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是我家 齊來清潔她

“澳門是我家  齊來清潔她” 這口號我們都耳熟能詳,記得多年前看報紙澳門曾被評選為亞洲第二清潔的國家/地區,僅次日本,當然,在我們心目中的澳門與這 “第二清潔” 的美譽肯定有所落差。不過,若跟十年前比較,澳門的市容不容置疑是較過往整潔,以往那些總是被 “打開蓋,周圍都有食物殘渣” 的腳踏式大型垃圾桶已逐漸被取替,普遍居民也養成了不隨便在街上丟垃圾的意識 (雖然仍見到不少司機大佬突然開窗 “暗箭亂飛” ),不過,在澳門已一躍成為 “國際” 旅遊城市;居住人口持續增長之際,澳門的清潔是否單單換了垃圾桶,大家不隨便丟垃圾便已足夠。

 

最近鄰埠香港就因為堆填區擴建的問題引起了一輪熱議,因應使用中的三個堆填區快將在2019年或以前逐一爆滿,政府原計劃對它們進行擴建,由於民間和區議會的強烈反對,政府最終放撤回將軍澳堆填區的撥款申請;而屯門和打鼓嶺堆填區的撥款申請也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中止相關辯論的動議而 “泡湯” 了,也就是說,未來幾年香港有機會面臨“垃圾圍城”危機。正當我們一直隔岸觀火之際,殊不知我們馬交其實都 “唔好得幾多”。

 

我們現時的生活垃圾是以焚化處理,而當年 (上世紀90年代) 澳門垃圾焚化爐建成時更是亞太地區的楷模,其設備全為德國製造,每日能處理300噸垃圾,並由於採用 “半濕式煙道氣系統”,廢氣清除率達95%,灰爐清除效率達99.89%,廢氣排放達歐盟的標準,並能在垃圾處理過程中產生的熱能用於發電,可見其是澳葡政府回歸前少數其中一個值得稱許的公共工程。而當新廠房於2008年投入使用後,澳門處理垃圾焚化的能力也倍增。

 

雖然生活垃圾澳門仍能勉強處理好,但隨着2002年賭權開放後的賭場、酒店、住宅、基建等遍地開花後,澳門每年產生的建築廢料以倍數地上升,2002年的建築廢料不足25萬立方米,上升至2007年的頂峰312萬,增幅11倍,縱使這幾年建築業的 “火紅” 有所降溫,但2012年的建築廢料仍達242萬立方米,較2002年增長近9倍。事實上,為應對處理建築廢料,澳門的堆填區已開了一個又一個,也一個又一個因為“填滿”了而關閉,2001年關閉石排灣堆填區;後來設立了三個只接受建築廢料的臨時堆填區(兩個在氹仔西南部排角路旁和一個在九澳聖母馬路旁),最終於2006年3月啟用位於機場南面偉龍馬路旁的堆填區。

 

資料來源:統計暨普查局

 

可惜的是,運作不足8年,這個在地圖上看來已是很大的堆填區今年內將會填滿了,雖然建築廢料堆填區內的廢料應屬瓦礫、混凝土塊、軟土、海泥及熔渣等的惰性固體廢棄物,可作填海之用,但澳門仍有多少面積的海可作堆填?之前政府公佈的新城填海計劃將為澳門增加4平方公里的面積,當這4平方公里完成後,澳門僅有可填的海或許就是把澳門半島與氹仔連結起來吧!海洋也是我們澳門人的共同資產,難道也要伴隨山體般從我們跟前溜走?又或要把路環僅有的綠地變成廢料崗?且不能忽略垃圾焚化爐的容量也終有飽和的一天,何處覓地增建又是費煞思量的難題。

 

當然,有聲音表示可透過區域合作把廢料 “送出去”,但廢料的本質就是不受歡迎的東西,可有哪個城市願意欣然接受?澳門又是否 “有錢便能話事”?且仍未考慮縱使有 “好心城市” 接收 (固然是以金錢交換),當中如何“長途跋涉”把廢料送出家門?

 

不容置疑,“源頭減廢” 是先進國家/地區處理垃圾廢物的對策手段。現時澳門的堆填區是不用收費的,所以傾倒建築廢料的成本不高,也曾見不少新入伙單位的主人因為不喜歡發展商的廚廁裝修就全部拆掉拿去堆填,發展商也不會設想任何的方法減少建築廢料的產生,反正 “眼不見為乾淨”。

 

另一方面,自1999年底民政總署在街上設立了不少分類回收桶,家居資源垃圾分類回收計劃也於2005年底起展開,部分大廈設有資源回收桶。事實上,分類回收的垃圾數量確是有倍數的升幅,2002年紙類和塑膠類的回收量分別為54和3公噸,鋁罐則接近1萬個,2008年則上升至281公噸 (紙)、39公噸 (塑膠)和23公噸 (金屬),但這僅佔總體生活垃圾量的0.2%。及至2012年,三類垃圾的回收量上升至585公噸,但佔18多萬公噸生活垃圾的比例也僅僅微升至0.3%,廢物回收在澳門的進程始終是步履蹣跚。

 

或許大家在大廈的公共走廊或垃圾房曾見過分類回收桶的蹤影,但又有多少人能切實把家居的垃圾分為4類(紙、塑膠、金屬和其他)再作丟棄?且每一座大廈每一層的公共空間也能放置分類回收桶?相信除了空間外,能否刺激大眾參與相信是增加垃圾回收比例的重點。現時環保局正推行 “減廢回收攞滿Fun” 計劃 (http://www.dspa.gov.mo/ecofunweb/tc/index.aspx),把 “儲夠” 一定數量的回收物品拿去收集點,就可以獲得積分換取超市禮券。不過看來大部分讀者都未曾成功換領超市禮券,因為回收站的開放時間一星期只有一天,時間也往往只有兩至三小時,錯失了便要把回收物繼續放在家中一週了!

 

所以,不管是建築廢料又或家居垃圾,用者自付這概念也就應運而生,而不論台灣、韓國又或香港,其透過垃圾徵費和其他配套政策措施的落實也使得垃圾回收的比例有所提高 (已達4成至6成),平均每人每日產生的垃圾量也有所減少。當然,徵費不是靈丹妙藥,因其應視作是推動源頭減廢的一個手段,最緊要還是大家 “心甘命抵” 減少製造廢物,而且在澳門現今政府庫房水浸的日子,任何開徵新收費的建議相信也不易實行,但正如本期主題故事所認為,“小事兩面睇”,只要大家多做一步又或三思而消費,這樣,澳門是我家的清潔不單是表面的處理,垃圾不僅是 “眼不見為乾淨”,讓它 “永不超生”、 “不復存在” 才是我們的終極目標。

 

分享
上一篇文章睇我唔到,睇我唔到
下一篇文章小事兩面睇 ── 澳門免廢生活協會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