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藏 (中)

 

四    回憶

 

與曉晴吃完那餐晚飯後,子仁帶着少少醉意與曉晴分別後,就獨自回家去了。

回家的路上,子仁想起了很多事情,中學讀書的時光,大學讀書的日子,現在工作的片斷,都一一浮現在腦海中。

 

子仁回到家裡,拿起了從高中就一直伴到他現在的saxophone耳邊響起了曉晴那句話:“你曾經為了多少個女生動心呢?又有多少個女生感動過你呢?”雖然當時他沒有正經回答曉晴這個問題,但子仁很明白,當時他想起了高中時候的她。

高中時候的子仁,是一個很普通的男生,讀書成績中上,也愛打籃球,也加入了學校的樂團,從那時候開始子仁就吹saxophone。在樂團上有個拉小提琴的女生叫可嵐,是隔壁班的同學。在樂團練習時,子仁坐在可嵐後面,所以子仁能很清楚地看到可嵐的練習情況。那時候,子仁被可嵐專注拉小提琴的樣子所吸引住了,就這樣為可嵐動心了。

然而,高中時的子仁,在感情上是個稍為含蓄的人,所以當時他只用了一些比較間接的方法靠近可嵐,並與她成為朋友,也因為子仁的性格有些拖拉和謹慎,所以子仁始終不敢向可嵐表達自己的愛慕。直至高中快畢業了,子仁仍沒有鼓起勇氣跟可嵐說他的內心感受,因為對於年少的子仁來說,他認為既然沒有把握得到的東西,又何必把那事情搞得那樣清楚呢?有時候,不清不楚的狀況可能更好吧!也就這樣,讓子仁動心的可嵐高中畢業後就去美國讀書了。而他倆的聯繫也是斷斷續續的,到後來可能都因為大家都忙碌,也沒有再聯絡了。

高中畢業後的子仁,憑着高中的中上成績,被保送到廣州的一間醫學院讀書,子仁就這樣展開了他的大學生涯。在大學的學習中,子仁認識了好多來自其他地方的朋友,有香港的、台灣的、內地的和馬來西亞等地方的朋友,有些更成為他的死黨,雖然畢業後他們都回去自己的地方了,但現在大家仍經常聯絡。子仁覺得他的大學生活其實過得好開心,因為可以天天和一大幫朋友玩玩鬧鬧,一幫人可以從晚上喝酒喝到第二天中午,又一幫人去打籃球,真的讓他有點樂不思蜀啊!

由於夜深了,子仁不敢吹起saxophone,他只好打開電腦,聽聽其他樂手用saxophone吹奏的歌曲,這時電腦傳來《有心人》的曲子。

 

子仁的思緒又飛回了大學時候,他想起了他的前度女友樂兒。

子仁與樂兒是在大二下學期才認識的,是由他那幫朋友介紹的。起初的時候,子仁對樂兒沒有太在意,反而是樂兒對子仁有好感,由於他們經常在朋友聚會上見面,加上樂兒很有勇氣地表達她對子仁的好感,於是就在大二快到暑假的時候,兩個人就拍拖了。

雖然兩個人是走在一起了,但很多人都看到,在這段感情上,只有樂兒的不斷付出,而子仁就顯得不太積極,當然他也盡了男朋友的責任,但兩個人之間好像仍欠缺了些什麼。

樂兒是一個樂觀與愛恨分明的女生,她從不後悔戀上子仁,她也很享受與子仁一起的時光,但樂兒也是個明事理的人,她知道她的真心與努力,對於子仁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她也很明白子仁在這個時候,是不可能會主動為她付出更多的,就在這種情況下,兩個人的感情日漸疏離。樂兒帶着無奈的心情,全心全意地去做她的畢業論文,而子仁也在這個時候忙於醫科實習,兩個人都沒有主動找對方,就這樣,兩個人在大學畢業前就結束了這段感情了。

 

子仁的思緒突然回到現實中,這時候電腦的喇叭正播放樂手吹奏的《新不了情》。此刻的子仁在想,他內心一直很感謝樂兒在那段時光的相伴,但他自己也沒法明白,那時候的他為何沒能為樂兒多付出一些呢?是因為可嵐嗎?還是其他原因呢?其實他到現在也還沒有搞清楚。

聽着《新不了情》的音樂,他的耳邊響起了曉晴的另一句話:“我知道現在要找醫生的工作是有些困難,但你會因此而放棄你的醫生夢想嗎?”

