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變幻時 —— 專訪《Blue》多媒體舞蹈劇場創作團隊

適逢英姿舞園今年成立20週年,並已先後於今年舉行了各種類型的表演及工作坊,2018年很快便來到尾聲,英姿舞園將於12月28日為觀眾帶來她們今年的壓軸演出《Blue》多媒體舞蹈劇場。《Blue》由英姿舞園導師及團員攜手呈獻,並特邀本澳活躍劇團之導演及編劇、表演者及設計師等聯手打造,揉合舞蹈、戲劇、原創音樂、多媒體影像及本澳歷史材料,透過舞蹈書寫一個個關於海洋與我城的故事,折射不同時期的濠鏡印象。今次ZA誌邀請到《Blue》的藝術總監兼英姿舞園團長郭英姿 (Lilian) ,導演陳嘉宜 (Joanna),導演兼編劇霍嘉珩 (Perry),製作人及編舞劉楚華 (Chloe),以及編舞吳慧珊 (Rosita)為讀者介紹下《Blue》的創作過程及意念。

 

Blue》是如何的誕生?

Chloe 介紹《Blue》的創作意念時,表示由於今年英姿舞園踏入20週年,回顧這二十年,正正就是澳門舞蹈界快速發展的時期,而英姿舞園一直都希望在這個階段創作一套以澳門本土歷史環境為素材的原創作品。在2017年,英姿舞園和夢劇社於「遺城詩路」中首次合作,那次合作擦出了很多火花。由於那時夢劇社為了製作「遺城詩路」而對澳門歷史做了大量資料搜集,並將資料融入到創作之中,很多參與演出的舞者以及觀眾都表示很喜歡這種滲入澳門歷史素材的創作,尤其從中瞭解到更多我們的城市,最終促成了《Blue》的誕生。Chloe 表示:「《Blue》是百分百本地創作,除了表演者全部都是本地舞者外,連同製作團隊都是澳門人, 他們於我城土生土長的感受和轉化,才是此劇的生命力所在!」

 

由舞蹈訴說澳門的故事

《Blue》照字面翻譯是藍色,藍色你會聯想到甚麼?Chloe 解釋舞劇的名稱《Blue》具有海洋的意思,它帶點迷矇、又帶點憂傷,但是澳門的海洋是不是只有藍色的呢?正如歷史又是不是只有書本上的那些呢?Chloe回想當初與Perry及Joanna討論及書寫文本之際,回顧英姿舞園過去數年的作品,無獨有偶,大多都不約而同地圍繞同一主題:海洋。最後,決定今次希望以海洋為脈絡去挖掘,帶大家由過去走到現在,透過舞劇去認識不同時代的澳門。由於《Blue》只有一位特邀演員楊彬 (Ben),而這位演員亦只會有少量對白,對於整個舞劇要橫跨四個時代,當中的故事走向和氛圍,便要依重舞者透過肢體語言去表達,當中確實有很大的難度,舞者除了要突破日常表演的習慣外,創作團隊還需要在故事編排的過程中不斷進行嘗試和實驗,對於舞者、編舞、編劇和導演都是一個很大的跨越 。

導演兼編劇霍嘉珩
導演兼編劇霍嘉珩

導演兼編劇 Perry 表示《Blue》是用海洋的角度去看澳門這個城市,故事會以一位歷史學家書寫澳門歷史為主軸,帶觀眾橫跨澳門的四個時代。第一章「濠鏡」,海水是最純綷的顏色,回到當時還是小漁村的澳門,那是澳門最純樸的時代,當時西方畫家錢納利在澳門居住,由他的畫作當中,可以看到在西方人眼中,那個時代的澳門是一個遠離煩囂的避世地。第二章「揚帆」,海水變成了黑色,澳門進入最崩壞的時代,由於當時澳門對外貿易衰落,苦力貿易(俗稱賣豬仔)在澳門興起,那是澳門歷史黑暗的一頁,即使這樣,賣豬仔文化內亦隱含了很多人與人之間互相幫忙的故事,展現出人性的光輝。雖然澳門曾經有過這段黑暗時代,但我們也需要接受和正視這段歷史。第三章「融合」,海水變成金黃色,踏入20世紀70至80年代,澳門進入一個黃金時代,這時澳門手工業發達,經濟興旺,那個時代有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有新移民和海外歸僑,這時代的人們靠自己的努力換取安居樂業,這是一個開心及難以被遺忘的年代。第四章「漂走的年代」,澳門賭權開放,經濟高速發展,海洋被周圍的霓虹燈照得泛起五光十色,歷史學家回到現在卻找不到可以書寫的歷史,因為人們都在這個繁華時代迷失了。Perry 補充,每個章節都會有相應的多媒體影像作為背景,第一章是畫作,第二章用文字,第三章使用澳門的舊相片,第四章則是用光影,觀眾不妨多加留意。

