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年將至,ZA誌仝人在此向各位讀者拜個早年,祝各位心想事成,身體健康!考考大家,有一種動物,它並不屬於十二生肖,但是每逢農曆年你都會遇見的,知不知道是甚麼呢? 答案就是獅子,當然筆者所講的不是真正的獅子,而是華人地區民間傳統表演藝術 ─ 舞獅。

 

ZA誌今期專訪了一位年青的龍獅團管理者,澳門鴻威文娛體育會理事長兼中國鴻威龍獅團總教練麥旨樑先生 (樑哥),看看他如何看待這項既要保持傳統,又要不斷創新的運動項目?

 

在20多年前,舞獅經常與組織、社團、幫會等扯上關係,一般家庭對舞獅持負面態度,認為都是一群 “讀書唔成” 的烏合之眾,當時樑哥同樣面對這問題。「當時我得16歲,我都係讀書唔成架。但本身對舞獅有興趣,剛巧有同學仔帶我去,所以去接觸下,然後就一直到而家。初時屋企人當然反對啦,頭5年都沒有來看過我表演,後來發覺我舞獅之後,生活態度慢慢轉變,慢慢接受了。還記得家人第一次去綜藝館看我表演,那天我特別緊張,很大壓迫感,希望在他們面前做得更好,讓他們知道我這幾年來練習些甚麼,而且是屋企人第一次見我的朋友和師兄弟」樑哥說。

 

目前從事教練的樑哥,當時又是接受了多長時間的訓練,才得到一次出賽機會呢?樑哥的答案令筆者大吃一驚。「一個月,因為當時剛加入建華體育會 (鴻威文娛體育會的前身),剛巧友會需要借人去比賽,因為我是最新的所以就借走了我,一個月後就去比賽,但那場比賽令我畢生難忘,非常難堪。」樑哥說。但係經過這次比賽,樑哥反而覺得舞獅好好玩,更立志要成為隊中主力,經過兩年時間終於穩坐主力位置。

 

舞獅這條路,絕對不易行,2001年,樑哥轉型為教練,當時樑哥就自己定下一個新目標,就是做到澳門冠軍。「而在2008年,第十一屆全澳舞獅 (南方獅) 公開賽,我算是創造出一個奇蹟,帶領澳門鴻威文娛體育會獅隊奪得第一個南獅樁陣自選套路冠軍,連續贏了三屆澳門冠軍,其實2008年當時都有考慮退下來,因為已經達成自己定下的目標。但再經過考慮後,舞獅同武術其實是相互關係,但為何武術給外界印象就是正派,而舞獅則始終是不良分子的代名詞。我希望可以改變舞獅項目給人的印象,因此,我亦為自己定下一個新目標,為澳門舞獅帶來全面改革。」

 

現時,作為一個龍獅團的掌陀人,當然希望培育出優秀新一代,但在澳門,舞獅始終是非主流的運動項目,那麼,對樑哥來說,要訓練或吸引新人參與舞獅的難度或困難又在哪兒呢?「澳門的年輕人太現實,自我評估太高,經常以金錢去衡量利益,有時候用錢也不能吸引年輕人去做舞獅表演。其實早在幾年前已嘗試到不同的學校去做推廣,讓更多學生接觸這個項目,要為舞獅帶來改變就要還原基本步。香港現時發展得那麼好,都是從學校開始,當成一個課餘活動做推廣。」樑哥說。其實除了運動員,近十年大部分運動員退役後都不選擇從事教練工作,「始終時代變遷,因為擔任教練沒有固定收入,而且訓練新人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及心思。」樑哥說。

 

 

