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如果你說你是自由工作者,可能不少人會投以奇異目光覺得你生活很不穩定,沒有正職,很 “hea”,但今時今日如說做freelance,則不少人可能會投以艷羨目光認為工作很自在,沒有老闆沒有條條框框的束縛,那真的 “下海” 後又是如何?ZA誌今期訪問了3位80和90後,他們各從事不同範疇的工作,聽完他們的話再看看是否 “下海” 吧?

 

旦:90後,全職從事司儀工作,兼職電台DJ。

嘉禧:90後,主力售賣自家製蛋糕和糕點,兼職活動司儀。

Blogger 投資達人 (澳門),簡稱 “達人”:80後,全職金融投資者。

 

旦:早已註定入這行?

Giselle

有些人可以說 “細細個” 便已決定他們是 “食這行飯”,旦回憶說她第一次做司儀是在小學四年級為學校擔任才藝週主持的工作,“才藝週亦即是當年學校的歌唱比賽,在介紹完參賽者出場之後,才突然收到通知說技術出現故障播不了音樂,就在連老師也顯得慌忙失措之際,不知哪來的勇氣我衝了出舞台,告知所有師生因為音響故障請各位稍等一會。” 就這樣,她的 “第一次” 是這麼的驚險和難忘,更讓她在其後幾天不斷反思能否有甚麼地方做得更好。

發生這件事後過了不久,副校長有天找旦 “傾計”,本以為是否自己做錯了甚麼受責備之際,原來副校長盛讚她很勇敢,自此,學校的所有大小活動,旦也是 “指定” 的司儀之一。

旦是一家五口的么女,有一個哥哥和姐姐,比她大7歲和6歲,“我和哥哥姐姐也很外向,他們也很錫我,媽媽是全職主婦,而爸爸每週再忙也帶我們外出玩”。就是這樣典型的幸福家庭,加上在中學時期擔任過學生會副會長以及參加很多課外社團活動,便塑造了她由小至大不怕生敢 “講野” 和 “大膽” 的性格。

大學旦選修了旅遊學院的會展專業,因她想修讀跟 “司儀” 工作也有相關係的學科。“我希望透過這專業了解辦一整個活動的流程,台前幕後的運作,因為辦活動和做司儀是相互配合的,我在幕前便可以盡情發揮所長。”

雖然旦從小到大都一直在舞台上擔任司儀,但她認為始終不足夠,想可以再進一步了解真正社會中的司儀界,因此大一的時候她便參加了由工聯青年中心舉辦的 “潛能盡顯—全能M.C.大賽” 系列活動,可以說讓她盡展潛能,一直 “殺入決賽”。而透過參加一系列的培訓,讓她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而更重要的是,這成為了日後參加由TDM舉辦的真人SHOW節目《闖關》─電視節目主持大激鬥的契機。“因為在MC賽認識了一班好朋友,所以後來剛好遇上機會便一起去參加《闖關》這個比賽,沒想到因此而見識了更專業更不一樣的舞台,接觸到不同媒體的幕後操作,是難忘的寶貴經驗。” 旦娓娓道來她的比賽經歷。

 

旦看似 “順風順水” 晉身入決賽,但原來過程中她曾被評判批評說是 “扮做主持”!“我一直也不斷地思考這個評語,但那時候還想不明白,直到後來在決賽當晚因為太重視比賽的標準和規則,反而缺失了真正投入做節目的那份真摯,當下實在太過緊張,但同時因為終於找到了答案,如釋重負,也因此在被評判高志森點評時我忍不住在鏡頭面前哭呢!” 正正因為這次比賽的經驗讓她重新領悟到 “主持人” 真正的定位和角色,造就了她日後在舞台上的主持風格,致力在不同場合運用各種角色融入其中,並立志要成為專業的兩文三語司儀。就這樣,當大家畢業仍在躊躇如何挑選或尋找工作之際,她已確定要做 “全職司儀”。

 

image1嘉禧:骨子裡就是喜歡自由工作?

嘉禧的情況與旦也有一點相似,他是家裡的小兒子,有一位姐姐,憑着俊朗的面孔和不怕 “生保” 的性格,15歲的時候他便擔任亞洲室內運動會的公關,中學畢業後便到澳洲升學修讀Marketing。

一般人到外國留學也因為當地物價較高而選擇自家煮食,嘉禧說他的廚藝和對入廚的興趣也是由當時開始。雖然曾從事多份的兼職工作,但全都跟 “整蛋糕” 沒有太大的關係。反而是在讀書的最後一年,他回來澳門休假時參加了上文提及旦也曾參加的 “全能M.C.大賽”,並獲得第二名,讓他開始投入了兼職做主持的行列,也有參與一些廣告或電視節目的角色,但與旦不同,畢業後他並沒有立刻從事全職主持的工作,而是 “正路” 地找一份辦公室的文職工作。

雖然他修讀的是marketing,可是因為marketing的工作性質很多時週六日也必須上班,假期也十分有限,基本不能繼續剛起步的司儀工作,更重要的是,其實骨子裡嘉禧計劃給自己1-2年的時間做一般的白領工作,其後便創業或做自由工作者。最終他找到一份博企人事部的朝九晚六工作。

