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一直很堅持她班裡有位好朋友叫做 “神” 思詠.當我們用大人的經驗,覺得除了金庸裡面隻鵰兄姓 “神”,由遠古元代蒙古族發展而來的神農氏家族姓 “神”,來到近代,能遇到的就只有花名叫 “經刀” 的仁兄有此特殊姓氏之外,姓 “神”,確實極其罕見.於是我們選擇相信是女兒發音不清,這位好朋友應該姓 “陳”。

於是每當女兒告訴我們與 “神” 思詠一切的時候,我們就開始 “糾正” 女兒的讀音:“ ‘陳’ 思詠呀!唔係 ‘神’ 呀”.換來的當然是女兒非常堅持又帶點無奈的反抗:“係 ‘神’ 思詠呀,唔係 ‘陳’ 呀",一聲 “唉呀” +呢個找尋岑思詠文章表情符號及呢個找尋岑思詠文章表情符號1表情!!

皺起的眉頭,嘟起的小嘴,稚氣的臉上掛著大人的表情,卻使人感受到這個小不點的堅持.慢慢地也讓我和孩子她爸開始探究究竟 “神” 思詠姓咩呢?可惜在一年的K1裡面,仍然是一個迷。

昨日,咁啱有個波友揸住電單車係馬路上漂移,成條街都知道他叫 “岑岳飛”,因為他的波衫背面印咗他的大名.女兒她爸靈機一觸:“難道神思詠其實姓岑?” 豈料今天,真是咁啱得咁蹺,謎底終於揭盅,有家長在群組發了這麼一張圖,為失物找事主,當事人就是岑.思.詠!!驚覺原來女兒這次勝出!!(雖然讀音有點偏差,但孩子用聽力學回來的字,Variation 少於1%,絕對可以稱之為 “對”!)

記得一次學校家長會上主任曾經說了這麼一番話:“我們的家長,很喜歡來學校與老師求證孩子的說話,例如,她說明天不用帶書包,真的嗎?他說今天老師要他們回家拿廁紙筒做個玩具,真的嗎?⋯⋯我們應該選擇相信孩子,他們遠比你們想像的懂得多。”

慶幸我還是一個比較民主的媽媽,沒有為女兒與我們的不同意見用上家長的身份去打壓她,強行要她跟隨我們的 “陳” 思詠,要不然,今天答案揭曉了,就不知如何再讓小傢伙相信媽媽了。

孩子能夠有自己的主見,自己的堅持,是我們希望孩子能夠做到的,這亦是為了保護她,將來不再聽從父母的時候,也不輕易聽從同儕。這件事亦令我明白,我們都小看了自己的寶貝,他們的觀察力,他們洞察力,遠比我們的強,而且,由於沒有經驗,小孩所感知的東西來得更加直接,沒有雜質。大人的經驗,可以用來給孩子借鏡,但是否適用就該留給孩子自己去發現去思考去求證。信任不需建立在你相信我說的就是對,而是我說了,你可以不認同,但你需要去求證說服我,不爭誰對誰錯,只想發掘合適答案,這不也是親子活動重要的一環嗎!

 

P.S. 這個 “岑岳飛” 的出現與岑思詠的失物認領告示來得實在太巧,上天的鋪排,就是微妙。

分享
上一篇文章你可以用10天拍出一部電影?
下一篇文章有不病者
身高153CM,果個扎了丸子頭的早上,果一條令我企吾直既度高尺,果個粗心大意既員工,令我身份證上那個少了2CM的高度陪伴我一生,誰知生完兩隻熊孩,縮水變成150CM,好了!我承認我矮!這個高度讓我和熊孩對話時不用蹲太低! 胸圍30A,不是最少是32A嗎?還比這個小是甚麼一個狀態?不要暇想,好了!我承認,我很細!這個尺寸,讓我有穿沒穿BraBra都沒有人發現,夏天爽歪歪矣! 樣子鵝蛋臉,圓眼睛,性感嘴,鼻子不懂形容!有圖嗎?對不起沒有!好了!我承認,美圖秀秀之後是挺美的!每次Selfie都呃到Like就是了! 我喜歡有點子拿來取笑的人生!有缺憾才知甚麼是美,有崎嶇才知平路好走,有陽光永遠都不怕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