 

舞蹈與戲劇結合所擦出的力量

提到排練的過程,導演Joanna 很開心在舞劇創作過程中,「很多時候都是和舞者一齊創作思考的,舞者本身來自各行各業,各有不同的背景,在創作過程中互相認識,並表達對澳門的認識和看法。」Chloe笑說在排練第三章時,發生了一件趣事,「在未開始排練時,大家很順理成章地想像那個時代的澳門通常就是那幾個主要行業,但在和舞者討論過程中,估不到參演那章的13個舞者當中,回溯他們的上一代,就已經包含了11個不同行業,例如補鞋、賣糖水、為外貿外銷公仔上色、醫院護士、甚至在酒店餐廳兼職吹saxophone等等,有些舞者也因為這次表演回家後主動了解自己上一代的歷史,從而更認識自己上一代的經歷以及自己成長的地方。」

Joanna 說今次排這個舞劇和以往的創作很不同,因為舞者是身體先行,而演員則是以思考先行,所以在排練過程中設計了很多不同的練習給舞者,她發現舞者對於肢體上的想像空間很廣闊,可以用身體表達很多不同的語言。Perry深表認同,他說其實劇本一直都在修改中,因為在編排的過程中,慢慢發現舞者可以用肢體語言去表達不同的氛圍及情感,因此刪減了不必要的對白。

之前也有提過,今次舞劇只有一位演員且只有少量的對白,編舞又如何為這次舞劇編寫肢體語言上的對白呢? 負責第一章編舞的 Rosita 說:「我本身是跳中國舞,而中國舞的形態比較優雅,一開始的時候,導演就跟我說編舞不能太偏重中國舞的元素,因為這會跟其後的三章不一致,而在編舞時還要考慮到故事和情感的表達,當中確實有一定的難度!」所以 Rosita 在過程中打破了固有的做法,編舞不能太過着重於美感,有時為了表達角色及貼近生活,需要加入一些形態不一定十分優美的動作,當中需要和舞者保持溝通,例如海水是很抽象的形態,要舞者用肢體語言去表達海水不同的狀態確實是一個挑戰。

Joanna 說在排練過程中,他們會根據舞者不同的性格和能力去而逐一因材施教。由於這次表演和他們之前的表演很不同,不是只跳出節奏和舞步便可,還需要和其他人聯繫互動,才能做到整體的感覺。因此,他們設計了很多不同的練習讓到舞者可以透過舞蹈去發揮情感,在排練的過程中不斷嘗試和調整,「對一些年輕舞者來說,是具有一定的難度,因為他們未必十分了解澳門的歷史,每個人都需要有自己的演繹,其實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突破,但大家一起找方法解決,過程中需要不斷溝通,慢慢和舞者建立信任,令他們放低包袱,雖然不容易,但回想整個合作過程是十分愉快和開心的。」

英姿舞園團長 Lilian 說她一直以來都很想創作關於澳門的題材,覺得這是本地舞團的使命,但是無從入手,後來 Chloe 提議和夢劇社合作,因此就放手讓他們去做,後來發現大家做出來的效果很好,有很多不同的東西呈現了出來,初時還會擔心參與得太少,「但發現原來放手會有很多意外的驚喜!」今次《Blue》對於舞者的挑戰是除了舞蹈外,還需要透過舞蹈去演繹故事及情感。說實在,不少舞者都未曾經歷那些年代,今次表演也和英姿舞園過往的表演方式很不同,因此,對於舞者和舞園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創作團隊大合照
創作團隊大合照
創作團隊及表演者大合照
創作團隊及表演者大合照

由古至今,澳門這個純樸的小漁村,曾經崩壞,亦曾經百業興旺,現在看似是澳門最美好的時代,卻讓人們漸漸迷失於表象之中,但無論這個城市經歷過甚麼,這都是我們長大和生活的城市,我們未必能改變時代的變遷,但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守護這個城市,就好似《Blue》多媒體舞蹈劇場中的創作團隊及表演者一樣,不斷努力和跨越自己,務求將最好的作品呈現給觀眾。

 

【詳情】
日期:2018年12月28日(五)
時間:晚上8時
地點:文化中心綜合劇院
售票地點:於澳門售票網(廣星)門市及網上訂購
訂購網址:http://www.macauticket.com/TicketWeb/ProgramInfo.aspx?proCode=P-002526

【查詢及聯絡】
Facebook: 澳門英姿舞園 Macau Ieng Chi Dance Association
WeChat:澳門英姿舞園
電郵:iengchidance@gmail.com

採訪:伯頓、Cofuney
撰文:Cofuney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其相片攝影及設計:Morris Vong, Energy Lam, Shadow Fong)

分享
上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下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 EX05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