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歲時候的你在做甚麼?努力工作,尋求事業高峰?繼續學業,不斷吸收知識?還是已經組織家庭,全心全意照顧小孩?

這次專訪的主角,在青春年華時選擇辭去穩定的工作,出走環遊世界近三百天,去感受一般旅行感受不到的意義。酷愛大自然的他甚至在旅途中嘗試進入素食的境界,在不同國家尋找多元的素食,與網友分享他的經歷和故事。

On top of Uluru, Australia
澳洲烏盧魯(Uluru) 的山上

Bright Hong 是澳門土生土長的年輕人,去年三月辭去會計的工作,踏出了環遊世界的一步。

他本來也是與一般人一樣,在澳門讀大學,畢業後在一間大型渡假村做「打工仔」,未想過去環遊世界那麼遠。

本來就熱愛旅行的 Bright,出走的意欲越來越強。因為工作忙碌,食無定時,感覺健康變差。Bright 開始有所啟發:「當時感覺很累,有時會忘記吃飯,試過胃痛。開始覺得人真的很『化學』,有甚麼想做的、可以嘗試的,在適當的年紀,有體力和精神的話,就去做,不要擔心那麼多。只要有勇氣走出第一步,你就能做到,因為上天會替你安排好。

因此,Bright 在辭去工作前半年就不停搜尋旅行的資料,預訂首站去澳洲的單程機票。有趣的是,自認不迷信的他,卻網上查看「黃道吉日」,看到2017年4月9日這天「宜出行」,才決定出發日期。訪問當天剛好是出走回澳後的一周年。

 

路線: 澳洲 – 新西蘭 – 美國西部 (Yellow stone, Las Vegas and surround) – 墨西哥 – 美國佛羅里達州 – 厄瓜多爾 – 秘魯 – 玻利維亞 – 智利- 南極 – 智利 (Patagonia) – 澳門 – 芬蘭 – 英國 – 葡萄牙 – 澳門

Bright 打算環遊七大洲,從大洋洲開始他的旅程,分別在澳洲和紐西蘭留了40多天和一個月,然後再踏入美洲,先到達美國,成功嘗試在網上找到 Couch Surfing(沙發衝浪)和在寄住家庭生活了一段時間。

但是,上述的國家對 Bright 來說都很高消費,不是最理想的旅行目的地,直至他到達南美洲。

Lagroon Paroon, Huaraz, Pure
秘魯 瓦拉斯 Lagoon Paron, Huaraz, Pure

 

鍾情南美洲

Bright 已是第二次到南美洲了,不過,他說第一次去的時候是剛大學畢業,一個月內遊覽了四個國家,對他來說只是「走馬看花」。

「很多世界級的自然奇觀都在南美洲,好像最大的瀑布、最大的鹽湖、最大的雨林。第一次去的時候只想用最有限的時間看最多的東西,但今次完全是另一回事,因為沒有時間的限制,沒有顧慮,用另一種心態,去感受自己未感受過的。

在南美洲的厄瓜多爾,令 Bright 最印象深刻的是啓發生物學家達爾文寫下《物種起源》的進化島(加拉帕戈斯群島 Galápagos)。

「整個島都非常吸引我,可以和很多不同的生物零距離接觸,好像我晚上走到岸邊,就看到鯊魚BB在碼頭岸邊游水;在沙灘上看到過百條海獅在睡覺;我在海灘游泳,海獅會過來跟我玩。這真的難以置信,很難在其他地方看到。」

Bright表示,進化島是一個潛水天堂,是很多潛水員的其中一個夢想潛水地。因此他感覺自己十分幸運,在他第十一、十二次潛水時就能到達進化島,對他來說,是這趟旅程的一個 bonus。

Playa del Cerman, Mexico

遊覽中南美洲,則帶給他最理想的旅行模式。五個月內遊走了四個國家:厄瓜多爾,秘魯,玻利維亞,智利。在旅途中,用手機應用程式學習新語言:西班牙文。

「那裡消費很便宜,不論住宿還是交通。很多城市與城市之間都有巴士往來,只需提早一、兩天訂票,所以我不用訂機票,不需要提前很多準備,隨時可以去某個地方,或者突然想在一個地方待久一點也可以,想打工換宿亦可以,令我在中南美洲的整個旅程彈性很多。」

