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肉食獸變成草食男

一直以「純素長跑紋青貓奴」自稱的筆者,在未成為「素行者」前都曾是一位「大魚大肉」,時常「放縱飲食」無節制的人,曾經最愛「打邊爐」,唔肥的肉唔食,周邊「伴爐」的「唔熱氣唔多油」的唔叫,極度「口福飽滿」過後就是身體出現許多問題,最後爆發成一個影響半生的頑疾!

病倒入院,其中一個被「證實」條件就是「食味過重多油鹽高卡高熱」。「病」是從「口中」食出來的這說法確實沒有錯;而很多我同類病友中,得到「栓塞」的就多是愛內臟,「出血」的多是愛油炸(中風一般分為「栓塞」和「出血」兩種,可從這專欄第一篇重新細閱便能溫故知新。)很多素友也曾說(包括筆者現時的學習目標——美國純素越野三鐵運動員Rich Roll* 也是):「幾乎大部分人由肉食變素食都是身體健康出現嚴重問題,發生過影響下半生的事而有所感悟,然後作出改變,如非這樣的就是一早有些宗教層面上或高靈性的感悟而成為之,其實就是所謂緣份到就適合食素是也」。

WhatsApp Image 2017-12-25 at 19.42.07

 

住院時,在首次外出放假而初接觸素食(可回看舊文——那年放假的周末——住院時放假出去的心情),及後跟著好友的步伐再找到更多不同的素食,時間過去,開始覺得身體有點變化,體重無太大變化但感覺到身體在素食後變得「無咁沉重」,後來配合跑步與體能訓練後,感覺更明顯,初時慢慢跑也會覺是腳步「漸輕盈」,之後就是回復力正慢慢加快,尤以不同的核心肌群訓練中,體能回復較素食前更快;比方說,筆者在大學時期很熱愛體育運動,也經常做訓練;五人足球、游泳、龍舟、獨木舟、重訓,這幾樣在大學四年內每周中「天天總會最少有一樣」,有時更會「一天玩兩樣」,當時年輕但不是素食,無論怎樣「休息好長時間」都覺得很累很累,而現在年齡大了,雖只專注長跑,但素食後狂練體能,跑長跑,休息時間或不需要太長,但感覺是很快可「回復」到8、9成而又可以繼續,筆者最快的一次「回復」是首次參加渣打的全馬賽事,當時比賽後回酒店「熟睡」了兩小時便能有好精神還能落街睇戲行街食飯。另一方面就是素食後,身體在運動後出現的乳酸「積聚時間」較過往短,初期蛋奶素到後來純素生機飲食反應之大更強烈(後段解說)。

出院後不久時,長素好友亦強烈建議我多素食來改變一下身體的健康,在跟隨著長素好友的步伐一直到了發病年同年的8月1日,那時已出院正接受中醫藥針灸和推拿等等治療,仍請假未復職,中午和廣平及另一朋友一齊素食午餐。他倆正在傾談一些IT問題,我完全答不上嘴而只好專心用膳,「食下食下」,心裡突然有一把聲音說:「為了康復得更好,不如就長素啦。」聽著這聲音便立即起行,而就在聲音出現了的一星期內,正當想在 YouTube 搜尋一些樂隊音樂時,YouTube 突然自動推薦一短片給我看,那是「披頭四」成員保羅麥卡地爵士做主持,台譯的中文為「如果屠宰場的牆是玻璃牆——全世界食素,講述現今世界所謂的肉食品由「生產」到「死亡」的「整個過程」;一些在野外的肉食動物,如說牠們兇殘但牠們只會在「需要解決飢餓」時才會殺死一些動物作食糧,不像人類那樣完全「剝奪其他動物」的「生存空間」與「權利」,人們口中的所謂「肉食品」由一出生、成長、到死亡都是在一個「地獄」中進行,虐待、殘酷無情的抬、打、環境衛生的差劣乃至死一刻都是伴隨著「極痛苦」,所謂「萬物之靈」其實卻在使「萬物失靈」,這是第一套看罷令我加強素食決心的紀錄片。

屠牢場是玻璃場——全世界素食紀錄片

WhatsApp Image 2017-12-25 at 19.37.44

而在痛心地看完這片後 YouTube 又自動餵看另一條紀錄片,這次是由前美國副總統戈爾「做主持」的電影 “An Inconvenient Truth” (港譯「絕望真相」),這片以「環保」角度切入及分析畜牧業對地球環境的影響及講述氣候變遷問題,最記得其中一節,講述美國每年投入200幾萬公噸以上的石油在一些收割用的「機器」上,所收穫的「稻米等穀類食品」,在片中並無明確表明數量,但卻穩喻地說,那「收穫」足以餵飽全地球上的二十億人口,但是這些「收穫」並沒有「餵養二十億人」,而是用來再去「生產」所謂食用的「高消費肉食品」,出來最後只能餵養「2萬人口」,看到這樣的數字,除了嚇呆,當時心情是覺得「點解可以咁」?「20億」Vs「2萬」,如果是玩一些線上攻略遊戲,有前者的人數無論是市民人口或兵力都應該可以輕易暽間消滅後者的城池,而現實是唏噓慨嘆地球上的一少部分人去「剝奪」大部分其他人獲取「糧食」的「權利」。看完這兩套紀錄片加大了自己的素食決心。