“是的,我真的要放棄這個夢想嗎?還是要堅持下去呢?” 子仁喃喃自語。

子仁帶着這個疑問睡着了!

 

五    生活還是要繼續

 

子仁又被鬧鐘聲吵醒了,又是另一個工作日的早上。

子仁回到公司,在休息室見到芷瑩,他主動跟芷瑩打招呼。芷瑩向他微微笑了笑,然後帶着若有所思的心情離開休息室了。

中午的時候,子仁和芷瑩和另外一位男同事到外面餐廳吃午飯,席間三人有說有笑,但子仁明顯感覺到芷瑩比平時沉默了一些。子仁似乎明白了些什麼,但他心裡明白,他暫時對芷瑩沒有什麼其他想法,所以他不願意去搞清楚芷瑩為何悶悶不樂。總之,他只想維持現狀,不願意有什麼變法。

 

下午的時候,子仁接待了一位陳小姐的客人,子仁和這位陳小姐有好的互動,子仁明顯感覺到這位陳小姐很滿意他的介紹,由於陳小姐的貨品需要訂,所以子仁需要在貨品到後再與這位陳小姐聯絡。子仁把陳小姐送走後,心裡暗讚這位陳小姐確實美麗。

送走了陳小姐後,子仁有些清閒。於是他到休息室飲一口水,在休息室又碰見芷瑩了,他看見芷瑩若有所失的神情,他心裡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兩人閒談了幾句,芷瑩就出去工作了。

 

子仁這時想起了曉晴,他想昨天曉晴請他吃了一頓飯,今天放工後沒什麼可做,加上心情有點悶悶的,那就約曉晴吃頓飯吧!

子仁放工後,就到波希米亞餐廳等曉晴了,兩人邊吃邊聊,挺舒服的。曉晴也跟子仁分享今天工作時所遇到的困難,子仁也稍稍提到他的煩惱,但卻點到即止。這可能是因為他覺得與曉晴還未有那麼熟絡,所以有些狀況也沒有說得很白吧!

兩個人吃完飯後,就走路去公共汽車站。剛好路過電影院,於是兩個人覺得時間尚早,就一起買了電影票看電影了。看完電影後就兩個人就各自回家了。從這以後,子仁和曉晴更熟悉了,成為更好的朋友。他們不常見面,但兩個人總保持聯絡。在曉晴的推動下,子仁也在認真考慮重返校園讀醫科碩士的計劃。然而,在這名店工作才五個多月的時間,才儲了一點錢,如果要繼續讀書,就要多儲一些錢了,這也是子仁需要考慮的方面。

 

就這樣又過了三個多星期,今天上班,那個美麗的陳小姐又來到店裡了,又是子仁負責接待她。子仁把陳小姐上次訂的貨品拿給她,陳小姐看完那個手袋後,就請子仁協助包好,因為陳小姐要把這手袋送給她媽媽。

子仁邊包裝邊與陳小姐聊天,聊天的過程中,兩個人才發現原來他們共同認識一位朋友,大家不若而同地笑了!

命運有時就是這麼奇妙的了,冥冥中注定要相遇的人,總會有些原因讓你們相遇;但命中注定不能走在一起的人,也總有原因讓近在咫尺的你們不曾相遇!

 

接下來的日子,子仁繼續努力工作。他與芷瑩的關係還像從前那樣,有時中午一起吃午飯,但芷瑩比從前少了說話。子仁與曉晴也偶爾見面,子仁知道自己心裡對她懷着一份特別的感覺,但子仁知道,此時此刻,他只把曉晴當好朋友,他不願有什麼變化,因為他無把握適應變化,更重要的是,他真的搞不清楚自己對曉晴是什麼感情,他也沒法搞清楚心裡想什麼,所以不要有什麼變化好了。

曉晴平時工作忙碌,自從認識了子仁後,就是多一些出外的活動。曉晴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何特別關心子仁,但她心裡明白,雖然與他比較投契,但她只把子仁當好朋友。她覺得,子仁不可能會喜歡她,因為她從一些與子仁相處的細節中感到,子仁並沒有對她有多點關心與照顧,所以她認為子仁只把她當朋友。除此以外,子仁多次在她面前提及陳小姐,跟她分享了與這位陳小姐的相遇,所以曉晴打從心底認為子仁喜歡的是那位陳小姐。

 

人類感情世界,總是很難理解的。無論如何,生活還是繼續,工作還是繼續,子仁、芷瑩、陳小姐和曉晴,繼續他們的生活,繼續他們的工作。

分享
上一篇文章莊園咖啡
下一篇文章離子導入器
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