 

在偶然的機會他看到朋友一個活動的宣傳字句:“工作的態度影響你職場的高度”,或許因為這工作始終不是他 “那杯茶”,雖然努力做好但他知道自己在這方面的 “高度” 有限,在閒時嘉禧開始鑽研製作蛋糕。他有感市面上的蛋糕以有cream的居多,自己反而偏愛相對較簡單平實,味道淡一點的蛋糕,“為何不可以自製一些自己喜愛的款式?” 結合在marketing學到的知識,讓他決定從戚風蛋糕開始,試了不知多少個蛋糕,浪費了N包的麵粉,嘉禧終於調配出一種合心意的味道。

自2015年5月嘉禧 “膽粗粗” 開始研究第一款戚風蛋糕,8月開始於Facebook銷售,9月他便決定辭工全程投入,提早 (全職做了約8個月) 開展他的自由工作生涯。他明白整蛋糕這一門其實競爭相當激烈,必須不斷進步,因此正在香港修讀意大利料理的課程,也計劃今年到日本進修 “藍帶法式料理文憑課程”。對他來說,這一年將集中學習更多烹飪上的知識,“學習了某一技能始終是屬於自己的,當然希望將來能有自己的店,但創業始終不能紙上談兵,需要有更充分的準備,但只要堅持定能實現夢想。”

 

而他更為感恩的是,在司儀工作及售賣蛋糕上認識了很多人,“感謝3位朋友看到我在司儀工作上的可能性而給予機會,更感欣喜因為售賣蛋糕而跟 ‘她’ 結緣。” 原來,嘉禧的女朋友是在訂製蛋糕的過程上而認識,“蛋糕情緣” 由此起。

 

達人:不合實業愛虛擬

DSC03439

達人是澳門一家頗具規模的印刷廠少東,中學畢業後到澳洲求學,修讀會計與金融雙主修,按理回流澳門管理家族生意 “最正路”。“我不想一回來澳門便到爸爸的公司工作,我想先到銀行打工兩年吸收經驗。” 但當年回澳其時經濟狀況很一般,最終達人找到一間離岸公司做會計。

當然,難得長子學成歸來,做爸爸的怎會不心急希望他接棒,一再催促後達人正式來到他爸爸的公司工作,職位是助理營業經理。

一起步就是 “ger”,達人沒有很高興,反而覺得這樣一躍管理層不是很好的事情,所以他跟進送貨、接電話,總之公司所有事情也接觸,全職一天10小時,可是,當他全職在爸爸的公司 “打工” 後,他發覺他跟上一輩在營商上的理念很不同。

“對我來說生意最重要就是如何運用金錢,我有感印刷業在澳門始終會走下坡,可以把利潤作分散投資到其他的產業上。不過爸爸對印刷業有一份執着,他只把投資着眼於印刷業。”

或許是因為父子間沒有達致在做生意上的共識,達人開始慢慢試圖實現他大學時已計劃的路向,就是做投資。2007年他開始買書看資料鑽研 “炒股”,並在2010年在yahoo開設了blog分享投資心得,後來轉到Google的blogspot。

投資哪有 “穩賺”,經過4年的跌跌碰碰,2011年達人決定把一筆原可做置業首期的資金作投資,慢僈也開始減少接觸公司的業務。

不少人有這想法:“投資有電腦甚至有電話便可做,其實也可不太影響全職工作,也可兩邊兼顧的啊?“炒股的首階段很多時是輸錢的,他們會想自己既然已有高薪厚職的專業,為何還要去冒這些風險,所以大多數試過一兩次頗大的投資失利後,就選擇放棄。” 達人解釋。 不成功便成仁,達人的正職是 “炒股”,他也從沒想過最後還有爸爸的公司作後盾,對他來說,沒有退路便是努力的泉源。

 

自在不穩定,自由付代價

自由工作者可以是很自由,像達人便可有更多時間照顧子女和與他們在一起,但其實也需要很強的自律性。達人解釋說:“是否天天做功課和看市可以很隨心,沒有老闆督促你,只能靠自我監督。” 所以,達人堅持要在公司裡留有一個職位和位置,每天送完子女返學後便回公司,處理一點公司的事情後便做自己的投資,“我想有返工的動作,想有工作的環境,更想能與人有接觸和互動。”

Terry blog而他的日常日程也可能讓人感到有點枯燥,每天起身便要看之前一晚的美股走勢,用篩選器尋找前一晚成交異動的股票,再逐一看股價走勢圖,有 “合格” 的交易對象就計算風險,然後準備晚上落盤。下午就待港股收市後,用同樣的方法作篩選和看圖,“合格” 的交易對象就第二天早上落盤。晚上算是自由和親子時間,但因要照顧孩子基本無暇同步留意美國的股市,因此他的做法總是第二天做準備功課,接續的交易日入市。且他每天會寫一簡短的交易日誌,每週六作一週結算,每月做月結算。

