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 = 有幾多錢派?

一年一度的施政報告已在11月12日揭盅,有一些人聽完特首講了明年派多少錢便 “轉台熄機”,也有一些耐心聽完整份施政報告但覺得 “除派錢外聽不出有甚麼實際施政舉措” ,而鄰埠報章電視台也在當天及翌日以大篇幅報導澳門政府的 “派錢” 金額,自然而然地當天放工也聽到不少人耳語該如何把這9,000大元花掉。

 

就在大家似乎都對施政報告的內容不太關注時,也有學者和社會人士指出是份施政報告的 “亮點” 是在開首部分的人才培養長效機制,因為放眼當下人才問題已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議題,從之前政府提出的人口政策諮詢,至後來外地大學畢業生留澳工作,再至近期2016年博彩業新一輪的發展而引起的人資缺乏擔憂,與人才培養、吸引人才等主題均息息相關。不過,作為小市民的我們,對施政報告的期望往往着眼於更實在的事情,長遠的宏大的事情還是留給政府去想吧!

 

因此,已有一些議員又或報章指出了這份施政報告對交通和房屋兩大市民最為關注的議題着墨不多。誠然,交通的內容中相信最大的突破是輕軌新口岸段的走線終於一鎚定音 “走外圍” ,第一期輕軌澳門段的工程有望動工,由2002年最初提出的興建輕軌工程 (當時提議是高架單軌), 或許終能在15年後的2017年落成通車 (原公佈為2015年通車),而其他的內容也看似 “熟口熟面” ;至於房屋政策,其屬於 “四大民生長效機制” 之一, “加緊公屋的配套建設……抓緊落實萬九後公屋的興建……在新填海區合理預留居民住屋需要的用地……政府已啟動 28 宗批地個案宣告失效的法律程序;積極探討 ‘澳人澳地’ 新型房屋供應模式,將在明年完成有關的專項研究和開展公開諮詢……” 的內容中,幾個 “關鍵詞” 也是經常在報章新聞內出現。事實上,後萬九的公共房屋興建;土地未有按批地計劃使用而宣告失效而計劃收回; “澳人澳地” 政策的研究,大概每天也有看報紙的讀者都能 “背誦” ,可是,直至目前為止,大家看到的仍是 “畫餅充飢” ,萬九公屋終於基本分配完成 (萬九的最後一個經屋盤快盈大廈正配售中),但不少其實仍是建築中或 “圍板中” ,而已公佈的後萬九公屋單位暫只有6,300個單位,且不知那將會是往後多少年的供應量,如分10年那每年僅630個;幾十幅 (事實應有更多) 的土地長期空置,由前兩年提出 “研究檢視” ,到現在 “宣告失效的法律程序” ,可想而知能收回已是3、5、7年後的事情了!而 “澳人澳地” 因屬 “研究階段” ,還是別抱太多的期望較佳。

 

就是這樣,除了是報章媒體又或議員、社會人士較多熱議施政報告的內容外,不消幾天身邊的友人又或在 “搭車搭lift” 已沒有多少人再談及施政報告了,充其量是聽到有人在猜想再下一年是否派錢至 “五位數” 。而正正在施政報告內容並沒有讓大眾抱太大期望和 “看得見” 的行動之際,廉政公署於11月15日公佈了 “道路集體客運公共服務批給” 投訴的調查及分析報告,頓時成為 “超級熱話” ,因這較過往廉署所公佈的調查及分析報告又或審計署所公佈的報告措辭來得 “辛辣” ,指控更是相當嚴重,歸納為 “六宗罪” ,包括指證交通事務局在新巴士服務不遵守現行法定制度、越權免稅、巴士財產歸屬不清、中途違法調整服務費、違法予公司免責條文,以及其他合約條款的問題。

 

其實第二至第六項的 “控罪” 主要也是基於第一項的緣故,第一項才是 “主菜” ,因為報告指出現行法律僅允許以 “公共服務批給” 方式許可私人公司經營公共巴士服務,但交通事務局則採用 “提供服務合同” 方式,導致整份合同帶有不符合公共利益、甚至明顯違法的情況,致使三間巴士公司在未獲 “批給” 及無訂立批給合同的情況下 “違法經營” 。也就是說,交通事務局一直是 “違法” 把巴士服務判給三間巴士公司,而所謂的 “新巴士服務模式” 是建基於 “非法” 的文件上。

 

當然,所有的矛頭也必定指向交通事務局,因為巴士服務沒有達到預期的改善效果;巴士服務費瘋狂加價;維澳蓮運控告政府並最終破產,所有這一連串的事情就是 “新巴士服務模式” 於2011年出台後所發生,但是,這又讓筆者不禁猜想為何交通事務局 “敢於” 違法?事實上,若有法可依相信交通事務局也不會如斯 “大膽” ,因為縱使今天不是A君投訴而爆出此事,他日B君申訴也定當發現同樣的問題,當然若 “新服務模式” 取得空前成功而沒有人投訴,這 “違法” 的 “指控” 便可能一直 “石沉大海” 。所以,或許 “案件重演” 的情況是在社會大眾期望原有專營合約終結後引入新的巴士營運者或政策以改善 “搭巴士難” 的問題,而交通事務局在 “眾望所歸” 的情形下便想出一種 “前所未有” 的 “新巴士服務模式” ,而不知是時間太緊迫又或是不認為可對原有法律進行修訂更新或通過新的法律,就此匆匆把外地的成功經驗+澳門法律的 “左執右砌” 而變出一個政府既未有完全主導權,公眾利益又未有得到最大的保障,且又不合乎法律規定的 “新模式”。

 

不論如何,後續的劇情可留意12月5和6日運輸工務範疇施政辯論,而大眾的着眼點就是不要讓現有的巴士服務受到影響或變得更差,可是,這單 “違法事件” 的爆出相信只會讓市民對政府的行為再次投以 “不信任票”,當認為按理應懂法律的政府部門所做的事情可能是 “違法” ,期望我們市民可以……今年政府把2014財政年度的施政報告重點印製了小冊子派到每家每戶,打開第一頁便是 “關顧民生福祉” ,也就是我們可以得到多少的現金分享、公積金帳戶注入金額、持續進修補貼、各類 “金” 與 “津貼” 等,似是肯定了我們跟政府間就是 “講金唔講心” ,施政報告 = 現金分享才是最實際?

分享
上一篇文章電子書
下一篇文章單車賽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