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家」《鐵道任務》環遊北美

200625P1《鐵道任務》簡中《鐵路環遊》

《鐵道任務》(Ticket to ride,簡中:鐵路環遊)普遍被認為是美國最家喻戶曉的入門桌遊,既因桌遊背景即當地人熟悉的國家地理,與此同時鐵路旅行對他們來說亦是一場說走就走、風光旖旎的出行路線。

遊戲背景富有興味,依托於法國作家凡爾納(Jules Verne)於1873年出版的冒險小說《八十日環遊世界》,介紹了書中主人公 Phileas Fogg 君克服挑戰同時,「但鮮為人知的是,那一年,有五個大學同學見證了這偉大的一刻,並決定要發起發他們自己的挑戰之旅。」五位老同學成立了自己的私人俱樂部,每年發起嶄新的挑戰,而今,「1900年10月2日」,挑戰者們以一百萬美金為采頭競逐誰能在七天內搭火車探訪最多的北美城市——而玩家,即扮演這場火車比賽的其中一位挑戰者。

遊戲過程也相當簡單,玩家大部分時間只需要權衡採買車票或者沿線旅行,即能投入到情境,體驗計劃路線與旅程中臨機應變的樂趣。

200625P4《鐵道任務》Stay At Home

首次參與環遊挑戰的阿全發現:「起初見到這麼大盒,還以為玩法會很複雜,但原來意外地簡單。而聽說這個是入門級的桌遊,玩過以後的確有這種感覺。遊戲用到的道具不算繁複,製作亦精美,加上玩法簡單,大致就是『建立最長又最合適的路線來達到目標』。遊戲非常適合各年齡層遊玩。」

較富經驗的雷小姐則評說:「這個遊戲之前玩過一兩次了,對我來說好玩指數三星吧。它的遊戲版圖鋪排佔了桌子的四分之三;過程裡有趣的是,雖然大家的旅行路線是不一樣的,但是在旅途中可能在某段路會相遇,有些路線如果被別人走了,自己只能繞遠路,努力去到目的地。」

深思熟慮的Bong 為我們總結:「玩《鐵道任務》的時候,要留意幾個方面:首先,根據任務牌,規劃調整路線,注意所需車票顏色及數量,包括手牌及翻開的公共牌,還要考慮主路線長度。然後,預測與其他玩家的路線衝突,搶先完成或改變路線。遊戲尾聲還要冒險去抽任務牌來搏取加分的機會。而這趟遊戲得到的教訓是,切勿高估自己記憶力,遊戲過程中應不時認真核對任務牌的目的地,以避免錯過了目的地導致收獲負分。」

200625P2《鐵道任務》環遊北美

《鐵道任務》名聲遠揚,但此時再次把它拿出來玩,其實還有一個額外的原因,就是出版社於本月上旬釋出了它的「疫情版」——我對困頓在家裡的桌遊玩家如何進行現如今「難於成行」的「鐵道任務」深感興趣。所以,特別請 Corydoras 帶我們體驗這個特殊的版本,並邀他談一談自己的心得。我把他詳盡的想法整理如下:

延伸閱讀:澳門桌遊群像——Corydoras

因應疫情,Asmodee 公司釋出了旗下多款桌遊的PNP版本,經典桌遊《鐵道任務》也不例外,設計師Alan R. Moon 更為此「疫」設計出「Stay At Home」版本,供家庭成員於居家抗疫期間能共渡一段歡樂時光。 

於「Stay At Home」版本當中,你不再是奔走於山水之間的旅行家,而是四位家庭成員之一,彼此間有時競爭、有時合作——爸爸、媽媽、姐姐、弟弟(甚至連小貓Rouky)都有自己的任務。除此之外,因為這是一所住宅,所以有「家庭路線」,每位願意幫手的成員都可以使用家庭路線完成手頭上的任務。

關於心得,我體驗了兩次,但分數都很差——因為我不知道應該先做什麼。當我看到一位玩家把她的火車放在陽台上時(幾乎能夠想像成曬衣服),這很有趣;同時令我失望的是,我經常不能走到某些地點以完成我的任務,因為通道被其他成員壟斷了,而引人發噱的點在於——這裡是我的家啊!

以上即是Corydoras 跟我們分享「Stay At Home」版本後的感想。

200625P3一趟穿梭家裡的「鐵道任務」

我自己對「Stay At Home」版本也甚為青睞。我喜愛它宛如雨過天清後晴朗天空的配色,似乎寄託了我們生活復歸平淡的謙卑希望;同時,想像在居家防疫期間,孤獨的人們如何把進出家中各處空間想像成一趟趟徒步旅行、與祈求疫情早日過去朝聖之路,也是我從這個特殊的版本裡品味到的醍醐之味——

雖未能與諸國分憂,但心意與諸君同行。

 

延伸閱讀:《鐵道任務》的「Stay At Home」版本

分享
上一篇文章無添加的零次咖啡 Coffee Zero
下一篇文章夠好了嗎?
曾任職閱讀推廣員,與孩子共讀超過一百本繪本。先後畢業於澳門大學(獲學士學位)和臺北藝術大學(獲藝術碩士學位),喜歡閱讀,熱愛桌遊!近年創作繪本《蝴蝶谷》,劇本《時先生與他的情人》獲得2018年多倫多劇評人大奬評為「最佳年度新音樂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