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找茶 § 水滾茶靚

珞離 § 日日找茶

兒時陪伴父母走訪親友家中,總有一抹氣味裊繞茶香,入門後還未就座,「來拎茶啦!」的問候總是先吆喝而出,公園裡可見人們愜意下棋著、享受涼風徐徐對飲談天著,從家到巷弄、巷弄到山間,即便如廟埕或登山轉角無人招呼之處,總會靜靜置放著白鐵茶壺,壺身齊整貼上墨筆劃著「奉茶」的紅紙,在那個日子緩流的歲月,茶香帶動了經濟也走入台灣的生活,招待茶湯表述著人情溫度,體現好客熱情的民族性。

沒事就喝茶的生活態度 ( 作者攝 )
沒事就喝茶的態度 ( 作者攝 )

同時也因普及的茶飲文化,原高舉酒杯喊著「乎乾啦」、以邀酒表示給面子的這類宴會場合上,「以茶代酒」也逐漸成為風雅之禮貌,那正是 70 90 年代的品茗生活,茶湯串連起人際之間的交談流動,無論家庭經濟富有貧乏,無論對茶道禮儀講究與否,總能以各式器具沖泡出那份情味,要求如包含水質、茶具、流程、聞香… 等細節,自溫度至時間掌握毫不馬乎之功夫,簡單如一手捻葉置入大茶壺,豪邁注水隨性榨取,老老少少們皆有茶伴度日的方法。

70-90 年代家家戶戶中常備著茶葉茶餅招待客人(作者攝)
70-90 年代家家戶戶中常備著茶葉、茶餅招待客人(作者攝)

從自身的記憶閱起,父母曾在那個時興品茶的年代,不辭辛苦尋覓一塊厚重檜木茶盤,放置在客廳是難以忽視的存在,總在好多個夜晚圈起了親友,瓜子小山堆落桌上,勾勒美麗花紋的茶杯整齊圈放在木盤一格,以滾水溫壺開啟了話夾子,年幼湊合熱鬧的我們在旁一同讀秒數,想像茶葉伸展舞動,在壺裡盡情奔展身子蘊藏的味,捧起聞香杯深深一吸,懞懞懂懂好似真被那美麗香氣熏陶了心性。

長大後世界腳步疾速,年輕一輩家戶已不時興慢工細活的品茗方式,泡沫紅茶店林立街坊,人們能在數分鐘內獲取茶飲滋味,再也無需聽聞撥茶簌簌聲響,而多元融合的台灣小吃文化,也將茶湯轉換至更為華麗與效率的樣貌,誕生了擄獲海內外味蕾的珍珠奶茶,更甚至變化出芋頭波波、芋圓奶茶、虎皮奶茶等各種追求口感層次或視覺刺激之茶類飲料,社群打卡推波助瀾,加上咖啡文化興起,喝茶,仿若成為老派思想,而速成茶飲多有化學香精魚目混珠,更使得新一代人群難以品味茶的本質風情。

近年發展出訴求現泡結合美學的茶飲品牌(作者攝)
近年發展出訴求現泡結合美學的茶飲品牌(作者攝)

直至近幾年,文創青年們再次以美學、時尚重塑茶文化,以典雅或俏皮的、各式富含特色之包裝,企圖要使茶的清美不僅留待味蕾感受,更是要從眼球引領年輕人們從外而內,認識茶種、走進茶香、品嚐茶的本質,因而有訴求以茶葉現沖、並符合現代簡便所需之茶屋,客人們能觀上萃茶過程,亦能或內用或外帶品上新鮮原味;或有些茶室開設茶藝課程,學員無需採購繁複茶具,只稍消磨週末兩小時時光,便能濡染泡茶的知識技巧。同時復古潮流也帶動老宅風尚,年輕人們趨之若鶩,靜靜盤坐於日治時期的木製房內捧上一杯茶,遐想著、感受著歲月靜好,喝茶這事成為時髦活動,或許拍照打卡稍嫌矯情,但若喫茶風情能夠渲染,也是品茗樣貌的各種展現。

