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自由

學生、雨傘、警察、黃絲帶、催淚彈、普選成為一時佳話,一來就三個多星期,每天看電視新聞,就如24小時真人騷,我覺得電視台不妨為此做個新聞專輯,名字可叫做 “香港人在金鐘”,又或者 “古惑仔之反佔中” ,如希望國際化一點,叫做 “Pepper Spray Street” 應該也不錯。當然這一切都是跟讀者講笑罷了,但在這接近一個月來,這項民主自由運動,在我眼中其實開始有點偏離了,我不作政治評論,反正現實是雙方都找不到下台階,只有繼續捍衛各自的民主,在這種執着之下,不少人已經變成了為捍衛而捍衛。

 

有反佔中人士說,阻人搵食等如殺人父母,其氣勢磅礡,一語道來,有如哲學名言一樣。但我細心一想,兩者應該不可能對等吧?阻人搵食,最多可能會被人打,但殺人父母,相信點都要坐監吧!相信這位朋友說此話時未有深思熟慮,把兩者混淆了,就如女人和母親好像是相等的,但所有母親都是女人,而所有女人郤不一定是母親。另一面,有位佔中朋友說警察未經許可,清拆他們所設的路障,這是不公平和不民主的,表現相當激動感人。但路障跟民主的關係又是甚麼呢?我真的想不到,他的意思會否是民主是由路障捍衛出來的,建設路障才能創立民主?但是,在街道上設路障,應該不是合法的行為吧?這樣一說,原來一切都是警察的失職,他們未有專業地抓人及移除所有障礙物,郤只有不專業地投擲催淚彈和放出胡椒噴霧,但是,雖不專業,這又的確是他們的職責之一,又豈能如此忍心去責怪他們呢?

 

那麼,到底三方誰對誰錯呢?這問題太複雜了,我不懂得作結論,既然如此,我亦無謂深究,倒不如去研究一下九先生為何去劈腿,我相信這話題應該會比較有趣,等一等,我終於明白了,可能是九先生都被這場運動影響及渲染了,從而希望透過劈腿去爭取民主自由?

 

 

分享
上一篇文章泰啤
下一篇文章夏雨情色
記憶多好,步伐再快,也趕不上這小城與及人情的變化。我想,以照片去留住回憶,用文字去分享人情。如專題一樣,希望人人都戀上寫作,將屬於您和我的小城故事及人情文化,得以保留,分享及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