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就「稱王」不是夢?

「王」是他在運動會上的游泳金牌,「王」是打破記錄的佳績,「王」更是獲得政府功績獎狀的榮譽。

然而,對周文顥來說,「澳門蛙王」只是一個稱呼。他追求的,始終是泳池上不斷進步的表現。

1

 

游得快,好世界?

在澳門大學體育館,一位身形健碩、充滿陽光氣息的男孩走進游泳池內,帶著靦腆的笑容與小編打招呼。他就是以蛙泳數次奪得國際性比賽金牌的本澳游泳運動員周文顥。年僅23歲的他已歷15年游泳的光陰,但原來熱愛這項運動的他,一開始學游泳並不是個人的意願。

「小時候父母帶我去學游泳,只是希望可以強身健體。」正所謂「無意插柳柳成蔭」,文顥說,因為游得快,被他人生的啟蒙老師 —— 李富嬋教練看上,邀請他加入泳隊,因此八歲便開始訓練的生涯。

「下午四點多放學後,就去游泳池練習兩小時。練習後回到家大概是晚上七點,還有時間吃飯、做功課,尚能應付到。如果有時太忙,會在學校做完功課才去練習。」

T1-02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小編好奇的是,他從小學五、六年級便開始出外比賽,不會因為缺席課堂而應付不到學業?文顥說:「比較辛苦都是每次比賽回來後,因為數天沒有上學,會不懂一些內容,尤其是數學和物理。因此我會看書自學,或者問同學,追回進度,成績尚算過關。」由此可見文顥是一位很懂得自我管理的男孩。

不過文顥表示,無論小學到大學,家人都擔心他出外比賽回來後會心散,怕他沒心機學習。但十分懂事的文顥總能兩邊兼顧,總是合格升班,尤其是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因到日本集訓而休學一個學期,但在其後的幾年他追回進度,順利準時畢業。

 

獎牌 —— 天使與魔鬼

周文顥第一次拿到好成績是在2010年,年僅14歲的他在巴林國際兒童運動會100米和50米的蛙泳賽事中分別取得金牌和銅牌,在游泳界嶄露頭角。除了站上泳池旁的頒獎台,同年他亦獲得特區政府頒授的功績獎狀。

T2-02

2014年,對周文顥來說是又喜又悲的一年。剛踏入18歲的他,在上海舉行的全國學生運動會100米和200米的蛙泳比賽中發揮出很好的表現,奪得兩項金牌,並打破了大會和澳門的記錄,又再一次獲得特區政府頒授的功績獎狀。

文顥表示,在這個全國學生運動會上,他達到了自己的目標,亦因為意外地打破記錄而感到高興。但十分清楚個人定位的周文顥坦言,在同一年參與的仁川亞運會中游得並不好。

「在2014年與我一起獲得政府功績獎狀的運動員所奪的獎項都是比較高水平的,但我在這次亞運會並沒有獲獎,只是在學生運動會上拿金牌,跟運動員的比賽是不同的。而且我知道,在那個年齡層有其他游得比我快的運動員。」

高低起伏,是人生的必修一課。在接下來的兩年,文顥都感覺自己表現倒退、停滯不前。「當時我有兩年的時間都把目標放在2014年的亞運會上,但游出來的成績與上海比賽的成績有差距,我開始在日常訓練上欠缺目標,在游泳池上亦少了比賽的感覺。」因此,不穩定的狀態亦令這位澳門泳手在2015年的世界游泳錦標賽中落榜。

馬來西亞分齡賽100蛙觸池後

 

蛙王之稱

機會總是留給努力的人。在2017年舉行的「第60屆馬來西亞游泳公開賽」,周文顥在男子50米及200米的蛙泳比賽都勇奪金牌,再次揚名海外,他的「蛙王」之稱再次被視為當之無愧。

不過,這位泳星又是如何看待「澳門蛙王」這一稱呼?「它只是一個名字,對我來說是沒所謂的,好的方面就是令別人容易記得我。不過只要有人游得比我快,便可以擁有這一稱呼。」

T3-02

周文顥十分感謝他的兩位教練——啟蒙的李富嬋教練和現任的應靜莉教練,透過她們不同的學習和訓練方法,能夠讓他在不同的方面上提升。今年五、六月,他與澳門隊的運動員和教練一起到美國 Mission Viejo Nadadores 泳隊集訓一個月,文顥認為,到不同的地方集訓,可以學到不同的事情,看到不同的教練有不同的方法,對游泳有深層次的提升。不過他表示,當聽到不同教練給予的建議與他過往接收的不一樣時,便需要自己思考過濾,與別人討論,也是一個進步的過程。

訓練後合照

 

傳播 x 運動

周文顥在高中畢業之年得到校長保送澳門大學的機會。有趣的是,他選擇了傳播系,而不像其他運動員一樣,入讀體育學士課程,那是為甚麼?

「因為當時我對社會上的事情都有興趣,想對這個社會更加了解。不是說對體育沒興趣,只是覺得讀傳播可以進修另一方面的知識。」文顥表示,四年的傳播課程的確令他對這個社會認識更深,了解不同人的想法。

 

迷茫的時刻

在去年結束的雅加達亞運會,周文顥在男子五十米蛙泳賽事奪得第六名,並且刷新自己所創的澳門紀錄。儘管在游泳上得到好成績,但他要面對的是更現實的切身問題。

2018年,剛大學畢業的文顥,就要面對著「找全職工作」,還是「做全職運動員」的人生交叉點。「如果我去找工作,就不能做全力以赴的運動員,但政府給我的資助只是數千元,不足以維持日常開支。」

T4-02

幸好,最近政府開始提供文顥一個「全職運動員」的津貼,金額萬多元,使他能繼續努力下去。

「我不能說我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但我知道我樂意去做。」慢慢調節自己心態的文顥回想,因為2014年的進步是大躍進,所以隨後幾年才有不穩定的表現,是合理的。現在他每周訓練六天,每天四小時,包括游泳、陸上重量和協調的訓練,慢慢穩定個人的節奏和技術。

決心做全職運動員的他亦會不停為自己訂立目標,推動自己前進。

 

T5-02

 

 

 

 

今年九月,文顥會入讀澳大體育教育碩士課程,為未來鋪路。「我擅長游泳,但我不知道未來是否有機會做教練,讀體育教育可以幫助我的運動,亦可以在課堂上或寫論文的過程中學習到更多關係訓練的事情。」

20190513-AM4A3554

 

 

說書人的話相信不少人都和周文顥一樣,遇過剛畢業不知所措的迷茫時刻。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快速地找到自己的定位,而這位「男飛魚」能夠堅定他的游泳路,同時進修自己,為日後打算,足以證明雖然他年紀輕輕,但想得周到,亦很快能調節不穩定的狀態。他的例子告訴我:不能再說90後年輕人不及前人吧!?

 

採訪及撰文:L. W. Flora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設計:Sam Lok

鳴謝:澳門大學借出採訪及拍攝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