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撐建制也應投民主派?用經濟學看澳門立法會選舉

澳門立法會選舉將至,對於愚等政治水皮的草民實在花多眼亂。如果撇開政治,純用經濟學的原理去分析,我會建議以下兩個簡單的投票原則:

 

一、 無論支持什麼政治立場,都投民主派。

又話唔講政治立場?等等,先聽我講幾句。經濟學中最廣為人認同的原理應該非「物以罕為貴」和「有競爭才有進步」莫屬。我們手中選票的價值只來自選擇直選議席的能力,試想如果立法會中所有委任和間選議席都是直選的,那麼選民中的每一票都更罕有更有價,到時無論你有什麼訴求都更能得到議員的關注。所以要支持民主派,讓他們在議會內外推動政改,爭取更多直選議席。

如果你其實是為了選舉前的「旅行優惠」、「抗通脹現金津貼」和「同鄉會聯誼飯局」,那就更加要支持民主派,因為如果下屆大部分都是直選議席,各項「津貼」定必更加優厚。為了長者們不會只有枝竹腐乳甚至卡路里甚高的薯片的「關懷」那麼可憐,我真心呼籲各位投民主派一票。

就算你父母親人或所屬團體係間選、委任或建制派議員,你也應該投民主派。因為當民主派的勢力壯大了,政府就會開始擔憂議案被否決,你們到時就變成能呼風喚雨的關鍵幾票。議價能力提高了之後,相信政府每年的資助撥款、出外考察機會只會有增無減。

最後你說討厭那些激進民主派日日遊行「搞亂澳門」,甚至你是那些被疑似黃飛雄徒弟「無影腿」衝擊的前線警員,都係要投民主派。沒有人想出街日曬雨淋,叫口號叫到聲嘶力竭,他們之所以走上街頭是因為在立法會中他們的聲音根本無法被反映。唔信?極端一點的例子:以前英國有班恐怖份子叫愛爾蘭共和軍,又槍戰又放炸彈。現在連影都冇,因為已經走入議會。

最最後宅男們可能會害怕如果沒有遊行,見「民主女神」的機會就會少了和短裙會長一點(誤)。這個擔憂也是錯誤的,因為相信你們都見到某一組別不斷有美女義工四方八面出來支持,原因當然係爭取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經濟學家相信「有競爭才有進步」,你們也應樂見女神的地位有被「超越」的可能吧。

 

二、只看候選人往績,看他們過去幾年在做什麼。其他都是多餘。

人生苦短,要看那麼多組那麼多政綱和宣傳片實在是一大浪費。幸好博奕論告訴我們政綱宣傳片選舉承諾等都是沒有什麼用的,因為這些都是沒有成本的行為,學術上很傳神地稱為「cheap talk」。關於「cheap talk」的研究結果之一就是社會最後很可能達至「babbling equilibrium」,暫且譯為「吹水均衡」,意指各候選人都在說話,但選民什麼資訊都沒有得到。原因很簡單:假如每個候選人都知道說青年買樓問題能得到選民的支持,那麼每個候選人都會這樣說,反正說這些話是不用成本的;到最後當每個候選人都說青年買樓問題時,那麼選民就根本無法分辨那一個候選人才是真心關注該問題。事實上隨便留意一下今屆各候選人的政綱,都是離不開青年上樓、本地工人就業、醫療等議題。

俗語說「講易行難」,口講是cheap,行動卻要成本心血,因此去了解一個候選人的不二之法就是看其往績。例如在一些議題上他們的態度是什麼?有沒有具體行動?在立法會中怎樣投票?如上述我說要投民主派,那麼就應該看他們過去幾年有沒有持之以恆地以行動爭取民主包括上街遊行、撰文批評政府的錯失、監察警方有否濫權、書面口頭質詢官員等等。反過來說,例如他們有沒有放棄擔任政府各個委員會成員的建制甜頭?這些行為都要成本「costly signals」,願意付出這些成本是真心爭取民主的可靠信號。

 

(原文刊於尋找蘇菲亞,作者為吾友兼專欄拍擋辛風。)

 

分享
上一篇文章雨中街角
下一篇文章One Day
Words ought to be a little wild, for they are the assault of thoughts on the unthinking. —John Maynard Key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