面對這個困境,樑哥有沒有想過改變呢?「已經想改變好多年了,從前表演後的收入,大部分都是歸入體育會。而這一兩年,我希望變得更規模化,回來擔任教練按時薪計算,令他們為興趣之餘亦可以得到收穫。」樑哥說要為舞獅項目改革,規模化除了在財務上,更重要的是在形象上的轉變。「現時澳門鴻威文娛體育會給外界的印象算是正面,我現時的徒弟,有碩士、博士及專業人士,沒有人染髮,只要穿上制服就代表體育會,希望利用這個途徑令學校接受,但亦都不容易。因為其他友會與政府關係良好,與政府有很多合作項目及負責表演項目,包括政府開設暑期活動興趣班的招生,在吸納學生方面比我們做得更好,更容易取得資源。」樑哥說,在這方面,他認為不同的體育會有不同的定位,鴻威主要參加酒店表演,每年都被要求有新創意,其實壓力很大,但無形中在壓力下能學到更多東西,更有得着。

 

各位讀者還記得去年十一月,ZA誌曾經報導過美高梅獅王爭霸賽,澳門代表就奪得 “女子舞獅表演賽” 金奬,其實就是樑哥的徒弟,那麼,這隊女子舞獅隊又是如何誕生呢?「2003年有一個機會去教一個民間團體,辦了一個舞龍舞獅的興趣班,當時有12個女仔被分到了舞獅班,我第一個反應係 “唔知點算” 。雖然傳統上舞獅都有女性參與,但主要是打樂器為主,經過跟她們溝通後,發覺她們非常主動,仍然堅持想學舞獅,於是我2004年就打造了一隊12人的全女子舞獅隊,到目前為止都是澳門唯一一隊參與國際傳統比賽女子舞獅隊。」樑哥說,其實自從2011年美高梅舉辦過女子舞獅表演賽之後,包括香港、新加坡等地都逐漸發展女子舞獅,相信這亦是將來的發展趨勢。然而,女子舞獅卻並不在樑哥將來的重點推廣。「不會,因為始終欠缺平台,就算培訓後都沒有太多機會發揮,但女子團員仍然會維持,亦可以擔任其他位置。」樑哥說。

 

於2014年正式擔任理事長的樑哥,深明隨着時代的變化,無論是訓練或管理模式都必須要歷久常新,縱使舞獅是一項民間傳統。「其實由08年到現時,我的管理模式已經跟傳統不一樣,比較講求形象包裝,建立品牌效應。曾經有一位前輩跟我說過一番話,「匯豐銀行每個員工都是西裝畢挺上班,會不會請一隊衣衫不整的獅隊來表演。於是我利用了兩三年時間,利用制服去建立鴻威的形象,亦多謝隊員慢慢接受及理解我的堅持。」樑哥說每兩年,就要求更換全批制服,但此舉亦都面臨上一輩管理層的壓力。「起初意見分岐很大,他們會問我為何要花這麼多錢去買制服及道具,認為很浪費。於是2010年我要求龍獅隊財政上獨立,自負盈虧,降低我在財政上的制約。」

 

銳意改革的樑哥,亦因此得罪不少同行,亦曾被說是以本傷人,「曾經有人話鴻威不計成本去做,鴻威最多 “架生”,獅頭用一年就換,連制服都有不同顏色供客戶選擇。但我自己都跟徒弟回顧,其實我當管理者十幾年,如果只係為了賺錢我可以賺到很多,其實我只是把所得的收入再投資回去,亦希望可以帶起一個良性競爭,與其他友會慢慢提升舞獅這個行業。」

 

但在嶄新的創新的管理下,樑哥亦堅持有些傳統必須保留,「以前反而沒有拜師,我這一代開始就要保留師徒制,我覺得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改革,例如每逢要比賽的獅子要拜關帝開光,我無理由去主教山找神父,又例如女子隊不可以碰男子隊的獅頭,男子隊不可以碰女子隊的獅頭。曾經都有人問,為何師傅這麼年輕卻又迷信,但我覺得如果某些傳統不加以保留,下一代就不會知道。」

 

