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西多士──茶餐廳的不敗皇者

Photo by crystalsjo on Unsplash
Photo by crystalsjo on Unsplash

疫情不退,天天在家工作,望着窗外蔚蔚藍天,春日的暖陽灑滿大街,路上不見行人或汽車,只有藍天、白雲、樹影。屈指一算,我已多月未曾外出用膳,問我可有掛念坊間美食,這倒有不少。

已是上班族的我,天天被工作追著跑,因此每個周末都顯得極為珍貴,我早已將茶餐廳的港式早餐視為comfort food,每個周末一定要吃過一次才安心。港式早餐有很多選擇,沙嗲牛肉麵刺激霸道,雪菜肉絲米溫潤暖心,炸菜肉絲米香口惹味,五香肉丁麵飽肚實在,以上皆好,但仍不及火腿彷鮑魚絲通粉得我心。我最喜歡將大量白胡椒粉撒在通粉上,吃時每口都是彷鮑魚的甜味,火腿獨有的鹹香,通粉爽滑彈牙,加上久久不散的辛辣胡椒香,一切都叫我如此稱心滿意,為我疲乏的心靈補回一點點生命力。

Photo by Rainier Ridao on Unsplash
Photo by Rainier Ridao on Unsplash

除了港式早餐,其實茶餐廳的美食更是多不勝數,其中的不敗皇者必定要數西多士。西多士說穿了就是將麵包沾上蛋液,以細火用牛油慢煎,當兩面煎成金黃色時就可以上碟,吃之前抹上牛油,再淋上蜜糖或楓糖漿,一道熱騰騰、甜滋滋又高卡路里的早餐或小食就完成了。在我而言,西多士可說是任何時間都合適。

當然,歐洲那邊的西多士或自家製的西多士,跟茶餐廳的出品絕不能相比。首先,茶餐廳的港式西多士是用炸的,而且必須要用上兩片白麵包,中間夾著厚厚的花生醬,雖然我個人不太喜歡花生醬,但都不得不承認這樣做味道確實很好;其次是放在西多士上的牛油,厚厚一團,別理甚麼高卡高脂問題,先將那一陀牛油平均地抹在整塊西多士上,連旁邊也別放過,總之就是要油光四射才滿足;接著是經典中的經典,晶瑩剔透的濃厚楓糖漿,不是蜜糖,只是普通得不得了的糖漿,但港式西多士就是要配上這種金黃色的汁液,才算是庶民的B級完美美食。

我喜歡加上過量的糖漿,過量的程度最好是刀子劃下去時,糖漿會像瀑布般傾流而出,然後沿著切口流到碟底,西多士要切成正正方方九等份,吃時還要用叉子將西多士再沾一次糖漿,看著糖漿緩緩滴下才感心滿意足。有一陣子我還會配上冰凍的檸檬可樂,可謂血糖兼血脂大爆發的時期,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大概是糖上癮吧,否則這種甜度實在是難以下嚥。

Photo by Yeh Xintong on Unsplash
Photo by Yeh Xintong on Unsplash

最近疫情嚴重,大家鮮有機會外出用膳,而西多士又必須現炸即食才好,所以我從沒想過要外帶回家。今日突然心血來潮,於是就弄了一份西多士來當早餐。家人吃的都是花生醬夾心,而我呢,就改放一片芝士,而蛋液則添加了少許薑黃、蒜粉跟紅糖。麵包每面都蘸上足夠份量的蛋液,就連邊皮的位置都不能忽視,煎鍋上加入少許橄欖油,以小心慢慢煎香,上桌後抹上少許牛油,淋上蜜糖,再將西多士切成九等份,然後將其中一份放到口中,西多士跟芝士在口中溶化,鹹甜交集,雖不能跟茶餐廳的出品相比,但這已經是一種久違的放鬆自在感覺。

自家製西多士雖然不及茶餐廳出品般香口,但仍然香氣四溢。(作者攝)
自家製西多士雖然不及茶餐廳出品般香口,但仍然香氣四溢。(作者攝)
西多士平均切成九份,每份都夾著厚厚的花生醬,香濃無比。(作者攝)
西多士平均切成九份,每份都夾著厚厚的花生醬,香濃無比。(作者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