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男孩從餐廳的包廂門外探望進來,他剛好高及成人腰間,指著我的對面,響亮地大叫一聲﹕「校長。」小男孩的父母邀請合照,「校長」二話不說抱起了男孩,男孩也興奮地展示了一個勝利手勢。望著望著,男孩發現席上竟還坐著「副校長」,更制止不住興奮,用力揮手問好。

陳榮峻和吳香倫近期在電視台處境劇飾演校長和副校長的角色非常「入屋」,就連在澳門、不過六七歲的小豆丁,也不迷超級英雄了,跟父母一起追上八點檔,成為他俩的小粉絲。

P1044968

 

夫妻演出夫妻檔

陳榮峻和吳香倫早前來到澳門,為拍攝ZA誌7週年慈善微電影《城內的人》,戲中飾演夫婦的二人,大清早到達拍攝現場準備,雖說20分鐘而已的微電影,對白有限,但看著他們未「埋位」時專心整理造型,重覆背誦劇本,陳榮峻的劇本更劃了滿滿的螢光色。看著也許就會明白,要成就一個深入人心的好角色,功力不是一蹴而就的。

陳榮峻去年也參與了ZA誌的慈善微電影《匠人初心》,飾演澳門舊區豆腐店的東主,今次主題同樣是澳門傳統老業,飾演百年裙褂店老闆。而令微電影更有溫度的是,今次邀請到吳香倫飾演老闆娘,藉由金絲銀線的手藝,帶出傳統一代對於傳承的堅持,亦從這份深厚的人文情懷,看到他們如何將信念從一間店舖延伸,誠懇踏實地經營生活、家庭和婚姻。

DSC_6019

小記探班時看到正在拍攝的一幕,講述二人向即將出嫁的女兒,展示自己一針一線精心手製的裙褂,夫婦對望珊然一笑。這個盡在不言中的瞬間,聽到旁邊一位工作人員喃喃﹕「這個畫面挺感動人的。」陳榮峻和吳香倫戲裡戲外同為夫妻,也許正因為這樣,使實現出來的畫面,遠不只有演技。

問到喜歡夫妻檔的合作嗎?吳香倫指著枱前的劇本笑笑說﹕「可以這樣一起看劇本,雖然是各自看各自的,但也很不錯。」拍攝現場他們很少語言上的互動,都是一副認真專注的模樣,但開機前總不期然端詳對方,偶然幫忙撥弄一下頭髮,拍整一下衣服的皺摺。

 

精準的一年零四個月

雖說他們結婚只是年前的事,但對於漫長的婚姻,還算是新婚吧,所以小記不忘祝賀幾聲。問到一年的婚姻生活過得如何? 他們屈指數了幾下,說﹕「是一年四個月。」大概只有對待極珍重的寶物,才會斟酌精準如秤衡上的鑽石黃金,連分毫都丈量得如此認真。

陳榮峻很遵循男方先求婚,然後續談婚事的傳統節奏。拍拖時他對結婚絶口不提,只是有一次輕輕試探過吳香倫的意願,當時女方並沒有多想﹕「你都沒有求婚。」就這麼不經意的一句,他就靜悄悄部署著眾人面前蹲地求婚的戲碼,結果當然是順利贏得吳香倫的首肯。這個盆菜宴求婚也曾佳話一時,受到不少傳媒的報導採訪。求婚前沒有共識,說實話當中風險可大,小記不禁問,一旦在鏡頭面前被拒絶,有擔心就成為往後餘生唯一被記得的「事跡」嗎? 類似的尷尬事可是屢見不鮮的。其實也有朋友警告他小心「出事」,就連為整場求婚積極推波助瀾的黃翠如也說過有點太冒險。但反正他最後還是一鼓作氣地做了,亦成功了,他說對關係要有信心。

雖已是年多前的事,但談起婚禮,他們還可以清清楚楚地將籌備過程順著時序巨細無遺地羅列出來,連走訪過哪間酒店,各可延開幾席,有何優劣,都尚記得一清二楚,亦樂此不彼地回想,就好似不過是昨晚完成的事。本想將婚禮一切從簡,但邀請名單越寫越長,原計劃至親好友圍成一枱的輕鬆小聚,最終成了六十圍的大排筳席。這樣的局面不讓小記錯愕,因為提到甄選宴請場地,既不是要求菜式精緻豪華,不失體面,亦不是哪個地點擁有水晶迴旋樓梯,讓新人集合眾人的仰視,仿如王子公主般進場。他們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考慮,就是洗手間的廁格數不致讓賓客輪候甚久,亦要距離方便。一對如此體貼賓客的新人,哪有請客而不高朋滿座的道理?