Bright 在秘魯逗留的時間長達兩個月,在庫司科(Cusco)找到一間旅行社打工換食宿,而且,這個秘魯的城市可以說是旅途中找到素食顏值最高的地方,令 Bright 最眼前一亮。

「可能因為庫司科是比較旅遊化的地方,很多旅行團和火車都是從那裡出發,又近馬丘比丘,不論面向遊客還是本地人的餐廳都有很多素食選擇,而且又便宜又好食,是素食天堂。」

在朋友的鼓勵下,Bright 不只環遊世界,而且到處尋找素食,在 Facebook開了「素遊世界 V Love Travel」的專頁,在旅程中的每個地方都嘗試「找素」。

「旅途中我對素食的想法也有改變,其實素食一點也不悶,不會令人營養不良,更可以很多『滋』多彩。可以有不同食材,做出不同形狀,可以補充不同的營養。」現在Bright基本上不會吃紅肉,在沒有選擇的時候會吃雞肉。

然而,不是每個地方都容易找到素食。Bright 說,在玻利維亞找素食的餐廳十分困難。他問過當地開中菜館的華人,原來玻利維亞的人很不喜歡吃蔬菜,幾乎每餐都吃肉。

不過,除了著名的「天空之鏡」,玻利維亞有很多高山、火山、冰川、鹽礦,Bright 還是認為是一個很值得去的地方。

Uyuni, Bolivia

 

旅行的意義?

對 Bright 來說,在不同階段,對旅行的看法都有變化。

「我第一次坐飛機是17歲的一個暑假和同學去泰國,當時甚麼都不懂,機票、酒店都是別人訂的,只是跟著朋友去玩;後來我會自己看書,把旅行計劃滿滿的,用最有限的時間做最多的事情,認為這樣得著最大;到讀大學時,開始比較喜歡大自然,所追求的已經不同。當時去過冰島、格陵蘭、挪威,走過山峰、峽谷、冰川,覺得真的很美,開始對冒險性質的旅行感興趣。 」

而今次的旅程,最大的意義就是可以放下所有東西,去體驗一些平時放假去一個旅行做不到的東西。「遇到的人、遇到的事、突如其來的想法,都會激發我去做一些事情,很彈性,想做就做,沒有限制,這是很難得的。」

這次旅行亦令他改變對大自然的看法。「這世界很美,冰川很美,如果現在再不去做對的事情,保護環境,那麼許多很美的景觀將會消失。

20171006_142113-01
祕魯

 

簽證的辛酸

原來,Bright 一開始沒打算去秘魯,因為用澳門護照入境需要秘魯的簽證。然而,他在沒有簽證的情況下,冒險成功入境!

「本來不打算去秘魯,但聽說過有人成功用有美國簽證的澳門護照,裝扮成中國護照入境。那麼當時我就嘗試在入境表填國籍和居住地都為中國,冒著折返的險。當時關員問過我兩次:”Where is the Visa?” 但最後都放行了,是一種幸運。」

對於入境一些國家需要簽證這個問題,Bright 感到十分無奈 ,認為這樣不能配合到想環遊世界的人。

尤其是他想去南極,而大部分到南極船都是從阿根廷出發,但想到用澳門護照入境阿根廷需要簽證時,他就很失望。

「拿阿根廷簽證不容易,需要提交薪俸單,但當時我已辭職,沒有收入,有可能以為我去做黑工,未必批准。當一個人放下所有東西去環遊世界,就是想無驅無束,沒計劃地出走,感受世界,但無奈到一些國家需要簽證則帶來很大的限制了。」

幸運的是,Bright 找到船公司從智利出發南極,而澳門護照去智利是不需要簽證的,因此踏上往南極的路。

20171209_131954-01

 

向南極出發

原來, Bright 去南極的計劃比他出發的那張單程機票更早已決定。

「出發前一年多我就不停留意船公司的網頁,因為只能在南極的夏天才能去遊覽,而南極的夏天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那麼我選擇了最便宜的一天出發:2017年12月初,所以決定了四月出發環球之旅,因為經過大半年一定到達南美洲(智利)南部。」

Bright 透露,一般去南極的船票是五千多歐元起,而他訂到的是四千多歐元。別人都說這個價錢很便宜,他表示十分高興。

Bright 的南極旅程長達15天,從一首小型遊輪出發,在南極範圍內會去一些島,接駁小船登岸,又會坐小船去看鯨魚和企鵝聚集的地方。

原來除了參觀,船上會安排講座,讓旅客了解生態知識。他印象最深的是去到一個叫 “Half Moon Island” 的島,他看到整個島表面都是紅色濕漉漉的物質,問專家後才知道原來是企鵝的糞便,鳥類有時候會吃那些糞便,因為有豐富的養分,是一種生態循環。

