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 ─ 斑馬線

 

這個五月份大部分的日子都是天色沉沉,時而落起傾盆大雨,時而微絲細雨,返工返學好不狼狽,而就在不足一星期的日子,接連發生了兩宗涉及斑馬線的嚴重交通意外 (一宗為正橫過斑馬線,另一宗是在路旁正準備沿斑馬線過馬路),造成一死一危殆。

 

在橫過斑馬線中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並非少有聽聞,就在約1年前的2013年6月,一名九歲學生自青洲小學步出利用斑馬線橫過馬路時,被一輛高速駛至的貨車撞倒,學生送院証實死亡。接着僅6天後,一名72歲的婆婆,拖著4歲的孫女橫過斑馬線時,被一輛七人車撞倒,送院後情況危殆。在未踏入7月之時,一部黃的士撞倒一名正在橫過斑馬線的89歲婆婆,傷者情況危殆。至7月份又有一宗休班警員駕駛電單車在斑馬線上撞倒婆婆的意外,導致其骨折和內出血。多宗“血的教訓”使上一年下半年頓時間大家都在關注安通安全,有關部門也隨即在意外路段增設交通燈;採取大型行動票控斑馬線前不讓先的司機以及胡亂過馬路的行人。

 

可是,在“狂風掃落葉式”的行動後和大眾關注有所減弱之際,交通黑色五月給我們又帶來兩宗 (還未計及前幾天私家車失控撞上路邊停泊的“拖架”而司機死亡) 震撼人心的意外,斑馬線變得很不安全。

 

造成在斑馬線上發生交通意外的原因各式各樣,可能是天雨路滑;可能是司機不夠精神或醉駕;可能是司機沒有讓先;又或是行人突然跑出斑馬線等而造成,然而,除了這些人為的因素外,澳門的斑馬線在“先天上”的缺憾也使得其 “安全性” 有所降低。

 

現時澳門所見的斑馬線大致有兩種,一種是 “平面”,另一種是 “凸面”,前者就是以白油塗上馬路上,而後者則有小小 “凸” 出來,似是塗了 “厚厚的cream”,雖然交通事務局強調澳門的斑馬線已採用防滑和反光物料,但相信有 “渣” 電單車的朋友也可能曾試過在雨天駕過斑馬線時感到 “滑了一滑”,縱使是行人在雨天或潮濕天氣踏上斑馬線時 (特別是 “cream” 狀那款) 也總感到步履不穩,筆者的經驗就是橫過斑馬線時儘量避開踏上白色的部分,當然這只是十分 “駝鳥” 的行為。

 

事實上,如鄰埠香港,塗上斑馬線後會灑上玻璃粉以增加其阻力,台灣則對斑馬線訂明防滑標準 (標線防滑系數),近年台灣也出現了綠色和紅色的斑馬線,例如新北市府試驗性將部分斑馬線彩繪成綠底白線,不但有警示效果,連防滑係數也跟著提升;台中市區則有用PU材質的紅色斑馬線;而在內地多個城市如深圳、杭州、上海、重慶等也陸續試行和轉換新型的斑馬線增加防滑功能和使在昏暗環境看得更清楚,縱然有說澳門的斑馬線已加入反光物料,但除了因熟知道路環境而得知斑馬線的位置又或其在街燈之下,在雨天、潮濕、陰暗天氣又或晚上,相信沒有太多讀者留意到澳門的斑馬線所具有的 “反光” 功能。

 

當然,除了是斑馬線的物料外,其部分設置位置的適當性也一直為外界垢病,除此以外,在部分繁忙的路段設置斑馬線是相當的危險,也往往構成交通擠塞,如每天均人潮湧湧的星際和永利酒店街口,那兩條斑馬線上長期 “絡繹不絕”,人車爭路見怪不怪,做司機的 “仁慈地” 讓行人先過可能等好幾分鐘也沒法通過,“狠心地” 踩油又怕冷不防有人跑出來,作為行人的也左顧右昐才敢踏出斑馬線 (當然不時亦看到不少人採用 “飛跳式” 的過馬路方法),這也使得其成為了該區的其中一個交通樽頸位。

 

要對斑馬線的設置位置調整又或把不合時宜的斑馬線改為其他行人過路設施 (如行人天橋/隧道等) 可能並不是一時三刻能做到的事情,對駕駛者和行人的交通安全教育更是持之而恒的長期工作,但改變現時斑馬線的防滑和反光製作及設計相信並不是艱難的事情,且能在短期內進行,希望我們不需一而再吸取 “血的教訓”。

分享
上一篇文章《若我來得及說愛你》第五話 ~ 最終回
下一篇文章潘朵拉的盒子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