獅頭在開光之後,就代表付予了生命,所以每隊都有自己專屬的獅頭。「獅頭是我們最大的開支,因為每年都更新一次所有獅子,只要是表演,每一場都是新獅頭,無理由去酒店做剪綵活動你帶隻舊獅去架嘛。但相對來說,真的很浪費,所以我在2013年在中國再設立鴻威龍獅團分會,所有用過的獅頭就送回中國再用。」但如果當一隻獅頭去到要退役時,又要做甚麼處理呢?「如果是普通表演用的獅頭,就會送去焚化爐。如果是比賽獅,就會先在天台,用水果香燭供奉,負責舞獅的兩個隊員會拜一拜,感謝獅頭的辛苦幫忙,告知獅頭將要去焚化。」

 

而曾經為樑哥連奪三屆冠軍的獅頭,現時仍然存放於體育會內,「那三隻獅頭在羸得冠軍後就退役了,希望可以一直保存好。我們亦有個傅統,第一年得到過冠軍的獅頭,我們簡稱它為 “阿哥” ,在第二年比賽前,會把它和 “細佬” 面對面放在神枱前過一晚,寓意由 “阿哥” 好好交帶 “細佬” ,到第三年比賽,兩隻 “阿哥” 又對住新加入 “細佬” 一個晚上。」樑哥繼續分享關於舞獅習俗的趣聞,「我們又要把比賽的衫褲鞋襪放在神枱前,吩咐徒弟不可以用屁股對住獅子,不可以隨便放在地上,開光後要餵獅子吃生菜,連隊員都要吃同一棵生菜,喻意 “同聲同氣”。」

 

現今的80後,90後往往被形容為欠缺耐性、享受速食文化的一群,樑哥在管理上又如何處理?「其實真係好難溝通,普遍思想較窄,不會多想一步,不會持之以恆,有時甚至為他們安排之後的道路,但亦因為想要即時享受而拒絕。而且對於心態不正確的隊員,我絕對不會姑息,尤其是偷竊,只要有一個人犯事,就會破壞我這幾年辛苦建立的龍獅團形象。」但樑哥從沒有放棄,因為有過成功的例子。曾經有一個徒弟被退學後說要去地盤彈墨斗,他的父母就請樑哥出馬,「作為教練,有時候就等於他的父母,我跟他說15歲學咩人彈墨斗,如果你彈墨斗就離開獅團,如果你想舞獅就繼續讀書。」於是我就幫他去自己曾就讀的海星學校,求已故校長 (譚志清神父) 給他讀書的機會,譚校長要我擔保他入學後會學好。之後,我安排他放學後練習舞獅,練習之後再幫他安排補習。如是者,日複日過去,終於順利畢業,最後更考上保安部隊。2001年我們曾試過同場比賽,他贏了我,之後就慢慢接手我的位置,在2014年奪得第十三屆全澳舞獅 (南方獅) 公開賽冠軍後,他正式退役,有時回來負責表演。」有些人都會反問樑哥,會不會做得太多,但樑哥的心態是既然自己有能力幫助後輩,何樂而不為,而且如果多個人留在獅團,亦算是為舞獅這個行業做一點好事。

2007年亞室運把舞獅項目列入競技運動,開始有了國際舞獅比賽較全面的規範,裁判法內裡有二百多個動作,至少從中挑選十個動作去表演。但始終舞獅的評分準則包括形神形態,此部分就太牽涉個人感觀,難以制定標準,因此,舞獅在短期內都難以登上大型運動會的舞台。

 

雖然舞獅說不上是夕陽行業,但經過此次的採訪,看得出龍獅團在澳門的未來依然困難重重,除了面臨接班人的問題,龍獅團的經營模式也需隨時代變遷而要不斷變革。各位舞龍舞獅的運動員及管理者除了懷着興趣熱情去投入這項運動,亦同時肩負着傳承一種民間傳統藝術的使命感。

分享
上一篇文章無價喇叭
下一篇文章小勝軒日式拉麵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