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都要做那個撒嬌耍賴的女兒(五之二)

有一種安心叫做「母親看得見和聽得到後猜想出來的安心」。這個情感表達邏輯是我誔下荔荔跟母親同住後才深深明白。其後發現倘若這個邏輯你能運用自如,你的耳根就能清靜許多。甚麼叫做「母親看得見和聽得到後猜想出來的安心」?爸媽總是為我們的日常生活嘮嘮叨叨,然而我們直截了當地回應一句:「你放心啦!」爸媽聽後總會更不放心,他們鐵定你考慮不周詳,所以才安然地說放心。因此「安心」這個結果應該是爸媽透過看得見的事情和聽得到的話語,再經他們如偵探般查出來的安心,就是百分百的安心了。

上一代的字典跟我們這一代的截然不同,例如「尊重孩子的想法和讓孩子選擇」他們認為是「這是太寵愛孩子了」、「孩子在鬧脾氣時不制止」他們則認為是「太殘忍了!」。這只是有關不同的教養觀念的冰山一角。關於對婚姻的看法和夫妻相處之道更看出兩代的差異,笑容媽時常認為兩夫妻吵架或頂嘴都是不應該的,當妻子的應該聽丈夫的話。就是那種我們認為是溝通和釐清問題時,笑容媽總會認為這是「相嗌唔好口」,然後就在心中劇場上映《女婿還愛我女兒嗎》。

很多人都跟我說羨慕沈生和笑容媽彼此能和睦相處,每次我都回應說這是需要時間磨合出來的。我們居住在一起快三年了。初期,同是口直心快的沈生和笑容媽幾乎兩三個星期就會發生讓我頭痛的事,漸漸地我學會向他們訴說彼此的故事,如沈生的童年、笑容媽的工作經歷,他們彷彿認識了對方,也產生了同理心,這就像是代替他們向對方訴苦和撒嬌一樣。日子有功,沈生和笑容媽現在由一顆星晉級為三顆半星的合作隊友,偶而他們會連成一線認為我要求太高,還時常一起追看三色台的劇集和討論劇情。

還記得有一天,笑容媽突然跟荔荔說:「我覺得你爸爸是一百二十分的爸爸。」我接著補充說他也是一百分的老公。笑容媽似乎對此沒有深感認同,而我則對笑容媽的否定大惑不解。直到有一次,當《女婿還愛我女兒嗎》上映第幾十回後,我忍不住反問我媽:「平常沈生待我很好,照顧有加,你還擔心甚麼?」笑容媽絮絮聒聒說道:「就是怕你不珍惜又時常跟他太多討論。」那一刻,我恍然大悟,我平常太少遺留線索讓笑容媽知道我其實也是個懂撒嬌的小鳥依人,沒有讓她看得到和聽得到我也有傳統婦女的特質,這樣沒辦法讓她偵查到「女兒也是個賢內助,也是個三從四德的妻子。」故意遺留線索會很造作嗎?嗯,把他視為生活調味料,少少的點綴一下就足夠了。「母親看得見和聽得到後猜想出來的安心」是生活上的美好插曲、撒嬌耍賴的小手段,供大家參考。

一起追看三色台的劇集
一起追看三色台的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