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對立

有一個軍醫跟著軍隊出征打仗,在戰場上救治受傷的士兵。每當他的病人痊愈之後,又會再次投入戰場作戰。於是,再次傷亡。這種情況反復多次之後,他終於崩潰了:如果他命中注定要死的,又何必要我來救他?如果我的醫療是有意義的,那為什麼他始終都要戰死呢?我想不通啊!

 

他不明白作軍醫有什麼意義,心裡面亂得沒有辦法繼續行醫。於是,他立刻上山找了一位禪師,禪師幾個月之後,他終於想通問題了。他又再下山行醫,他說:因為我是個醫生啊。

 

不要把自我放在所接觸的事物之中,也不應該把事物和自我對立,那麼就無所謂主觀也無所謂客觀。無我無相而法宛然,這才是智慧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