與茶密不可分的生活,由那甘甜滋味淨泡日常,所謂茶道或許已不體現於繁複禮節,只要能享有一角落,只要那香氛能舒心,任何地點,都能擁有自己的品茗時光。

繁忙生活裡,簡單喝茶 ( 作者攝 )
繁忙生活裡,簡單喝茶 ( 作者攝 )

 

孔曼 § 水滾茶靚

常聞香港的咖啡店比快餐店還要多。無可否認大家跟朋友相約外出時,都會選擇到咖啡店喝杯Latte,也不會去酒樓、酒店喝杯茶。說起喝茶,更不得不提早已聞名國際的飲食文化-「飲茶」。這種邊喝中式茶邊吃點心的飲食模式,香港人將其簡稱為「一盅兩件,水滾茶靚」。

到酒樓喝茶與其說是飲茶,我認為「歎茶」更貼切。茶,要慢慢歎,平日在酒樓點了一壺茶,最少要享受兩小時。這兩小時間,茶要慢慢喝,點心要慢慢吃,報紙雜誌要慢慢讀,一字記之曰:歎。長輩們更是離不開早晨的一杯濃茶,就算抗疫期間,他們很多都抵不住誘惑冒險外出歎茶;就算大家乖乖留在家中也好,不少長輩都會到酒樓打包點心,再為自己泡一壺濃茶解解茶癮。

 「一盅兩件,水滾茶靚」是不少香港人每天的必須品。(作者攝)
「一盅兩件,水滾茶靚」是不少香港人每天的必須品。(作者攝)

至於年青一輩又如何呢?看見滿街滿巷的咖啡店就明白,咖啡才是皇道,雖然大家都會喝茶,但大都指茶餐廳的奶茶、酒店的西茶,台灣或泰國的手搖茶,最多也只是吃潮州菜時喝杯功夫茶。

話雖如此,多年前香港亦開始出現上樓茶室,這類茶室多以茶為主,食物為副,茶室內大部份地方和擺設皆為品茗而設,更有導師定期開班教授如何品茗。可惜,這類茶室的生存空間不大,而且捧場客的增長亦較慢,所以未見風潮。

Photo by Gilly on Unsplash
Photo by Gilly on Unsplash

或許播下的種子需要時間發芽,香港的飲茶文化確實在靜靜起變化。最近香港多了不少以品茗為主的餐廳,當然,食物就變得跟茶同樣重要。這類餐廳鮮有地提供了非常廣泛而專業的茶種選擇,而且更有品茗師即場教導客人如何品茗。有些餐廳更會提供獨一無二的Tasting Menu,這跟酒類的Tasting Menu一樣,每道菜都由品茗師跟廚師共同合作,由選用食材、茶葉,到味道與香氣的配合,以及時令季節的變化都一一細心考量過,以達至飲食上的更高層次;例如以冰滴岩茶配搭魚子醬,藉此將魚子醬的味道發揮到極緻。這類餐廳所提供的茶種亦非常獨特,矜貴程度足以媲美高價紅酒,以一個茶Tasting Menu為例,每位約二千多港元,可見其選材認真和罕有程度。

Photo by Ning Shi on Unsplash
Photo by Ning Shi on Unsplash

另一邊廂,亦有人將中國茶與酒融合,為無酒不歡的人士製作「茶啤」。利用冷泡鳳凰單欉入酒,酒色琥珀,花香跟啤酒花的柑橘香氣互相襯托,餘韻悠然。餐廳亦以較貼地的價錢讓更多人一嘗品茗滋味,除了提供所需茶俱外,待應還會貼心地教導客人如何泡茶,讓只懂歎茶而不諳品茗的我,亦略懂如何觀色、聞香、品茗,可謂一趟賞心悅目的五感之旅。

喝咖啡會上癮,喝茶同樣會上癮,品茗過後我就心癢癢買了個小小的紫砂茶壺,現在在家也能隨時來個有質感的一盅兩件,水滾茶靚。

Photo by kimdonkey on Unsplash
Photo by kimdonkey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