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這東西

最近「武林」發生了一樁事件,引起了眾人熱話。號稱「中國 MMA 第一人」的內地拳擊教練徐曉冬大放闕詞,批評中國傳統武術華而不實,只不過是表演的套路,而他的言論引來了正反兩面的迴響。徐曉冬更下戰書向傳統派武術宣戰 (即係挑機啦!),而竟然有一位自稱是楊式太極傳人的魏雷師傅「應機」,但卻給 MMA 狂人十秒「K.O.」。事件令中國傳統武術的形象一敗塗地,更惹來中外武術、古今武術之論爭。

39b10a2aae93a

筆者看過他們「決鬥」的片段,以年齡、體型、狀態、戰術等「牌面」來說,徐曉冬幾乎是壓倒性地佔了優勢,然而,人們期待的還是太極老師傅是否能使出傳說中內家拳的秘招!但是,今次天氣卻似足預期,格鬥是很實在的一門身體技術,MMA 狂人只花了十秒鐘,只消幾個沖拳就把太極傳人「K.O.」了。原本以為這位太極師傅有什麼上乘武功,能「以小搏大」地把狂人擊倒,為中國傳統武術挽回面子,最後卻還是把最後一塊面皮也丟掉。

雖然這件事已成為了娛樂的笑料,但事件背後還是有些東西值得我們去思考。筆者試述之。

 

華而不實:中華武術的虛幻化

1954年,吳家太極第二代掌門吳公儀與白鶴拳的陳克夫於澳門新花園泳池設下擂台比武,事件在港澳兩地掀起過一股熱潮,比武最後雖不分勝負,但引起了大眾對武術的興趣,後來更促使不少文人於報章上連載武俠小說,例如金庸、梁羽生、古龍等,這是香港武俠文學的起源。於是,好幾代人從此就被這些武俠文學「養大」,而隨著香港影視業的發展,武俠電影大行其道,令不少人風靡追捧,而七十年代更來了一個傳奇的李小龍,功夫成為了一種民間熱潮,再者,港產奇武俠/功夫漫畫亦極受歡迎,最著名的莫過於黃玉朗、馬榮成等。這些都是中華武術被主流文化所吸納的經過,而武術在這些傳播媒界裡,所被塑造的形象卻變得愈來愈奇幻、通俗和表象化,大眾對武術的想像多來自這些媒體所投射出來的虛幻真實 ── 中華武術被述說為一門充滿高深學問的身心功法,它涵蓋了哲學、醫學、丹道、神秘學等形式;現在坊間有很多拳師,研習出不少拳理、拳學,這些大多都玄之又玄,說得好像只有上懂天文、下懂地理、左通易學、右匯內經,才能理解他們的拳法,真是未學動身,先要讀書。文化人當然樂於把中華武術以文化角度來解釋,好像要把書呆子的形象洗去,來個文武雙全,但是武術在文化論述中,有沒有幫助到它的發展?

lee-500x380

 

干戈為武:一種維穩的想像

筆者習武多年,雖沒有練得個甚麼「武功高強」出來,但身體經過習武的鍛練,得到了健康的狀態,這是在下習武多年修得的成果,然而,我常常想,武術的初衷就只是為人健康著想嗎?答案明顯不對。無論是個人自衛,抑或保家護國,稱得上是武術的技法體系,其基本目的是,對抗外來的侵擾性攻擊而創造的。中國人在儒家思想的表象下,都不喜歡談論「衝突」,更遑論是身體對抗的行動。常言道:「干戈為武」,在下看來這都只是文人的「維穩想像」;而事實是,中國歷史卻是充滿了「肢體衝突」,尤其是改朝換代之際,那怕是最為親和的佛門,也曾有「十三棍僧救唐王」的事蹟。然而,拳腳武功隨著冷兵器時代結束,而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隨著槍火大炮的出現,戰爭模式改變,不再單依靠刀劍拳腳,而傳統的拳術循入為民間使用,成為自衛強身的訓練,後來,法律愈來愈完善,拳腳械鬥都被禁止,拳術只作為一種體育運動而存在於社會。而傳統武術的搏擊性慢慢地退化了。

 

文革禁武:花拳繡腳娛樂觀眾

然而,造成現在中國武術「弱不禁風」的形象的另一原因是1949新中國成立後的管治模式。譬如在文革時期,官員最怕拳師結社練武,所以把教傳統武術的師傅都趕盡殺絕。而有一批武術界的「脫北者」,到了港澳地區,輾轉地把傳統武術的血脈保留下來。但是,中國內地的武術發展卻走向畸異化,其中一個問題是把各家的武術體系統一,規範化的套路根本就沒有實戰功用,只能用作表演用途。而隨著港澳特區的發展,雖然兩地交往愈趨頻密,但是內地「武術從業員」根本不把港澳的武術界放在眼內,所以做成現在徒有外表的怪現象。所以,傳統功夫打不過現代格鬥技,其實一點都不出奇。

 

品牌祟拜:民族主義作怪

中國武術被「挑機」已經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一次敗給現代格鬥。當然,有一班自以為是的拳師,死忠於傳統武術的迷信之中,令傳統功夫無法「現代化」,這是令人婉惜的。筆者認為,只有技不如人,而沒有不殺之技。任何功夫、功法都有其可取有用之處,只是在於你下功夫下得幾深,而且要變通。其實所謂現代格鬥,也不過是從傳統中轉變過來,例如 MMA 最常用的功夫巴西柔術、泰拳、西洋拳撃等,不也是傳統演變過來的嗎?但人家已轉變不少,把舊有的技術改良,應用到現代社會環境中,而它主要體現在三方面:競技、街頭自衛、軍事。外國已把舊東西融入了新系統,而中國拳師的想法又是如何呢?

近月另一則引起筆者注意的,是韓國打算把他們的太極拳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而此舉中國武術嘩然,而且引發了不少輿論,更有好事者大興爭先申遺的行動。太極申遺與 MMA 挑機太極拳,兩者之間都藏著一個信號,那就是民族主義作祟 ── 總之,中國文化品牌的東西就是好,它亦不需要經過樣本比較就是最棒的,一如每次有人向中國武術挑戰,就會有人出來保架護航一樣,殊不知老舊的搏撃技藝,給人家一個直拳便撃倒。怪得誰?別說向外國的拳術參考,中國武術一直以來都是門戶不互通,那來互相學習進步呢?(其實也有門戶之間的互相學習的例子,但相對來說還是很少。)

16chinataichi-1-articleLarge

筆者在習武的年月中,幸得遇到幾位好師傅,從他們身上亦學習到真正的武術和武德,也曾因緣拜見過一些有真正搏擊實力的大師,但大師總是大隱隱於市,只有那些假武學的才出來拋頭露面。在下相信,傳統武技必定有它的可用之處,然而,唯有靠我們與時俱進,不斷將新思維帶入傳統武術之中,才能使這些搏撃技術寶藏傳承發展下去。誠如李小龍說:「僅學習某門派某人之機巧,即使發揮至極限,也非真正的搏擊。所謂成熟是指自我最深的覺悟,而非以做觀念上的俘虜。」習武如是,人生如是。應作如是觀。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52
下一篇文章玩繩新生代流著幸福的汗水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已過而立之年,自居為 “資深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