An Inconvenient Truth 絕望真相 (線上登記收看)
http://originalhdmovie.us/play.php?movie=tt0497116=tegal

筆者本身不食牛肉,在「看過影片」後快快地在一周斷豬、雞、羊等肉,再用多一周就連「海洋類」也斷了,不用一個月就由還是肉食者變成「長素——蛋奶素」人,Paul sir 的紀錄片有講「蛋與奶」的「製作」也是多麼的「不人道」,菇素初時也想戒奶斷蛋,但初初未能,沒有「內在聲音」支持,而一直維持蛋奶素形態到2016年,在2016年年6月26日這天,「純素的聲音」終於在內心深處響起而使自己終於可以走上純素路。(素食者分類,可以在找素專欄中、另一素食ZA友亚球的文章有詳細解說。)

熟悉筆者的朋友都知筆者現在是推廣素食(更甚純素)、積極運動、正念、身心靈的「狂熱份子」,何以由只自食素到推廣素,皆因又關「美國大老闆事」,菇素後為了要食得「更健康」、「營養全面」,一直在網絡上搜尋更多相關「養份」,素食後就是一個每天都在學習「新東西」的事,而與素有關的「事」並不限於「進食的食物有幾多款營養」,更包含很多不同範疇的「人物」,當中看到一些資料說著美國電子科技大老闆 Bill Gate 對社會的一些「回饋」,現在他是大力推行「Beyond Meat」,(大家可以重溫素漢堡特集的舊文),而在此之前他也有不同的「壯舉」,其中一樣讓我很感動的是,他用他一少部分的財富去「收購」一些屠宰場及令其結業(看似好衰好霸權),然後原址「結構性轉型」為一些「植物食物包裝加工場」,如像一些粟米粒包裝或堅果類食物包裝的工廠,更「教育全部」屠宰場工人如何「放下屠刀」,變做「包裝佬」。他覺得如果連這「肉食源頭」都不存在,人自然而然就不會吃肉,他決心推行並想構建素食社區(美國、德國、印度這三個國家已有頗多城市的素食社區,區內食的用的都是素食,有些更會是純素食),他這樣做每年只需投入2,000萬美元足以「連工包料」地順利運作,對於他年賺過十億美元收入也只是冰山一角。筆者受這「壯舉」影響而也很想身體力行地推動素食(純素),更有一願景冀能在「死前」能構建到一個素食社區,沒有「大老闆」的財力唯有落多「幾錢」身體的努力。

筆者現時是一位「友善純素生機」飲食的人,友善純素 vegan friendly 是指可選擇的情況下一定要以純素優先考慮,如餐廳情況未能提供純素飲食之後是蛋奶素就蛋奶素,而盡了最大能力都是「走肉」或就是碟邊菜就「做過走肉朋友」;生機飲食俗稱是食生 Raw food* 指就這樣進食蔬菜植物,通常大部分不同類型蔬菜或水果是可以直接食用(不經煮沸或以低過攝氏40度的低溫處理),碟邊菜最主要是自己不主動去進食旁邊的肉,有人會質疑,你碟邊菜都接觸到肉,有分別嗎?筆者個人五年的「親身實體試驗」,不是直接「落肚」真的有差別。上面提到長素後回復力快了很多,而成為「生機純素」後效果更驚人,筆者在2016年轉型為純素食,更於2017年年頭開始「食生」,開始出現了一些「好轉反應」,經訓練後,筆者「之前」的跑馬拉松配速最快是6’45每公里,而純素食生後卻跑慢了,雖然無論怎樣練習,現在最恆常最快是7分鐘每公里,但與此同時我能連續兩小時進行「高強度」體能訓練而不覺累,並在回家好好休息後便回復正常了,對於現在「跑慢了,體能卻回復快了」的狀況,筆者只會視為一種「好轉反應」的「過渡期」,筆者認識一位香港的素食長跑「師兄」,他分享他由肉食變成素食後的第一年都出現「相類似」的情況,而他沒有放棄堅持素食,維持兩年這情況後,他蛻變成一位「超強勁跑者」,能於五日相隔的兩星期日先後順利完成兩個不同的「100公里越野跑」。有這師兄的分享與經歷,筆者現時「只維持了一年」的狀況其實不算甚麼,筆者相信「過程」總會過去,之後或許能「飛翔」起來(未必一定如像師兄那樣「一周兩百」,但應該會有更好的效果,尤其在康復方面。)*香港食生達人周兆祥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imonchauhongkong/

