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不再寂寞 ── 寫在LAVY發行首張專題《My Lonely Journey》之後

近年澳門有不同的樂隊/音樂團體先後發行了多張專輯,有的是獨立樂隊自資出碟,有的是團體集眾人力量的合集,但當中只有一張專輯叫我萬般期待,就是那種令我計算着距離發行日子還有幾多天,等到發行當天早上便守候在唱片店門口,準備第一時間搶購的期待,我要說的就是本澳重量級樂隊LAVY的首張大碟《My Lonely Journey》!

 

在未談論《My Lonely Journey》之前,我想先介紹一下LAVY的成員,好讓平時沒有接觸澳門樂隊音樂(甚至澳門音樂)的朋友對他們有所認識。LAVY於2007年初,由鼓手Leo、低音結他手Angelo、主音Vincent(鄭志達)及結他手Yaz組成,樂隊名稱LAVY(音似NAVY)是以四人名字的第一個字母湊成。成員當中,夾band經驗最 “淺” 的可算是志達兄,他有超過二十年當樂隊主音的經驗,曾是樂隊Bible-X、東方紅及Toy Soldier主音,既是舞台劇演員、電台DJ,也是跨媒體創作人,多才多藝,不可不提他更是澳門現場音樂協會(LMA)的創辦人,推廣樂隊文化不遺餘力。Leo和Angelo兩位前輩是1992年香港某個大型流行音樂節樂隊比賽的冠軍級人馬,合作多年,是澳門眾多樂隊中最具實力和默契最好的rhythm section拍檔。結他手Yaz是一位已定居澳門十多年的日本藉結他手,演出經驗相當豐富,結他技巧純熟多變,收放自如!

 

在澳門音樂人眼中,他們就是技術超然的樂手、是樂於與人分享的前輩、是無所不談的朋友。因此自樂隊組成以來,一直受到本地樂迷的高度關注,不論在大小演出中也見到他們的身影,四位資深的音樂人經驗豐富,實力無需置疑,現場演出更是精彩絕倫,加上不論是練歌或演出都有綽號 “鬼爺” 的音響師為他們處理音響技術問題,確保樂迷聽到的都是上佳的音色,令樂隊每次演出都保持着十分高的水準。LAVY已漸漸地成為本地以至海外樂迷 “必睇” 的本地樂隊。(在專輯發行之前,只可欣賞現場演出,所以是 “必睇” )

 

在9月30日專輯正式發行之前,樂迷已經可提前在網上購買及下載專輯,《My Lonely Journey》更連續三天成為下載率最高的熱門專輯,受歡迎程度可想而知。但我始終喜歡親身去買唱片的過程,只有唱片在手,才可進一步了解到專輯的設計、參與的創作人有誰,以及有幾多幕後功臣等等資料。我當日好不容易才等到唱片店開門的一刻,當我第一眼看到這張專輯時,我知道我應該改口稱它為 “大碟” 了,因為它的大小約有一般CD四倍那麼大!拿在手中,就有如拿着一隻黑膠唱片似的,十分有趣。我心情既開心又興奮,馬上回家與LAVY展開《My Lonely Journey》!拆開包裝,翻開專輯三摺式的內頁就見到LAVY四人遠遠的背影和音響師 “鬼爺” 於mixer前工作的大特寫,這足以證明他是如此的重要,和四人對他的尊重!當我細讀專輯的創作團隊資料時,我心中突然湧起一種不能言明的激動,這一種激動最後變成了衝動,令我好想為這張專輯做點事情,最後我決定寫篇樂評,希望推動LAVY的音樂以及他們的音樂理念。

 

在搖滾音樂世界中,每隊樂隊都具有其獨特性,由樂隊形象、音樂風格,甚至樂器的音色方面,都有自己的一套見解,但正如其他表演藝術一樣,若希望有長遠的健康發展,就不可缺少樂迷聽眾的意見或批評。正是為了LAVY以及澳門的樂隊文化有更好發展,作為後輩的我大膽地寫出我的愚見。

 