他在冰天雪地的南極下水游泳過四次,如何抵擋寒冷?「南極雖然真的很冷,不像這裡的冷,至少我沒有冷到感冒。而且從脫衣、下水 ,到上水僅僅是三分鐘,只要不在水中太久就可以。不過水底有很多尖石頭,試過腳底瘀了一大塊。」

南極
南極

Bright 說,整個船程都會讓乘客下海游泳,除非落腳點很大浪或很多石頭,最多可以下水五次,而Bright 下水了四次。每一次下水,船公司都會發一張證書,寫明地點、風速、水溫。

去南極佔了大部分環遊旅程的費用,但對他來說,真的是一個很好的體驗。「我很喜歡大自然,很喜歡看生態。既然放下所有事情,又難得來到很遙遠的南美洲,為甚麼不用這個機會去南極?如果覺得貴,錯過這個機會,下次很難再有一個月的假期再去。」

南極之旅結束後,Bright 再次回到智利南部,遊覽了百內國家公園。嘗試過自己一人行山行了三天,在山中的 camp side 住了兩晚。他對這個國家公園印象很深刻,因為裡面溪水可以飲用,說是他喝過全世界最好喝、最清甜的水。

 

旅行 v.s. 家人

去年12月,Bright的親姐姐在澳門舉行婚禮,但他本人卻在遙遠世界的另一邊。當時 Bright 很喜歡在南美洲的旅途,很不想離開,但想到與家人的親情,還是作出了決定。

「我坐了三程長途飛機回澳門,給姐姐驚喜,見證她的婚禮。她當晚感動得哭個不停。我們一向感情很好,甚麼都會說,很少秘密。 現在回想一下,如果當時沒有回來,我會很後悔,因為家人真的最重要。 」

Bright 說,旅程結束後,自己多了一個看法,就是應該抽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被偷走的…

才回澳門三天,Bright 又繼續他的旅程,到了歐洲,首先去了芬蘭,但沒有像預期地看到極光;之後到英國探望朋友,再到葡萄牙的波爾圖和里斯本逗留了數天。在歐洲的旅程除了沒有像南美般熱愛,更失去了他的「心血」…

「我很用心記錄了很詳細的南極之旅,還想回澳後出書,很想把我在南極的所見所聞,旅程的籌備,價錢等等的所有經歷和體驗寫出來,與別人分享;但我的電腦在葡萄牙被偷,相片和影片有備份,但就是一個Word 檔我沒有上載雲端。」

當時在葡萄牙的 Bright 心情十分低落,原本已計劃繼續去非洲和中西亞的旅程,感覺都不想走下去,不想迫自己完成之前定下的目標,寧願跟自己心情去做,因此提早結束旅程回澳。

IMG_6183

 

有錢就是任性?

Bright表示,曾經有人在他的 Blog 中留言,說他去南極「有錢就是任性」。他強調自己不是「有錢仔」,也是生於基層「打工仔」家庭,重點是視乎一個人想要的是甚麼。對他來說,難忘的體驗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

「首先,去旅行不可以無錢,不論如何窮遊,都需要錢。但我的體驗就是:就算給我很多錢,我都不去會住五星級酒店,吃大餐。我選擇住 hostel,我可以與同是環遊世界的人交流,了解更多自己不知道的,接觸到有趣的人和故事,這樣的得著大得多。」

Bright 看見在南美洲有很多辭職去四周遊歷的人,聽到他們的故事、背景、出走的原因、對這個世界的看法,令他印象非常深刻,互相啟發,互相感染。

Cusco, with host and his friends
Cusco, with host and his friends

 

未來計劃?

現在 Bright 在香港上短期課程,今年7月的時候會再次回到歐洲,參加他早前已訂票的音樂節。

說到未來,他表示,有機會的話想嘗試離開澳門工作。「也是旅行改變我的,不要太在意賺多少錢,工作有多穩定,可以的話出去嘗試多點,因為有些行業是澳門沒有的。在澳門生活,接觸到的事情有限,我想去大城市工作,感受一下不同的。」

 

Facebook 專頁:
Bright Hong → Round The World

 

場地贊助:森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