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愛.回家》裏的律師嚴謹,《不懂撒嬌的女人》中父愛爆發的 Oscar,抑或是《大帥哥》入面奸狡險詐的李細龜,都難不到他,每個角色都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游刃有餘——他就是本期的主角張達倫。

 

帶來機會的外表

張達倫雖然並沒有典型的清秀小生臉,但憑着高大的身形、濃眉大眼的俊朗樣貌,他順利在2003年從本來發展已不俗的模特兒工作轉型為演員。由於過去的工作發展理想,加上入行過程又順利,初投身演藝工作的張達倫躊躇滿志,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在演藝界大展拳腳,接拍重要劇集。

然而理想與現實的確存在一定落差。張達倫笑言最初入行時,以為自己靠着外表便能夠當上演員,誰知事業卻總是浮浮沉沉,不被重用。就連前女友,資深節目主持人黎芷珊亦直言:「你還不明白甚麼是真正的演員,光靠樣貌是不行的。」張達倫當下雖然難過,卻又無力反駁,不禁懷疑自己是否選擇了一條錯誤的路。帶著一點懷疑與不服輸,張達倫決定再堅持一下——還好他當初沒有放棄,終於在2012年遇上了《愛.回家》這套處境喜劇,數年的拍攝時間既磨練了他的演技,亦成就了他的首個代表角色「嚴謹律師」,更令觀眾們能好好記住他。

20181016-AM4A9495

 

局限機會的外表

好不容易事業迎來了新的高峰,張達倫自然是加倍努力,將角色演好,而事實效果亦相當理想。他至今很感謝嚴謹這一個角色,由於人物討好,所以他暖男、好好先生的形象亦深入民心。多年來參與拍攝,總離不開專業人士、好男友、滿分老公等角色。張達倫直言對這種設定真是又愛又恨,愛是監製、導演和觀眾都對與他好好先生的印象受落,成功樹立正面形象;恨的是這又成了他演藝之路的局限,張達倫稱:「作為一名演員,有誰不想挑戰自己,嘗試不同的角色呢?」說的也是,哪怕是最喜歡的角色,如果一輩子都沒有突破也不見得是好事。

說到想挑戰的角色,張達倫表示作為一名演員當然希望自己能有代表作,但又同時希望自己能夠接觸不同類型的演出。在《大帥哥》中的奸角是近期他比較喜歡的角色。他又表示,就以前輩張衛健為例,雖然演出過像孫悟空、韋小寶等經典角色,但卻從不重複自己,而是一再突破自己,或者說每演出一個角色就是呈現一個新的自己。而這種不斷發現和呈現全新自己的過程,便是張達倫認為正確的演員之路。

 

突破外表的局限

入行十多年以來,拍過不少電視劇,從最初的閒角到後來為人熟記的角色,張達倫一路走來相當不容易,相信現在已不會再有人說他「不明白甚麼是演員」。只是張達倫還不甘於現狀,他想要有更大的突破,所以近來在《大帥哥》李細龜一角他才會特別喜歡——的確如不少演員所言的,忠角更有觀眾緣,奸角則更有發揮。要當個戲份不少的奸角也是要下苦功的,張達倫說:「真正的奸狡不是那麼簡單的,現實中有哪個奸人真的一副『奸相』叫人提防自己?奸人和壞人是有分別的,要皮笑肉不笑、要奸在骨子裏,眼神和小動作都要特別注意⋯⋯」他還特別請教了前輩張衛健,可見真的下了一番功夫。而李細龜一角,也算得上是張達倫打破固有好好先生形象的一大挑戰。

說到挑戰,這兩年又結婚又生孩子,身份上的轉變亦令張達倫思考應該趁著自己正值壯年、事業穩步上揚的日子爭取更多機會,所以決定改變與老僱主TVB原有的經理人合同制合作形式,讓自己得到更多發揮。問到對這一改變的感想,張達倫瞪了瞪本來就挺大的眼睛說:「外面的世界真的太大了!」雖說在演藝界打滾了十多年,但因為自入行起便待在TVB,已非常熟悉公司的一切,或許有時會被局限,不過換個角度看就是被公司照顧得很好,要走出安舒區去外面闖蕩也真是一大挑戰。

 

未來可以無界限

張達倫補充:「我還是TVB的藝員,但不再『只是』TVB的藝員而已。」他對TVB心存感恩,自言沒有TVB亦沒有今天的自己,只是就像孩子長大也不能老是賴着父母一樣,心繫父母但仍然要向前邁步。未來除了繼續拍電視劇,張達倫對於其他演出都表現開放:無論是舞台劇、電影、司儀工作……他全都想要挑戰一下,發掘自己更大的可能性。

其中一種可能性,是較少人想到的——寫作。張達倫是個很有內涵的人,還挺喜歡寄情書信,到現在還是會透過文字表達情感。就像早前拍攝《不懂撒嬌的女人》後,他親手給編審及監製們寫了感謝卡,因為他始終認為有些想法和情感,用說話來表達總覺得差了一分,用文字來敘述則言切情真。而將寫作和演藝事業結合起來,則是另一種嘗試,雖然還不熟練,但就像當初只懷着一股熱誠投身演藝事業一樣,肯堅持的話多少也能夠有成績。

 

過去不能重演,現在應該磨練,未來則可以譜寫⋯⋯由「捨得」走出自己的安舒區出去闖蕩,到「寫得」一手好作品,相信張達倫會繼續在人生路上,不斷尋突破、求創新。下次再見他,他就不再是嚴謹、不再是 Oscar,也不再是李細龜,而是又一個全新的張達倫!

 

採訪:Bee Wu、何”Nicky”力奇
撰文:Bee Wu
攝影:Tim @ Tim’s photography
場地鳴謝:星際酒店蘇浙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