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在小時候看《閃電傳真機》而認識黃智賢 (Ben),現在 Ben 哥哥已經是TVB的一線小生,眼前的黃智賢為人友善平和,舉止談吐斯文有禮,他是捱出頭來的實力派男演員。

近年 Ben 演出過很多不同的角色,有忠有奸,但他其實想演政界強人。近年 Ben 的心得是劇集越貼地,就越能引起觀眾的共鳴,太抽離現實反而可能會與觀眾的距離遠了,政界強人比較牽扯到社會,整個社會發生的事情都有可能參與其中,也可以體現到社會的不足,或者一些小市民的需要可以透過政界人士的反映給社會知道。他相信這當中可以很有戲劇性的,在人性方面的描述也能很豐富。

 

《真情》彈起

當初 Ben 在《真情》飾演性格溫馴的「阿海」一角,非常深入民心,但其實當時 Ben 在兒童節目中學習了一段日子後,便希望做一個真正的演員,做演員離不開的是拍攝劇集,所以就一直向公司要求,一直要求了整整一年,終於有機會拍攝《武尊少林》,從而學習了許多,也認識了許多前輩及同事,也從而讓他認識到自己更喜歡做一個演員,然後就做了《真情》「阿海」一角,當時並沒有擔心會否被定型這件事,因為在那個時候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有機會,因為《真情》的劇本是一邊寫一邊拍的,哪個角色受歡迎就會被寫多一點進劇本,就好比經過自己的努力去賺取演出的經驗,因此 Ben 那時候只是想把這個角色做好。

 

當初為什麼由「當差」轉行為「演員」?

做一個演員是 Ben 從小到大的夢想,但因為當時家庭環境比較貧苦,所以他就去警察學院受訓,藉此能夠寄宿在那裡,和一群年輕人受訓,過一些自己很喜歡的群體生活,這個也是一個很好的回憶和鍛鍊。但直到 Ben 受訓完成出來當一個警察的時候,他內心的夢想之火仍然未有熄滅,也因此他選擇辭去警察的鐵飯碗工作而去當演員。Ben 認為一個人總會有高低起伏的過程,無論是人生還是事業,這些都是一些非常寶貴的經歷。而在演出《真情》後他其實去了內地發展,學習到很多人生的歷練以及認識了許多人,這些也是需要離開了無線的舒適圈後才有機會看到和接觸的,對他來說是一段非常珍貴的經歷,而經驗往往是最重要的。

VSC-05234

 

與惠英紅在《鐵探》的火花

Ben 和惠英紅合作在近期大家可能比較留意的是《鐵探》,但其實在十年前左右 Ben 也與她過合作過,例如《義海豪情》、《幕後大老爺》,也從而知道她是一位非常認真、十分專業的演員。「她很早就入行,經歷了香港電影界的高低潮,也在外面闖出了自己的天下,在這十年裡她獲獎無數。」Ben 對紅姐敬佩萬分,也替她高興。在《鐵探》這部戲裡編審希望找一個能與她實力相當的人,從而在戲裡能有火花。起初編審便找了 Ben 說了這些他期望的事,這對於 Ben 來說是十分有挑戰性的,而他自身也非常希望能再次與紅姐(惠英紅)合作,因此,他把這件事當作了一個使命,盡力不負所托地讓自己所飾演的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並得到不錯的反應。他認為和紅姐拍戲是十分享受的過程也是一個十分開心的過程。

Ben 在《鐵探》首次挑戰全程坐輪椅演出,他對此是十分期待,也覺得這是十分有挑戰性的。「程宇森」這個角色是一個非常正氣的人,他是代表著正義的一方,可以想像得到一個坐輪椅且是一個職位如此高的人智商、部署能力、管治能力一定會是非常高,因此 Ben 在這方面特別著重,他要將自己變得冷靜和聰明,同時也把重點放在他有否把這個正義、聰明形象帶出來給觀眾。

 

會否怕觀眾經常看見自己的演出而感到「厭煩」?

最近在電視上經常見到 Ben 的蹤影,早前播完的《福爾摩斯奶》、《鐵探》和《廉政行動2019》他都有份演出,在這三部戲裡 Ben 所飾演的角色很不相同,因此他相信觀眾能迅速地接受這幾種不同面貌的黃智賢。「向好的方向去看,觀眾其實了解到不同的自己、了解到我對不同角色所使用不同處理手法之間的分別。」他笑著說,至於觀眾會不會對自己的演出感到「厭煩」,Ben 的看法是如果他能拿捏好,能夠贏取觀眾欣賞的話,他倒是不介意會經常出現在螢幕上。當然,作為演員,劇集如何編排,公司也是有所安排的,既然有如此巧合的話,他反而慶幸這些劇集中自己的形象和角色都是有區別的,能夠讓觀眾看得到自己的變化。

2011年 Ben 憑《潛行狙擊》飾演「變節」卧底的鄧國彬(辣薑)一角而奪得「最佳男配角」獎項,及後開始在不同的劇集擔當男主角,Ben 認為許多角色都是得來不易的,包括鄧國彬(辣薑)一角。「當然,起初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我是不知道會得獎的,我只是盡了我作為演員的責任,將這個角色做好,做活。說實話,臥底的角色其實是我的第一次嘗試。」Ben 認為作為一個男演員,警察或者是黑社會的角色,在香港而言,是不可以說不會演的。而臥底則是介乎於警察及黑社會之間,內心戲需要更加豐富,他非常幸運地遇到了這個角色。

