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式凍奶茶—無法複製的泰國之魂

Photo by Jony Ariadi on Unsplash
Photo by Jony Ariadi on Unsplash

泰國有一種味道非常獨特,只要嚐過一次就會叫人難以忘懷,而且這種味道看似簡單卻難以複製,你必須親到泰國才能再次體會那滋味——正宗的泰式凍奶茶。

正如前幾篇所言,我的確是個咖啡迷,對奶茶只感不痛不癢,亦不太喜歡凍飲,但卻偏偏對這杯滿是碎冰,閃耀着橘黃色的凍奶茶出奇地情有獨鍾。這種飲料看似簡單,但我在香港卻從未成功尋回這份滋味,不論是各大泰國餐廳,還是九龍城的泰國小店,就算菜式能做得正宗,但奶茶還是不對味;所以我每次到訪泰國,甫落機就要立即四處訪尋她的蹤影,好治治這個相思之苦。

這次旅程的伙伴同樣是個泰式凍奶茶痴,她比我小幾歲,比我更富活力、更愛美食、更喜惡分明,跟她出遊總是非常舒心暢爽,毋須半分思量考度。我們到酒店放下行李後就連跑帶跳到附近的火鍋連鎖店點了一桌蔬菜荳品,再外加兩杯凍奶茶。由於當時實在太餓,食物的滋味已經淡然遠去,倒是那杯奶茶卻叫人喜出望外;茶濃味香、甜滑不膩、奶香十足。

之後數天,我們繼續以每天一啡一茶的節奏作為日程的間隔,再外加一杯檸檬特飲消消膩。我們走遍不少新地標,嚐盡各式美食,來到旅程尾聲,雖然我們的肚子已經灌滿了咖啡奶茶、冬蔭公湯和各式甜品,但我們的凍奶茶癮還未消。

Photo by yuzkiwww on Unsplash
Photo by yuzkiwww on Unsplash

距離機場接駁車來到前還有一小時,我們就到酒店附近的小街閒逛,不消一刻就遇上一輛停在馬路旁專賣飲料的車仔檔。那是在曼谷街頭隨處可見的車仔檔,電動三輪車的後方是開房式小廚房,上面放著大量瓶瓶罐罐,常見當地人光顧,但我們鮮有惠顧,因為那些小檔口的衛生情況總是不太理想;但這次有點不同,那輪車子的檔主是一位光潔清新的少女,長髮利落地用橡皮圈緊緊束成馬尾,小檔口的整潔度更是少見的No.1。我們決定點一杯凍奶茶嚐嚐,看能否為我們帶來一點驚喜,而她就為我們揭開泰式凍奶茶好喝而不易被複製之謎。

一字寄之曰:甜。

她先從保鮮盒取出兩湯匙紅茶置於塑膠量杯中,然後撞入大滾水猛力撥攪,茶底就成了,之後再快速伴入兩湯匙奶粉、兩湯匙砂糖,以及毫不留手最少五十毫升煉奶;她再次大力翻攪直至所有材料混為一體,然後倒進裝滿冰塊的大膠杯中,熱燙濃稠的奶茶跟滿杯的冰塊撞出一杯濃淡得宜的奶茶,最後她再細心地加上兩圈淡奶,合上蓋子,一杯誘人的正宗泰式凍奶茶就完成了。

當橘黃色的奶茶呼嚕呼嚕滑過喉頭時,我跟朋友互望了一下,彼此知道這趟旅程總算在最後一刻找到最完美的凍奶茶,一陣幸福的會心微笑即時劃於彼此臉上,這可算是整趟旅程最幸福的瞬間。

眼神能替代千言萬語,但只限心神早已交融的好友。我很感激在這個人面難真的社會,仍能保有一份單純的情誼,當中沒有猜度、考量、計算,只有真切的關愛和不問回報的付出。我對上一次的曼谷之旅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人事變遷,自問活力不再,這次旅程我更深怕會成為別人的負累。每當我回到酒店休息時都會不禁猜想,倘若她能夠跟一位年齡相近的朋友同行或許更稱心盡興,這亦可能是一眾長輩跟子女同遊時的一點心聲。

對的人,在對的時間,在對的地方,點上對的飲料,兩個志趣相投的伙伴,遇上街邊一個潔淨小檔口,點上最地道而出色的飲料,在當天最炎熱的時刻將飲品送到手,在回港前最後一刻遇上,為旅程劃上一個完滿的句號,天地人之合應當算這種。

Photo by jarvisphoto on Unsplash
Photo by jarvisphoto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