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沌

《太初》【渾沌】

 

事實上,現代人的心靈相較於遠古時代是愈加地退化的,我們享受高科技帶來的大眾化、便利化與物質化生活的同時,我們所祭獻出的竟是寶貴無比的心靈。我們正快速地失去心靈的奧秘、深邃,及渾沌,在這原本浩瀚無涯,容納遠古人類心靈神秘與智慧寶藏的空間,現在只容得下用電腦按鍵搜尋的平面資料。現代科技使人更無法過與眾不同的人生,透過網路連結,符合主流商業利益的大眾文化迅速結合,大部分人的心靈貧乏至極,屈從在電視、電腦、電影提供的影像內容裡。唯有極少數的人勇於背離社會主流文化價值,聆聽並服從自己的內在心靈,他們是有風骨的藝術家、能鑑古知來的宗教家、敢做大夢(發自大我的夢)的築夢行動者。

 

A. Stevens在《大夢兩千天》中指出人類的個我意識逐漸與大我(該書譯為「本我」,self)的分裂,他以「墮落」 一詞說明人類由最原初時自我存在於大我之中,之後隨着狩獵採集的生活進入農耕生活,人類原來幾千年來與時間無涉的從容生活型態消失,隨着農耕而來的愈來愈分明的時間意識,那時仍是四時循環、繞圈子的時間,再進入到工業時代的直線進行的時間,自我逐漸從大我分化出去,人類由原始思維進入現代思維。在原始思維中,人類居於宇宙秩序的中央地位,過着密切參與大自然的生活,懷着有節奏的、循環的時間概念,以靈魂的世界為主要的真實,相信神話和儀式對身心健康活力是必要的;在現代思維中,人類是宇宙的邊緣,與大自然的關係是分離而不帶感情的,時間是直線進行,真實是存於物質世界中,神話與儀式與現代生活需求沒有關係。

 

我們可由莊子的神話領悟榮格所談的自我與大我的分裂。《莊子·應帝王》:「南海之帝為儵,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下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渾沌為何被鑿了七竅(雙眼、雙耳、雙鼻孔、嘴)就死了呢?凡人讀這篇寓言,不免心懷感傷,渾沌死於被期待如人類一般的對待。此寓言如同預言般地反映現今人類對待宇宙萬物自然的行為,讓宇宙陷入空前危機。

 

渾沌隱喻着遠古太初,那開天闢地以來最原始狀態,最質樸純真又充滿善意的天地萬物。人類具有七竅,及聰明機巧之智,即是榮格所指的意識自我,因以一己之見度量渾沌之需,雖出於善意要回報渾沌,卻反置之於死地,「渾沌」如榮格所指的 「大我」 ,既是每人內在的兩百萬歲的老人─人類古老的智慧;也是許多文化中「神性」的象徵,如各宗教的神聖物或偉大的史賓人物─耶穌、穆罕默德、佛陀等;是全部心靈的整體;是希臘人稱為人類內在的「精靈」(daimon);是羅馬人認為人生而具有的「守護神」(genius);是納斯卡皮(Naskapi)印地安人認為居住人心中的高靈等。

 

 

 

 

《太極》【二儀】

 

《太極》【反二儀】

 

《天路》系列之【泰卦 鳳舞九天】

       《天路》系列之【解卦 西客】

《雲門》【曌】

《共和》【伏羲五岳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