 

小日常的儀式感

他們說婚後沒什麼大變,唯一就是住了在一起,然後娓娓道來一些生活的平常細節,踏踏實實,沒有花言巧語。

現在他們雖長時間在電視台同一套劇集飾演夫婦,但開工時間不一定相同。陳榮峻說還是會開車一同回公司,有時吳香倫開很早,他回到公司就在車上小睡等太太放中午飯,吃過飯就到自己上班了,他說這樣就能爭取更多的相處時間。問到這樣辛苦嗎? 「未結婚前不是住在一起,那時接送要提早更多出發,現在反而舒服很多。」「以前拍拖時凌晨四點半的通告他也來接我。」接送上班似乎是他們相戀以來持之以恆的一種儀式。

沒有說誰需要誰,有時付出的可能比接受的更需要這份儀式感。小記笑說,不用上班就沒有接送,陳榮峻會不會感到患得患失?「上班就接送,不用上班我可以煮飯呀。」「都是他煮的,我不懂煮飯,要我煮的話恐怕餐餐也是煎蛋。」雖然都是一桌家常便飯,但陳榮峻並不隨意,煎炒煮炸各式的都會做,汁煮雞翼、蓮藕炆排骨、栗子雞隨口數了幾道,就連酒樓的功夫菜炆鮑魚冬菇花膠之類的,也被囊括在「峻哥廚房」的清單內。他也用很平常的口吻說,自小全家的男人都會煮菜,自己已經不算特別擅長的一個,也沒甚麼拿手小菜,旁邊的吳香倫卻補上兩句﹕「他蒸魚叻,很滑的。」看來食客對出品相當滿意。

 

此起彼落的默契

陳榮峻看來努力以「丈夫就是應該好好照顧妻子」的觀念和責任感去經營婚姻,所以把吳香倫的生活照顧得妥妥貼貼,無論是男為尊的傳統家庭,或是現在講求兩性平等的年輕家庭,都未必太常見。對於一種較為傳統的照顧關係,有人可能擔心,伴隨而來是男方高談闊論,而女方守口在旁,或是只得唯唯諾諾的局面。但在跟他們的一席對話,是挺令人舒服放鬆的,兩位語調柔和輕細而且不搶拍,陳榮峻的確是表達比較多的一方,但在一些空白位置,尤其感受部分,吳香倫又會偶有補充,一個開口,另一個就沉默看著,沒有誰要搶發言權,亦沒有聽到過彼此的說話碰撞或重疊,中間似乎有一種只靠共識劃定,卻從不需要約法三章的說話分工。

P1044923

訪問結束,一行人移師到另一個拍攝場景,陳榮峻走在前,小記跟吳香倫隨後並行,她提起自己早前得了危及性命的肺炎,病情反覆,久未治癒,期間十分慶幸有丈夫無微不至的照顧。採訪過程中她甚少主動開啟話題,反而是在其他人的對話中補充或聆聽,但有些,似乎總得找個夾縫表達。小記跟吳香倫同為女性,走在一起,摒除了男性的在場,自然會說一些關於女性話題的悄悄話,吳香倫小聲說,有些男士婚後就變了個樣,感恩他還一如當初﹕「記性很好亦細心,很多時我的起居還需要他提點呢。」說罷看著陳榮峻提著大行李箱和手提袋的背影。

有時幸福來得晚,卻來得豐盛。

演藝行內是收通告上班的,有時今日方知道明天的通告,從業多年,大抵早習以為常。他們說很喜歡現在可以結伴演出的狀態,問到將來還有甚麼想一起完成﹕「未想到。」一個淡淡然的回答,似乎像回答平常飯後會不會散步一樣,不過是餐席上不足為道的鎖碎事,一切盡是後話,不相干亦不礙滿席飯香。

 

時下年輕男女走在一起,也不一定以婚姻作為最後的依歸,問到為什麼要這樣選擇?陳榮峻說﹕「要麼不在一起,在一起為什麼就不能結婚?」盡是對待愛和婚姻的理直氣壯。

 

採訪:哈皮因
攝影:Korlouyeah

分享
上一篇文章工匠精神,無懼分享——直火烘焙咖啡師 Mars
下一篇文章你的內心世界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