從樂器上來看,LAVY是一隊典型的Guitar樂器加上人聲所構成,由於樂器的種類和數量所限制,和弦配置的重任主要落在結他上,歌曲風格的變化也因而受到限制。過去曾於不同的音樂會中聽過專輯中部分歌曲,對歌曲已有一定的印象,若以現場演奏的層次去考慮,三件樂器加人聲已做出紮實的樂聲,實在感到驚嘆和佩服,但將歌曲錄進CD裡,聽眾的要求定會相對提高。

 

來個先苦後甜,我想先說說些專輯的不足之處。不難聽出專輯中每首歌的編曲都細緻了很多,花了不少心思,主要表現在結他分工仔細了、和聲的加強、弦樂的運用和加入鍵琴這幾個方面。雖然聲音的層次是加強了,但歌曲的混音則仍有改善的空間,大致問題是主音和節奏結他過於大聲,遮掩了和音及其他結他的聲音,令它們豐富及襯托主音或節奏結他的效果大打折扣,有點浪費,如<We’ll be Loved>的和音部分音量太細,歌曲的速度由開頭的慢板慢慢推進至中段的中板,甚至到後半段都只聽到主音一把聲音,聽起來只有主音獨撐大局似的,甚是吃力!又如<Mylonely Journey>前奏的結他部分也有這個問題;另一方面,低音結他的音量普遍地偏低,節奏結他音量則偏大,變相將歌曲推進這個工作大部分落在節奏結他上,加重了節奏結他的負擔,而部分節奏結他的音色偏於中音至低音,欠缺了 “搶耳” 的高音(尖音),與低音結他齊奏起,聽起來兩者好像混成一體,若以口語表示即是 “聽起來很朦” ,令低音結他變得異常隱蔽,要十分留神才不致錯過當中的精彩細節。

 

十首歌中有7首是英文,三首是國語,以兩種非母語來演繹十首原創作品,當中定有困難處,但也有容易之處。難處當然是發音及咬字需要特別留意,以減少被挑剔的機會,另一個難處則是填詞方面,雖然國語只有四聲,但發音不正則會改變詞的意義,部分歌詞填上了廣東話式的國語,如果將<My lonely Journey>歌中一句歌詞 “不管你的表白令全世界有多感動” 的 “令” 改為 “教” ,那麼唱起來會較為容易,也不再是廣東話式的國語;而好處當然是旋律及歌詞可以隨樂隊喜好互相遷就,這點則表現在英文歌詞方面,英文歌詞文法的對錯通常不是首要考慮問題,我反而在意唱的是否唱得自然,聽的是否聽得舒服,如<Lost>中的一句 “I can see people smiling”,我自己曾將這句簡化為“I see people smiling” 試唱,感覺較為舒服、輕鬆自然且配合歌曲的速度及氣氛。七首英文歌中,有幾個類似的情況出現,令我覺得怪怪的,我會從聆聽中跳出來,停下手上的工作,查看歌詞並研究是否有其他唱法的可能性。但我必須要強調這純粹是以聽眾的角度去思考而得出的個人感覺。

 

一如其他Guitar是專輯中有四首歌都以重複verse作為結尾,此安排雖是有首尾呼應的作用,可突出歌曲的原動機,而拍子上也稍作改變,加上一些action位,但這種曲式安排卻四次出現在專輯頭五首歌中,難免令人有冗長、不夠瀟灑的感覺。以<Lost>為例,假若最後不重唱全段的verse,只唱到 “ Don’t know who am I or where to find myself ” 便將歌曲完結,這樣一個突如其來的結尾,既可帶來新鮮感,歌詞亦相當配合歌的主題,不過若希望突出最後的是歌詞中憂傷的意思則只好維持原狀;又如<Start All Over>最後那段verse,若改由四人合唱,那種重新出發的感覺便會大大加強,不再是孤身作戰。

 

對於一隊樂隊來說,創作模式對歌曲的風格、營造的氣氛有很大影響。聽完整張專輯後,我對當中兩首歌特別有印象,分別是<Dusk>和<Gulf Blue>。原因很簡單,因為這兩首歌都不是LAVY四人共同創作的,因此歌曲的個人色彩十分之濃厚。試想像只保留這兩首歌的結他和人聲部分,剔除其他樂器,歌曲的感覺是依然存在的;相反地,像<Start All Over>或其他四人創作的歌曲,只要少了其中一種樂器,歌曲定會變得軟弱無力,無法向前推進!我個人喜好當然是四人合力創作的作品,因為集合各人心思和精髓,團隊的感覺會強烈得多,這是樂隊必須有而且是最重要的。話說回來,專輯中有個人風格的作品絕非壞事,相反是成員表現創意、技術的好機會。就好像聽The Beatles那樣,聽到的多是Lennon/McCartney的作品,偶爾聽到George Harrison的<Here Comes the Sun>也會有一種驚喜和新鮮感。

