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燙臭臭鍋 — 台灣另類黑暗料理?

Photo by jennyle14 on Unsplash
Photo by jennyle14 on Unsplash

香港人最愛打邊爐,基本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打邊爐的好日子,無論是朋友家人聚會,還是節慶生日迎新,全都是打邊爐的好時機,最近就連素邊爐亦應運而生,所以形容打邊爐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也不為過。

台灣人也熱愛打邊爐(吃火鍋),食材選料講究,湯底選擇繁多,餐廳的陳設裝潢亦非常用心,就連吃個火鍋都能養生,還能一切都賞心悅目,讓人心神放鬆,可算是另類精緻料理。而另一種火鍋則非常大眾化,餐廳裝修簡樸實際,飲料只有沒氣的汽水,食材雖是一般貨色,但勝在價錢平,坐起來無拘無束,吃起來舒適自在,毋須矯揉造作 

我愛吃火鍋,更愛台灣的火鍋豐儉由人,雖然高檔的餐廳令人吃得心神愉快,但我更愛那種平民火鍋。特別記得有次到台灣,當地朋友帶我去嚐夜市必吃的菜式-臭臭鍋。朋友解釋臭臭鍋只是一般的單人火鍋,但價錢便宜,味道好,加上上菜速度快,所以大受歡迎。我再三確定湯底不是臭的,才敢在點菜紙上劃了個泡菜火鍋套餐;在這種大眾小店,大家肩拼肩圍坐在矮桌前,香味四散空中,室內氣氛熱烈,食客有說有笑盡情大吃大喝,只要這樣就足以滿足每位火鍋客的要求。我點完菜後,只不過去拿個沾醬和飲料,盛滿料的火鍋盤就已經放在桌前的小火爐上,速度之快讓人嘖嘖稱奇。火鍋雖小,但色香味俱全,用料豐富,肉類、芽菜、豆腐應有盡有,濃郁的泡菜湯頭酸辣兼備,吃下醒胃生津,加上食物熱燙,大家都吃得前額開始冒汗,感覺非常過癮,只要再加點個生菜就已經非常滿足。

Photo by zjsh0611 on Unsplash
Photo by zjsh0611 on Unsplash

就在我吃了三分一的火鍋料時,隨手翻翻鍋底,撥出一根幼小的香腸,用筷子夾起來一看,那是一根早已泡得發脹的人類食指。對,是一根食指,三節齊備,就跟自己左手的食指一模一樣,連指甲輪亦非常清晰,只是指甲不見了。一陣嘔心感急速湧現,我本能地將那根手指插回鍋中,生怕被朋友發現,同時心底一沉,面如死灰,我猜自己可能看錯,於是再次拿起那根食指細看;對,的確是一根有彈性的手指,而且還煮透了。

「難道是廚師切肉時不小心切走了?但都不可能整根切掉吧!」百思不得其解又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我又把那根手指插回鍋底。

正當我不知應否將事情告訴朋友時,斜眼看見點菜紙,上面隱若看見香腸一欄,於是我拿起來讀讀。「泡菜鍋……食材……肉類……手指腸。」

「手指腸?」我不禁讀了出來。

「對呀,有手指腸啊,怎麼啦?」台灣朋友邊說邊挑起自己鍋中的手指腸,亦正是我筷子仍夾着,死命塞到鍋底的那根。

「那個能吃嗎?」

「當然能,不然你以為是真的手指嗎?」

朋友見我皮笑肉不笑,就知道我真的以為那根香腸是人類手指,他為此笑得快從小矮凳上翻下來。我拿起那根手指腸仔細看,實在不得不讚歎造工細緻,跟人類的手指極之相似;我想了想要不要嚐嚐手指的味道,但大概剛才真的被嚇倒了,所以實在沒勇氣把它放入口中,而台灣朋友則大刺刺地繼續表現吃手指給我看。為此,我決定以後無論到那裡用餐都一定要看清楚餐牌才點菜,以免再出洋相。

很多台灣朋友都問我:「你又來台北,為什麼不到其他地方走走?台南、台中也很好玩啊。」但我就是愛台北,或許是捨不得那份熟悉感,又或是單單一個台北,已經教我有很多地方想一訪再訪,根本就沒閒閑到其他地方去,加上我的朋友都住在台北,每次到台北就有一班貼心的朋友在等着你,那份暖在心的滋味實在讓人太回味,所以回台北探朋友成了一大藉口,讓我繼續依戀這地方。

Photo by through-these-eyes-photography.com on Unsplash
Photo by through-these-eyes-photography.com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