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婦女照顧責任重大

上月在此欄目,我們分享了世界各地的婦女,因為家庭崗位限制,往往更容易陷入貧窮。澳門是亞洲中富裕的城市,近年澳門的兩性平等有所進步,然而婦女面對家庭責任,仍然困難重重。還有半個月就是國際婦女節,我們借此機會,關心為支撐家庭以至社會,在默默耕耘的婦女。

Oxfam_za mag (2)
近年澳門的兩性平等有所進步,然而婦女面對家庭責任,仍然重重困難。

樂施會早前發表題為《Time to Care》(直面照料時代)的報告,指出婦女承擔了全球逾四分三的無償照顧工作,全球婦女每天共花125億小時在無償照顧工作上。在澳門,情況也類似,據《澳門婦女現況報告2017》,在家庭層面,婦女擔當無酬家務工作的情況亦比男性更普遍,情況亦有上升趨勢。例如,照顧家中特別需要被照顧的家庭成員(包括:12 歲或以下兒童及長期病患者等)主要由婦女負責,比率由2012年的62.5%,上升至2017年的75.6%,而由配偶、父母及家傭主負責照顧的比率分別在兩成左右。

報告指出澳門婦女中,有五成五是家庭開支的負責者,比率高於其他家庭成員。此外,八成婦女表示需要承擔家務工作,平均每日花2.3小時做家務。她們都認同完善的社會服務對減輕婦女負擔至關重要,先後次序為「長者照顧服務」(32.3%)、「托兒服務」(26.1%)及「住屋服務」(9.1%),其中「長者照顧服務」是多年來婦女認為最應為家庭提供的服務。

Oxfam_za mag (1)
在澳門八成婦女需要承擔家務工作。

在經濟層面,澳門女性的收入中位數,於2016年為14,000澳門元,比男性少1,700元。若我們再細看基層工人的情況,非技術女性工人收入中位數(4,600澳門元)更比男性少近一半(9,000澳門元);2019年第四季,澳門女性的勞動力參與率為66.4%,男性為74.6%,女性的勞動力參與率明顯較男性低,主因正是婦女需要照顧家庭。

在2019年第四季就業人口中,有72,500萬名非技術工人,女性佔大多數,有49,000人。正因較多非技術勞工為女性,最低工資對保障婦女生計尤為重要。目前澳門最低工資時薪為32元,月薪為6,656元。現時最低工資水平,明顯低於發達地區。

與此同時,在澳門承擔照顧工作的還有一群來自外地的家庭傭工。現時全球有三分之二的有薪照顧工作由女性擔任,包括:保姆、家庭傭工、家務助理等,雖然她們付出大量的體力和心力,但換來的卻是低薪、欠缺勞工保障,甚至沒有固定工時的待遇。2019年12月底,澳門有19.7萬外勞,當中有3萬為家庭傭工。

樂施行動組以行動為到澳門工作的外傭姐姐送暖。
樂施行動組以行動為到澳門工作的外傭姐姐送暖。

不論是無償承擔家務的家中照顧者,還是離鄉背井到澳門的外籍傭工,她們所承擔的照顧工作,均是家庭以至社會運作的基礎。樂施會認為要改善基層照顧者的處境,要由4個R出發:首先是 Recognize(認同價值),儘管照顧者不一定是受薪,他們的付出對社會依然深具效益,我們必須認同她們的勞工價值,感謝她們的付出;其次是 Reduce(減輕),減輕照顧者的工作量──政府應完善社會服務,如托兒和安老等,以減輕基層婦女的負擔;再者為 Redistribute(職責再分配),照顧不單是婦女的責任,男性應該分擔,政府及企業也有其責任,應推出更多家庭崗位友善的措施;最後為 Represent(代表發聲),當局在制訂相關政策和服務時,應徵詢照顧者及相關弱勢群體的意見。

樂施會期待澳門社會兩性平等日趨進步的同時,對照顧者的支援能增加,讓更多的婦女,可以突破家庭崗位的限制,發揮自己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