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教父

當皇子知道今期是25號推出時,就想好介紹一部與聖誕節有關的電影,第一部浮現在腦海的作品就是《東京教父》。

《東京教父》(TOKYO GODFATHER)2003年上映影,是今敏繼《藍色的恐懼》和《千年女優》後的第三部長篇動畫。1963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的今敏,1984年以大學生身份投稿而成為漫畫家,1990年負責《老人Z》的美術設計而首次接觸動畫創作,1997年至2006年間推出四部長篇動畫,當中部分更獲得國際獎項。可惜,今敏於2010年因癌症逝世。對於他的四部作品,皇子都讚不絕口,各有風格和主題,有機會再向讀耆逐一介紹。

 

《東京教父》故事內容是講述平安夜的東京街頭,三位流浪漢無意中在垃圾堆裡發現一個嬰兒,在尋找嬰兒父母的驚險旅程中,帶出各自背後的故事,亦在過程中逐漸得到心靈上的救贖。有人說《東京教父》是今敏作品裡的 “另類” ,我想原因是它在四部作品中的唯一一套喜劇,但細味過後,你會發現本片是一部反應社會現實與家庭關係劇情片。

 

從它的主角設定為流浪漢便可知,《東京教父》有別於一般美國式的動畫電影,它絕對是給成年人觀看的。流浪漢所缺乏的就是一個 “家” ,但今次的任務反而是為嬰兒尋找父母,這種反差就是導演想帶出社會邊緣人都有背後的故事。沒有人天生就是流浪漢,他們曾經都擁有家庭,可能因為賭博、酗酒、任性、叛逆或迷失而犯錯,抵受不住良心的自我責備而選擇逃避,但其實內心還是想念和渴望 “家” 的感覺。而片中三個流浪漢的身份亦剛好就是一個家庭的配置,阿金 (拋棄妻女的父親) 、阿花 (因失意而得罪客人的人妖) 和美由紀 (刺傷父親的少女)。

 

今敏在《東京教父》裡亦加入很多宗教元素,使其在感觀上更為特別。 “教父” 一詞,能解作為 “在嬰兒受洗時,賜以教名並保證承擔其宗教教育的監護人” ,明顯地,三位流浪漢在戲中就是嬰兒的教父。又例如一開始阿金和阿花接受教會的接濟,在平安夜由三位賢者 (戲中的三位主角) 發現聖嬰 (差別就是地點由馬槽變成垃圾房) ,阿金被打後在後巷碰到的天使化身。戲中一切的巧合,例如在老年流浪漢住處發現線索、在墓園出現奶粉尿片、在醫院重遇阿金的女兒以及在便利店避過撞進來的救護車等等,完全符合阿花所說,嬰兒就是他們的守護天使。

 

然而《東京教父》在一片歡笑與打鬧之中,其實蘊藏着許多日本社會問題,片中的角色幾乎沒有一個人的背景是 “完好” 的,流浪漢、棄嬰、黑道老大、年青流氓、外籍槍手、醉漢、偷孩子的瘋婦及只顧賭博的丈夫,雖然電影沒有特別指出社會邊緣人以及多個破碎家庭出現的原因,但從導演在背景的小巷裡加入政黨競選的海報,估計是今敏認為日本社會已經被政黨搞得一蹋糊塗,社會秩序出現嚴重問題。

 

最後來談談這部戲的中心思想,我相信今敏最想帶出的主題是 “救贖” 。三位主角都是 “帶罪之身” ,但導演從來沒有利用別人或受害人的角度去對他們批判,只是讓他們自己去闡述事件的發生,阿金就代表某部分人甚至沒有勇氣說出自己所犯的錯。三位主角都對過往充滿懊悔,希望有機會彌補做錯過的事,但所缺乏就是那一點點勇氣和契機,美由紀雖然知道父親一直在尋找自己的下落,但就是無法面對。通過尋親之旅,三人在機緣巧合之下,在不同的場所遇見自己的家人,在為嬰兒尋找父母的同時,自己亦找回面對過去的勇氣,完成自我救贖。

 

每個人都有犯過錯,無論是有意或無意。有時候,我們會覺得生活從來沒有給予我們彌補的機會,任由悔疚的感覺伴隨我們成長,有些人更因此而墮落,放縱自己。但其實,生活早就原諒了每一個人,不原諒自己的,到頭來只有自己。

分享
上一篇文章澳門拾‧遺
下一篇文章簡單快樂看展覽
人生最重要是過得開心, 以及有一班好朋友. 我喜歡從電影中尋找啟法, 透過電影去感受其他人的想法或領悟, 甚至人生觀. 一部電影只要有一句對白可以引起我思考, 我都會認為是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