因此,像達人的全職投資者可以只是一天到晚只待在電腦或手機螢幕前,所以他說開blog的另一個原因便是可以跟人交流,但他補充 “真正成功的炒家是孤獨的,必須相信自己的決定是正確,不輕易受人影響。”

至於旦,在投身Freelance司儀一年後,也曾有過一刻猶豫是否該轉其他更穩定的全職工作,畢竟很多社團或機構並沒有特意從外聘請主持的習慣,也沒有相關的預算。幸好透過人脈的累積和過去的表現,讓她開拓了另一個 “路線”,主持與博企相關的活動,加上2015年初入職澳門電台擔任《體高一線》主持,讓她無論在資歷還是收入都漸漸穩定下來。

 

做全職主持工作時間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不過,一般當我們休閒地渡過週六日和假期的時間,往往就是他們最忙的日子,旦的日程中週六日總是排得最密密麻麻的,反而週一至週五相對可較靈活調動時間和安排。嘉禧也表示:“週六日和假期不論是蛋糕生意又或主持工作也是黃金時段,寧願忙個不停也不想停下來。” 所以,平日他們確很自由,但其實可能只是 “等價代換”,當大部人休息時,正是他們的工作時間,而且,他們沒有確切的上下班時間,“當假期忙的時候,可以是一整天又或連續好幾天由天光忙至天黑。” 嘉禧說道。

 

全職自由工作,壓力源自你我他?

在樓價飛升的2011年,不管是唐樓盤又或是豪宅盤,幾乎買甚麼升甚麼,在這時間選擇做全職投資者而租屋住,延遲置業計劃,其時剛剛結婚不久,達人也坦言承受了一定的壓力,“後來樓價一直升,一般人也會認為沒有樓是失敗的人,租金也不斷上升,且身邊也有人會覺得炒股是不務正業的一回事,跟做 ‘賭仔’ 沒差異。” 那達人如何界定賭博與投資?他說:“沒有風險管理作投資後盾的其實真的等同賭博。”

“做打工仔只要不犯大錯,收入基本是固定的,或可能多勞多得。但最初在沒有設計出一套投資法則前,很多時不斷的投資會變成越蝕越多,當時曾有一段時間因為交易處處碰壁,精神壓力加大,常常會胃痛。慢僈經過多次的經驗和看眾多的投資書籍,鑽研了一套投資的法則,不要讓自己的投資決定受到情緒的影響。” 因此,達人透露,雖然2015年投資市場風雲變色,但他的收入更趨穩定。

image7雖然自由工作者沒有一位實在的老闆,但旦則說:“其實每一位找我做主持的客人/機構也是我的老闆。任何的一項工作都是一個機會,但也就只有一次機會。” 事實上,不論是旦的主持工作又或是嘉禧的戚風蛋糕,口碑是最重要的資產,特別是在澳門這個 “人傳人” 已足夠讓你的好壞知名度 “響遍全城”,加上網絡和社交媒體的發達,“打工” 偶有失誤可能最多給老闆 “省一餐”,但自由工作者的一次失誤可能讓他們失去以後眾多的工作機會,“而且很多時候作為自由工作者,工作的機會雖可努力爭取,但主動權更多在顧客手上,這一種的不確定性有時也顯得有點無奈。” 嘉禧說道。但與此同時,如獲得客戶信任那種興奮和快樂也是不言而喻的,“有一個機構連續7年也找我做同一活動的主持,展現了對我的信任,所以對我來說每一段與客人的關係也是珍貴的。” 旦甜笑着。

而成為自由工作者,我們也會想,那家人會支持嗎?會擔心工作不穩定收入月月變嗎?在今次受訪的3位自由工作者,他們也不約而同表示家人也曾有擔心。旦表示:“從小媽媽就很自豪我年紀細細就做司儀,但真正出來工作後她偶爾也會因看到我常常穿高跟鞋,且食飯和出糧都不定時而感心痛,當我很勞累時也曾勸我倒不如找個穩定的銀行工作,但見證着我這麼多年來一直熱愛做主持人的工作,所以就算擔心但還是默默支持我去實現理想。”

嘉禧則表示雖然最初爸爸也有點擔心他 “下海” 後的生活狀況,但看到他慢慢建立口碑,接單越來越多時,擔心也漸漸變成支持的動力。

達人的情況則有點不同,是長子且家族生意也頗具規模,“爸爸當然對我不接手他的生意有點失望,但他也明白我的志向和想法,而太太也相當支持我的先租後買決定。”

 

曾有朋友說過,“當你發覺A工作有N個問題時,轉到B工作,N個問題確是沒有了,但出現了M個問題。” 每一種工作,不論是打工又或自由工作,其實各有不同的問題和苦與樂,但或許正是自由工作面對的壓力和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用心,它的回報所得到的喜悅是倍增而讓人份外嚮往。

 

旦:https://www.facebook.com/MCgiselle

嘉禧:Euse工房 https://www.facebook.com/eusefactory/?fref=ts

達人:投資達人(澳門) http://terrychao2000.blogspot.com/

 

編採、撰文:伯頓

圖片:伯頓 及由受訪者提供

分享
上一篇文章二月的情歌
下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