QT前是無力的)。不經歷過是不會了解當中的滋味,既然是重病來到是這麼無力與無助,不如一早盡力去避免及防止病魔的來臨。

說回康復初期的痛  (現在雖然減了七成,但還有一些痛與我常在,感恩有緣接觸了一種來自美國的自然能量療法而使痛感大減,請容許我後文詳介)。由重生時 (即發病日起計) 初期 (時間以重生進入第五年中的頭兩年) 可以說是每日都是痛痛痛,我周身起勢地痛,由開始之初的拉筋痛到當時生活中每一刻也是用極大的痛楚去換點點的健康,可以唱埋一首歌;「把所有悲傷留給自己,我的痛楚怎樣也帶不走」。

職業治療時所受的痛苦也不用再多說,如想了解一下可重溫之前的文章。反而說說頭兩年在生活上常有的痛,其實因為自己張力高強及太盛大,以致左手時常會被張力所支配,那可恨的張力一面是肌肉發動的動力,而另一面就是引發手肌肉痙攣的痛力,由治療開始之初,其實手部是承受了所有手連腳的動力轉化的痛,可以說每天手都是在吸收腳行完一輪因聯合反應產生的痙攣,不只,一些不自主的反應或外來刺激影響,好像是打個呵欠,打個噴嚏,咳一下,被嚇一下,抓一下痕癢,又或受到突如其來的痛等,又或天氣冷了,都可以足夠發動一次手的痙攣,夾得緊緊 (意即凡有以上種種及行路後左手都會自動成V臂及自動成拳,頭兩年是連行路也會,感恩現在跑馬拉松不會,但遇上術外在或不自主狀況出現都會每每令我V臂,不同的是頭兩年不能靠自己伸直返痙了攣的左手而必要用右手協助拉直,現在進步了是V了也可自主控制左手伸直,即使在跑馬拉松大大增強肌力後,對於V臂之形成還是暫無力抗拒與完全阻止)。

每次痙攣都伴隨大量痛楚,拉筋舒緩也要和痛楚同行,由於手筋沿神經直入上大腦,一直以來左腳之所以能痊癒較快其實也是用手的巨大痛楚換回來,職業治療之痛不說但出院後去看針灸之痛要說,正常一般的針灸不會太多,但多謝針灸醫生的關愛,在正常針灸後,再在一些特定穴位試行一種名為「搓針舍法」的療法,所謂搓針就是用孖針插入特定穴位後 (如手的臨泉下、尺澤、內關、腳的委中、三陰交),用手按着針再搓開插入的兩條筋鍵,感覺是拿住結他pick在兩條結他弦之間大大力超high high地掃court一樣,掃完再大力在所插入的位置大大力彈針幾下再按幾下才把針拔出。過程之痛已經不知可再用甚麼文字來形容了。

如果自問沒有鰻魚由河居到海居都適應到的萬變適應力,無曱甴由地球存在以來的創世生命力,亦無石屎下小草為了吸收陽光而能貫穿石屎的驚人成長力,更無長期被閒置海中心自己管自己的意志力,再加上前半生全是跌過失意而沒有順利過的失敗人生,才可以如此的「括」出去面對這種挫敗,假使前半生甚麼事都得心應手,沒有任何挫折失敗 ,絶對應付不了這樣的大病。有個失敗人生再挫敗多一次亦可「起番身」,自問無以上種種能力及盡是失敗的人生就別嘗試去行這條路。別再以為中風病患只是老人家的病,自己住院期間亦看到很多和我差不多年齡的年輕中風一族,即使同樣都算是年輕的一群,但沒有上述的能力因而堅持不了就中途放棄,這大有人在。能堅持走到治療最後階段的並不多人,為何應是到年老才會發生的重病會提早這麼多年發生,而且並不是一個巧合的偶然?

這全跟現代生活方式有關,現時的年輕人生活大多存在問題,太過放縱飲食,生活作息不定時,沒有適當的運動及別看輕小病,這些都會構成重病,要知道現在好多重病是從生活中「生」出來的,先是太過放縱飲食,盡是酒酒肉肉,無菜無纖維,又或是過於濃味,鹹味,無原味而全部都是人工精制的味精,就真是跟自殺沒有分別,愛吃濃烈味道的食物,在飽滿口福後便開始壞了自己的身體,不單止引致肥胖也在慢慢培育癌細胞及製造迫爆血管的高血壓,生活的癲倒,作息不定時會令身體慢慢失去對抗病患的免疫力,而最重要的就是沒有適時而大量的運動,運動除能排毒外也可以完全舒解已高的血壓,回想大學時期也有作息不定時情況的出現,但當時不會爆發全因那時有大量的運動量,游水足球及龍舟打救了作息不定時的我。現在就是沒有適當的運動所以排不了毒及緩解不了高張的血壓。最後就是所謂的小病,有時小病可以引發重大病患,今次誘因亦因為感冒引起,如果注重上述四點盡早避免,絕對好過病發後才抱怨為何會發病,廢話說完,希望大家身體健康!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