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上一次連載閒談環節剛剛好是一年前,代表了這一年間玩具修羅道都有不同的題材送給大家,不需用閒談環節來「揳時間」。但話說回來,今期之所以刊出閒談並非「無貨賣」,而是因為近日在「宅界」中發生了一件事,令我不吐不快,故原定的玩具介紹將順延一期。

今年是日本「平成」年號的最後一年,有留意日本潮流文化的朋友不難發現,市場或媒體一時間充斥著一堆「平成最後OO」或「平成最後XX」……而作為年代代表之一的幪面超人當然也順勢推出了「平成最後的幪面超人——時王」,劇場版《平成 GENERATION FOREVER》也剛剛在港澳地區上映。而香港更隆重其事,較早前舉辦了一場展覽,當中還設有「變身大賽」,比賽片段在網上流傳後可謂弄得滿城風雨。

比賽要求參賽者限時內順序完成平成年間二十位超人的變身動作,當中最為廣傳的是最終收穫第三名的參賽者「豆腐」的片段,其演出之傳神深受大眾好評,甚至連冠軍得主也認同他演出更佳把獎品贈予對手,可謂識英雄重英雄。

然而更多的是無理甚至惡意的抨擊,如果只是針對參賽者表現的觀賞性至少還有討論空間,但說到「成班低能傻仔……」、「見到都尷尬……」、「如果我生個仔係咁我一巴打死佢……」、「公眾地方做呢D嘢影響人……」、「有時間不如返屋企溫書啦……」、「一班失敗者!我27歲已經有間四百尺嘅樓……」等等,已經完全偏離主旨。

首先,此等言論反映了不少人完全缺乏對事情背景的了解,你會說在網球場上大力揮拍的費達拿在影響他人嗎?而你會覺得尷尬,不就等同承認了他們的勇氣嗎?更多更多的是邏輯上的問題,有何根據參加變身比賽的人一定是讀書唔成、買唔起樓?人生成功與否跟喜歡特攝動漫沒有必然關係,即使如此又有何問題?在我眼中,他們跟參加歌唱比賽或運動競技的人沒有分別,都是在自己熱愛的範疇上表現自己、挑戰自己;難道以後所有比賽都要先作背景審查,看看你的身家學歷是否足夠才有資格參賽?至於那位「一巴打死個仔」的,記住要負刑事責任哦。

或者是現今互聯網及社交平台過於發達,只要有一個戶口,人人都是KOL、個個都是判官,搶佔道德高地零成本地發言,發動網絡公審。久而久之,有人望突圍而出,言論越見偏激,越偏激就越有 noice;所以近年「Blame the Victim」式的評論在網絡爆發,因為這樣觀點才夠別樹一格,顯得高人一等……不好意思好像有點扯遠了,對這個課題有興趣的推薦你觀看今季剛完結的日劇《3年A班——現在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質-》

歸根究底,因為「宅文化」從來都不被大眾認同,既不是主流更加上不了大枱;這是為何同樣是英雄、同樣是拯救世界,MARVEL 電影會被定位為潮流指標,而看幪面超人之類的特攝片就是幼稚;「特攝宅」如是,「偶像宅」如事,「動漫宅」就被標籤得更嚴重,「毒」、「蠢」、「窮」、「肥」,總之所有負面的形容要套在「動漫宅」的身上要多少有多少……

再講遠一點,假如一宗罪案中犯事的是一名「宅」(不論任何界別),傳媒大眾便如獲至寶般落力口誅筆伐,因為沒有比「宅」更好的攻擊對像,因為「宅」都是一堆古怪異類。這也是拜八十年代的「宮崎勤事件」所賜,令世人把動漫畫妖魔化……發生了槍擊案,就歸咎於太多射擊遊戲;發生了風化案,就是因為動漫渲染太多色情;最近「聯合國人權專署」擬定一份新的兒童色情草案,其內容勢必對日本動漫創作帶來深遠影響,詳細先不多談,假如通過,日後我必定開一期大大力鞭!

其實「宅」都只不過是一群熱衷於一種事物的普通人,同樣是今季完結的日劇《特攝GAGAGA》,就道盡了幾名「宅」在日常生活上的掙扎及痛苦,相當有共鳴。我們跟你喜歡體育、音樂、攝影其實沒有兩樣,你可以不喜歡,但至少要有基本尊重,沒有人希望大眾以有色眼鏡看待自己喜歡的事;對喜歡的事情努力鑽研至極致,旁人眼中可能是浪費時,但過程中必定有所得著!而「宅」這一詞最初也是充滿貶義,只是後來給電影《電車男》稍稍清白了,才接受用「宅」來代表我們。

最後分享一段親身經歷,二月尾在戲院觀賞動畫《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I》,相信當日入場大多數都是「宅」吧;放影過程中不時交談、吐槽,笑點錯誤的反應,某些場面還大呼小叫,完全無視戲院禮儀。或者「宅」真的做過不少令人側目的行為才被人嫌棄,真的希望「宅」也要有所自覺及爭氣。執筆之時劇場版《LoveLive! Sunshine!!》正在上映中,筆者尚未入場,希望到時的體驗不會太糟吧⋯⋯這就是為何今期以《LoveLive! Sunshine!!》中九位Aqours成員的「figma」,來模仿幪面超人的變身動作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