但這背後其實還有一段小插曲:「我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得知,編審一早就認定了是找我去演,而期間有一些演員也有向編審提出希望能夠演出這角色,但都被一一拒絕了。這些都是我後來才知道的。」因此 Ben 很感恩編審沒有改變他的初衷,把這重要的角色交給自己,而他也慶幸自己沒有令他們失望,在《潛行狙擊》裡,鄧國彬(辣薑)完成了他的使命,讓觀眾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Ben 特別感謝這部戲的監製莊偉建以及編審歐冠英。

而 Ben 是一位知命的藝人,他說:「在其後的工作其實也是『時機』,或是『命運』。」例如《食為奴》中的皇上,Ben 當時並不知道是還沒找到演員的情況下,就向公司反映說:「我不介意剃頭的,也很喜歡演清裝」。他覺得對於中國的男演員來說,清裝劇是很重要的部分,如果一直拍古裝卻從未拍攝過清裝劇,他總覺得是缺少了甚麼。而清裝的特點便是需要剃頭,很多演員都不喜歡剃頭,但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光頭是什麼樣子。因為他那時候也湊巧正在看一些清裝的劇集,他覺得剃頭是會將這個人的外貌改變的,就是這樣的「時機」他飾演了劇集裡雍正的角色,是一個他自己非常喜歡的角色。

原來,在《四個女仔三個BAR》裡的「范大狀」,Ben 也是很早便被認定由也去飾演,當時 Ben 其實不是很有信心,因為他從未演過律師一角,只能是在拍攝中一邊摸索一邊演出。Ben 當時其實很疑惑怎麼編劇會認為他就能勝任呢?後來知道原來他就是看上了我在《食為奴》中演皇上的那種特質,以此認為自己能勝任《四個女仔三個BAR》裡的「范大狀」這個師傅的角色。其後的《是咁的,法官閣下》中的范小宇,到現在的《福爾摩師奶》的關一夫、《鐵探》的程宇森以及《雜警奇兵》的「大摩Sir」,這些都是 Ben 很喜歡的角色,演活了人生百態,也是各種的挑戰,例如《雜警奇兵》的「大摩Sir」這個慢活性格的警察角色是他第一次接觸,Ben 特別感謝監製們的信任,讓他能作多方的嘗試。

 

入行至今演過最深刻的作品是⋯⋯

Ben 說有許多角色對他來說很深刻的,例如:《潛行狙擊》中的鄧國彬(辣薑)、《雷霆掃毒》中的潘學禮(潘Sir)、《食為奴》中的雍正、《鐵探》中的程宇森、《是咁的,法官閣下》中的范小宇以及《四個女仔三個BAR》中的范智毅(范大狀),事實上他沒辦法說得清哪個角色是自己最喜歡的,如果非要他選一個的話他想應該是《四個女仔三個BAR》中的范智毅(范大狀),因為這個角色是他第一次演律師,而且還是一個經驗老道的師傅,對 Ben 的挑戰性及滿足感很高。

 

演員與老闆的角色

近年除了做演員,Ben也和兩個醫生搭檔開了一間醫學美容中心。當初也是一個機緣,Ben 認識了這兩位醫生後,開始接觸了醫學美容,以前他有去做一下美容護理、在家塗些乳霜一些初階的保養。後來接觸了醫學美容後慢慢知道了很多對於皮膚改善的方法,始終對於演員特別是如今高清年代來說,一個演員有好的皮膚是非常重要的,在他自己實踐下感覺醫學美容是有用的,他也因此推薦了給許多同事。「投資去做醫學美容中心也是希望能夠幫到更多有需要的人。」Ben 表示。而在演員、老闆及家庭方面,Ben 笑說:「除非是拍戲讓我非常非常忙碌,若非如此我也能在這三者間平衡處理的。」在演出之外他有時也會在社交平台上宣傳一下自己的公司、或是親力親為去招呼顧客,慶幸的是專業方面的事情他說有兩位專業醫生以及護士去操勞便可了,Ben 只需要去做市場上的推廣。

家庭方面,Ben 說其實在拍戲之外的應酬並不多,所以他幾乎放工後就是回家陪太太,放假的時候就陪她去旅行,換個環境給自己充充電、增廣見聞,喜歡放假時在家聽聽音樂、看看電影過些寧靜的生活,「因為平時工作已經很累,反而這種寧靜會更舒服自在。」同時,Ben 表示現階段拍戲可能會拍少一點但拍精一點,讓自己在工作與生活間更輕鬆遊走。

VSC-05221

 

 

採訪及撰文:Diana
攝影:Vincent
場地鳴謝:澳門銀河福臨門

分享
上一篇文章日本鳥取體驗之旅
下一篇文章賞荷
為澳門本土一本免費網上雜誌,志在集結一班澳門創作人士從他們眼中介紹澳門鮮為人知的一面及發表屬於澳門人創作的文章或感想,給澳門朋友多一個網上瀏覽好去處,並讓香港、中國大陸以至所有華文地區人士了解澳門,發掘澳門另一種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