樽頸巨牆

自出事以來一直都叫自己樂天面對,也不斷灌輸意志努力前進!卻發現人生在不同時段都會有特定的樽頸位,在康復大路上也會有其特定樽頸。由出事起,先經歷左邊癱瘓之考驗,頭一次經歷左邊身完全不受控制的難關!是從意識上完全排除了左手左腳的存在般,當時感覺完全好像沒有了左手左腳般,維持這樣的奬況兩個多星期後,幸得時任女友不斷試按一些治癱點,在極其疼痛刺激下終可勉強自主郁動左腳,左手當時就算刺激最痛的治癱點也未能輕輕抬一下手。

同時間,由於不能小便而要插尿喉,即使曾經拆除但因膀肛未能好好控制排尿又要重新插多次,就同樣要外置尿袋生活了兩星期多,平時最反瞓又最愛側身瞓的我就像被釘子釘著身體般直直地睡,再者身體未學懂怎樣郁,想轉身也像登月般困難,即使有姑娘們協助轉身也不敢太大力怕會拉扯時扯斷尿喉及傷及要害,及至正式做物理治療時,由瞓低慢慢坐起身重心轉移一些簡單動作都好像在失重的環境中去做,到開始試企時由於長期臥床以至初時企重新適應高度及著地的感覺,帶來了頭暈腳震腳痺,由初初企五分鐘都支持不了,慢慢加長時間到半個小時,慢慢拾回企的感覺,慢慢加大運動量同時也增強了膀肛的急尿感覺,到轉科時,一方面增加物理治療的訓練量,另一方面透過一些生活安排重新學習一些生活技能,終在轉科第二曰可再拆除尿喉而今次終能自己排尿!除了找回基本生活感覺也如像重生的解除一大束縛。

隨著加強手與腳訓練,加上好想康復更不想辜負一眾親友支持,一路走來不斷的苦練不斷的堅持,經過一輪艱苦奮鬥總算可以由坐輪椅慢慢起身再試用枴杖慢走,以及由完全不能起手至很費力的提下膊頭,理所當然地下一步的目標便是完全康復,就更加努力去行及練手,看到自己初時的進步在自己及各人眼中也算神速,因而更加大了自己信心,想練多些及挑戰難些,但是愈想快些「好番」反而愈難「好番」,愈想做好些反而愈有點停滯不前。

至出院後五年,療癒了一段時間,由曾經被張力支配到慢慢能鬆開手,更配合一些自然能量療法和體能訓練,由以往手仍然很緊,曾經腳步依然不穩,曾經上樓梯也腳震,當時實在像遇到一個超巨大的樽頸,然後慢慢跑起步來,慢慢將腳步行得自然,腳能跑馬拉松和做體能的訓練如 TABATA、TRX、戰繩後,手部力量慢慢加強,更可做一些平板支撐和 TRX 瑜珈的倒吊動作,所有事情其實都是要慢慢一個個步驟來,不能急、莽、撞。

曾經每次想用心去「行靚點」郤弄到不受控制,曾經用心去放鬆手反而愈握愈緊!並不如發病初期般得心應手!那是一種狠狠的「卡注」的感覺!當時眼前就像出現了如長城般巨大的城牆不知如何翻越!間中可能有點洩氣和真的有點累,也擔心會被這個大樽頸阻住!但到後來慢慢可以步履順暢而更自然,這刻我知道無論遇到怎樣的巨牆與樽頸,只要從沒有想過放棄,一路的堅持堅持再堅持,再難過的關口都能衝過去,再巨的巨牆當翻越過後,回望也只如一粒微塵,因我極想康復極想重身投入攝影師的工作,為攝影界貢獻更多好畫面!康復過程再苦我也不怕!爲了康復用盡我的體力意志及一世的時間也可以!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

Untitle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