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桌遊群像 —— 青空

2005P1桌遊《火鳳燎原》4人團照片他是阿Man,暱稱「青空」。青空是位「進取」的大男孩,進取一方面形容他組織桌遊活動的積極性,另一方面指稱他安排活動的個人風格:記得第一次見面,便被他領回家,個別指導《農家樂》的規則與玩法——當天參加活動的其他玩家都已經熟悉該遊戲,而《農家樂》又是一款設置與操作都有其複雜度的經典桌遊,提前學習有助與會的玩家把時間和精力保留用於正式遊戲——真是一次別開生面的體驗!

除桌遊外,阿Man 平時愛玩電腦——在音樂遊戲裡積分領獎、在競爭遊戲裡試煉自己的運氣與技術——譬如《闇影詩章》(Shadowverse),組牌、對戰,繼而面對失敗或者克敵制勝,從而收獲甘美的勝利果實。至於接觸桌遊,那就要追溯到2012年,「一開始是和朋友玩,玩TCG(Trading Card Game,集換式卡牌遊戲),叫做《Precious memories》。2015年,開始接觸更廣義的桌遊,那時候買下了《卡坦島》,與我那群相識十年的中學朋友同樂;之後,買了更多的桌遊……」為甚麼想買更多桌遊呢?「可以認識到不同的人,可以借此與人聊天,殺時間解悶。」阿Man 點出了桌遊的社交屬性,雖然桌遊塑造的情境遠不及電子遊戲虛擬的世界般絢爛和便利,但桌遊可以連結人與過去、更新人與人的交集和經歷,保鮮那些我們珍重與不欲忘懷的友情歲月。

至目前,阿Man 玩過的桌遊約十五款,自己蒐藏了其中七款,「我自己本身鍾意動漫,所以最鍾意的桌遊也與動漫相關,我擁有其中兩款,當然拿出來你可能沒聽過——」阿Man 邊說邊拿出他家的珍品來讓我開眼界,「一個是《佐賀偶像是傳奇》,一個是《食用系少女》,每一個都有其原作,例如遊戲呀、又或者動畫。」阿Man 介紹這兩款粉絲向的桌遊如數家珍,就好像欣賞完動畫的小朋友會想去樂園,回味經典電影的影迷會奔向影城,桌遊成為了其中一項可以讓受眾更親近愛好作品的文創產品,並且是以能與同好互動體驗的形式。

我是因為 阿Man 組織桌遊活動才認識他的,相較於其他人,他更積極組織線下活動,是甚麼原因驅使他如此進取呢?「因為我鍾意認識不同的人。現在認識新朋友,主要都是通過桌遊——之前嘗試過在職場拉同事玩桌遊,即便當時成事,後來也難持續;可能因為工作上有限制……所以我覺得用桌遊作為一開始的連線,一來有機會找到同好,二來能多學點與人溝通的方法。」談到澳門的桌遊氣氛,阿Man 認為:「只要有一個人帶動到,即係所謂的『Call 馬』,其實都可以有個好好的體驗;當然亦有玩家表示:澳門好難找人玩桌遊啊。總的來說,現在有人帶動、有人參與,氣氛是正常的——但是屬於小眾。」阿Man 介紹了他的經驗並且總結了組織桌遊活動的要事:想要與人溝通,並且樂於「Call 馬」,你也可以成為一個活潑的桌遊組織者。

至於有趣的經驗,阿Man 則分享了:「例如有些人好重視勝負,在玩桌遊的過程之中,就可能會失言:『玩快啲啦、快啲啦……』即係沒耐性——例如我囉。大概四個月前就曾經『爆』過一次,但我們還是會繼續聯絡、繼續玩。我不會好重視這些壞的回憶,抱學以致用的心態,畢竟這個世界有各式的人,體諒、接觸、包容……經驗就是這些。」桌遊是娛樂,桌遊是學習歷程,桌遊是修行;桌遊可以好玩,但不是默認好玩,因為玩家都有各自的軟肋,有人大大咧咧不喜歡記憶類型、有人步步為營不擅長反應遊戲、有人直來直往不享受策略計算……

但有時陷於困境,反而能修養自己的脾氣。

桌遊品類繁多,各是人生某個面向的濃縮,以萬全的態度投入遊戲,即是最好的生涯預演。

分享
上一篇文章守望相助 鄰里情濃
下一篇文章花之變色龍,繡球花從情人間的禁忌化身為現代婚禮的寵兒
曾任職閱讀推廣員,與孩子共讀超過一百本繪本。先後畢業於澳門大學(獲學士學位)和臺北藝術大學(獲藝術碩士學位),喜歡閱讀,熱愛桌遊!近年創作繪本《蝴蝶谷》,劇本《時先生與他的情人》獲得2018年多倫多劇評人大奬評為「最佳年度新音樂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