 

《My Lonely Journey》是LAVY集合四人音樂造詣、合共超過二百年的人生智慧打造而成的一張專輯,雖然未必是一聽便馬上喜歡,只要反覆細聽,或可嘗試不按歌曲次序隨機播放,漸漸便發現每首歌當中自有精彩之處,那是現場表演中無法細緻演繹出來的精彩部分。專輯包含了不同的音樂風格,有Rock、Blues Rock及Acoustic Rock。我的心水推介歌曲首選是<Start All Over>,這首歌結構完整,節奏部分紮實,氣氛流暢,由簡單的結他前奏開始,再一一引入鼓、低音結他及人聲,一起重新出發的感覺強烈,編曲也是十首歌中最好的一首,而Angelo彈奏的低音結他輕快跳脫、從容不迫,令人不期然跟着拍子跳動;其次便是〈Dusk〉,它是各人精湛技術的結晶,即使是現場演奏,這首歌仍然可以簡單用三件樂器營造緊湊的節奏,跳躍感最為強烈,Yaz彈奏結他以及調較結他音色的功力在此充分發揮,志達充滿磁性的聲音也是一個不可或缺的亮點。喜歡打鼓的朋友就一定要留意〈星期天搖擺〉結他solo末段,Leo有一段低調、但十分精彩的打鼓演奏隱藏其中。〈We’ll be loved〉則是簡約的音樂襯托下,志達大顯唱歌技巧的歌曲,歌聲細膩感人。

 

LAVY在專輯中邀請了本地Band友助陣,如負責錄音的Eric Chan,可知道Eric是本地樂隊Forget The G的主音兼結他手,他是現時澳門少見的一位既熱衷於創作及演出之餘,又同時擁有錄音及混音能力的音樂人。專輯的十首歌曲中,只有<Gulf Blue>一曲由Ben Kok作曲填詞,他是另一支本地技術型樂隊The Roof的低音結他手,其餘的九首全部由四人負責作曲、填詞及編曲。最令人驚喜是四人都有參與作曲及填詞的工作,這一點是我最羨慕的,因我個人認為樂隊的就是要這樣,隊員便應該主動創作及作不同的嘗試,那怕有再高超的技術,隊員若不主動作出貢獻,只是被動地執行別人的要求,欠缺了那份創作的熱誠,那麼極其量只是位稱職的樂手。在這方面LAVY已做到我心中渴望做到的事情,我豈能不羨慕、不激動呢!從Eric與Ben參與《My Lonely Journey》中看到本地樂隊之間互相幫忙的情況,打破了本地樂隊 “閉門造歌” 的現象,增加了互相交流、學習的機會,確實有利於推動澳門樂隊文化以至流行音樂的發展。

 

Leo、Angelo、Vincent和Yaz四人最值得人敬佩之處就是他們對音樂的熱誠,他們都不是全職的音樂人,但多年來對音樂不離不棄,兼顧好家庭及工作之餘,用僅有的時間夾band和創作,由07年四人有幸走在一起組成LAVY至到今天出了首張專輯,整個過程相當不容易。《My Lonely Journey》除了是LAVY的一個創作紀錄之外,更推動了本地音樂人之間以及音樂人與其他媒體創作人之間的互動合作,而最重要的是LAVY樂隊本身已經為澳門其他樂隊樹立一個良好的榜樣,因為他們影響到我們也深信夾band是可以夾一世的!<Who Doesn’t have a dream>雖是這張專輯的終結,但同時也是下一階段的開始,期待LAVY下一張專輯面世!

分享
上一篇文章《不要和鯊魚接吻,但要和勇敢一起睡覺》
下一篇文章咖啡伴侶
澳門填詞人、結他手、音響設計及樂隊Vibration成員,多年來游走於音樂與戲劇之間,仍然相信音樂及文字可以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