筆者初素時曾經很「固執而偏鋒」,心想素食就一定只能在「素食餐廳」中進行,差點成為「素食者中的ISIS」,而因為這樣使當時的自己經常與身旁的時任女友或家人有些飲食習慣上的爭吵磨擦,及後好友廣平和一位禪修上師的說話令我有所改變,廣平說:「素食就是做好自己本份就是了,其他人不用強迫,你素食得好,身體更健康自然能令身邊人注意,身體不會說謊,好壞皆能見。」上師則說:「素食好,但不是強迫他人來配合,而是只有做好自己,嚴格自己來勉勵及鼓舞他人,不能因為要素食而帶給他人麻煩。」聽罷彷如開悟,有所啟發不再固執偏鋒,只知努力「做好自己」,冀會找到好的素食餐廳並推薦給「素友」,也會到不同的「一般餐廳」看看能否找到提供「素食餐牌」的葷素共融的給予「非素友」參考,如筆者的「超必」是「麻婆豆腐飯走肉呀吾該」,很成功地將此茶記常見的飲食方法介紹了給幾位朋友、跑友,他們有時候也會跟著「咁叫咁食」,感謝他們亦因此而慢慢地對「素食」產生多一點的興趣,「素食基本其實就只進食蔬菜植物罷了——草食性就是這解」,這是筆者一直在說的事,由初時蛋奶素到現在純素皆是如此;純素 Vegan 強調的其實是一種不傷害動物的生活方式,與其說飲食,更像是一種價值觀、理念,因此雖然不食肉與蛋奶,卻沒有不食蔥韭菜蒜五辛的嚴苛紀律。故此想希望大家能糾正一下,筆者現時的飲食習慣是「純素食」並不是「齋」,「齋」一字後面其實是有一個「字」跟著的是個「戒字」,「齋戒」指的不只是飲食上,更有很多宗教或修行的「紀律」要遵守、要修持,筆者並沒有嚴格地「遵守」一些「戒律」,另一方面,「齋」只能在素食餐廳中食得到,離開素食餐廳的是「素食」,如果硬要把筆者的飲食習慣稱為食齋,那只是侮辱了個「齋」字。

筆者深信每一種不同的「素食者」其飲食習慣並沒有「誰對誰錯」之分,卻應該要互相尊重,如果能從事更「嚴謹」的一種,那是代表了當事人對自己的生活與健康更重視,如筆者常說,素食過程如像「人行山」,有些「山友」行山能「飛快地登上頂峰」,有些卻會是慢慢的「遂步行」,對於能早早「登峰」的,筆者會恭喜祝賀,代表能有更好的「收穫」或對自身的健康狀況有更好的改善,而未能到頂的也會給予鼓勵,一同慢行而上,時間多久也不用介意,「不停步就能總會到達」。而筆者感覺自己在這條路上有如「帶人初登山」的「初級登山響導」,由山腳而上,或者會去到某些位置便會交由身處「更高峰」的「伙伴」帶領,而自己就會又回到「山腳」繼續著,一路持續著,一路相信著,一路走著,至死方休。

 

補充:

*Rich Roll 相關資料,Rich Roll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ichrollfans/

他形容自己是一位父親,一名丈夫,一個講師,一位網台節目製作人,一名作家,一個身心靈修行者,一位會打坐及做其他靜心動作的美國人,一名素食推廣者,一個越野三項鐵人(越野三鐵和一般三鐵分別在於前者單車和跑步的部分都在山上進行,而後者是在行車公路上。他也曾為「口福」暴飲暴食,然後肝臟出現很嚴重的問題,而他從中突然有所感悟認為不可以再這樣,他能於身體出現「無可救藥」情況前而轉變飲食習慣,以蔬菜植物為食,配合運動與身心靈的進修而令自己身體差不多在最壞最糟糕的情況下慢慢逆轉過來。到訪他的專頁會看到他經常分享自己和太太所研究的一些不同混合水果的「打昔smoothie」製法或一些「純素飲食食譜」,以他名義編註並出版的書籍有 “Living The Planet Power Way” 和 “The Plant Power Meal Planner” ,除此更能看到他的網台嘉賓的訪問,在他專頁亦不難發現很多不同範疇的人物接受他網台的訪問,「分享素食」、「分享生命」等話題常見於節目中,而剛於2017年12月初,他以主持身分參與的一套「美國純素運動員紀錄片 From The Ground Up 」亦上映,在內介紹及訪問多位不同項目的「專業運動員」,「純素」如何使其運動得更好,並取得更好成績和效果。

From The Ground Up 預告

 

筆者喜愛 Rich Roll 原因是感覺大家好像在做著「相近似」的事,所以好想成為 Rich Roll 這樣的人(不論是身形或類型皆是),一位有故事,身型 Fit 爆的純素食運動員、會進修身心靈、正念靜心及素食推動者,為此而力所能及的盡力去做。作為純素食者,在澳門,筆者不是第一人,身邊早已出現純素食伙伴,而作為純素運動員,筆者更不是唯一,在澳門和香港都有著一班同道中人,一齊素食,一齊長跑,一齊推廣,當中更有好多臥虎藏龍的高手勁人(不只路跑馬拉松,也有舞者、三鐵、越野跑等),大家都是在互相鼓勵及互相支持下去做著這件事。

 

故事未完、仍然待續、多謝收看、祝君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