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番茄刺身——如星般閃耀的回憶

Photo by macroman on Unsplash
Photo by macroman on Unsplash

值盛夏,天天暑氣迫人,就算太陽伯伯躲起來,天氣依然濕悶翳侷,坐在家中靜靜不動依然大汗淋漓,每天都要靜待到黃昏日落以後,氣溫才稍為下降,更別論炎陽普照的大白天有多難受。在這種炎熱如火的日子,熱的東西不想吃,太冰的東西又不能吃太多,那麼吃甚麼好呢?我就喜歡吃新鮮番茄。

番茄是屬於夏日的。夏天的番茄特別飽滿多汁,色澤艷紅,外皮充滿彈性張力,而且番茄味特別濃。無論是大大顆的牛番茄,或是一口一顆的車厘茄,只要將番茄清洗乾淨後,簡單地切幾刀,伴以少許鹽昆布、麻油,就已經是一道非常消暑的番茄沙律。吃膩了鹹味番茄?可以將它拌入柚子醋、梅子蓉,又成了酸酸甜甜的醒胃沙律;想更簡單嗎?直接在番茄上撒點鹽,或加入芝麻醬一起吃,同樣能嘗到番茄的美味可口。

說來有趣,其實我從前不太喜歡吃生番茄,無論是味道還是口感都說不上喜歡。直至有一次,一位好朋友帶我到他喜歡的拉麵店用餐,明明拉麵是主角,但卻迷上了閒角。

拉麵湯頭其實一流,濃厚溫潤不死鹹,只是配角太無敵。(作者攝)
拉麵湯頭其實一流,濃厚溫潤不死鹹,只是配角太無敵。(作者攝)

餐廳位處香港中環蘇豪區附近,當日下班後,我踏著高跟鞋從石板街匍匐前行拾級而上,到達餐廳時已經汗流浹背,而餐廳本身是小店一間,座位有限亦有點侷促。我坐在餐廳盡頭的位置,由於朋友還未來到,我望著牆上的手寫餐牌,隨意點了日本番茄刺身和燒明太子,喝著冰啤酒邊期待朋友到來。

雖說是刺身,其實只不過是將新鮮上好的日本番茄冰鎮後,切成約八毫米厚的番茄片,碟邊放少許日本海鹽和一小撮沙律醬,然後直接從廚房端出來放到我面前,做法之簡單讓我有被欺詐的感覺。我懷著「唔方好食」的心態咬一口,味蕾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夏日清爽感;番茄多汁飽滿,番茄籽粒粒分明一咬即破,微微苦澀更突顯番茄的清新甜蜜。

我望著面前的番茄,被其簡樸卻實而不華的本事打倒。起初我還打算只吃一、兩片,其餘都留給朋友,最後我卻完全抵不住誘惑,在燒明太子上桌前,整盤刺身就被我完全清空,還帶點意猶未盡。番茄刺身沾鹽好吃,沾沙律醬也不錯,但好吃的番茄,其實甚麼調味料都不需要,它本身已經鮮味十足。吃過番茄刺身,我全身暑氣全消,朋友亦坐到我面前,大家開始分享美食和人生的話題。

梅子冷番茄,同樣是我的最愛。(作者攝)
梅子冷番茄,同樣是我的最愛。(作者攝)

朋友是一位比我年輕,個子卻比我高大的人。當時我每天都忙得天翻地覆,下班後經常被虛脫感佔據靈魂和驅體;而他總是常常面帶笑容,像太陽一樣帶給我溫暖和希望。雖然他年紀比我小,有時候卻比我更成熟,而且對飲食更有要求,他每次都會帶我去一些有故事的地方吃飯。好吃的店不一定大排長龍,只是故事本身已經夠吸引。

我現在仍然經常做日式涼拌番茄,拌勻生蒜蓉、日本醬油、白醋及橄欖油,淋在已經切好的番茄上,最後撒上炒過的白芝麻,就成了一道簡單的夏日涼菜。雖然味道不能跟當年的日本番茄刺身媲美,但吃慣了同樣美味,而且有時候收在回憶中的東西愈陳愈有價值,就由它成為回憶中最美好的光點,像星塵般點綴你我人生。

Photo by prachipalwe on Unsplash
Photo by prachipalwe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