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福安街到福華巷 ── 牌手展宏與他們的球琪桌遊

211025P1從福安街到福華巷

人口密度高的澳門,小店林立,除衣食住行等面向大眾的行業外,也有聚焦於同好與各項興趣的專門店,如毛星人游水、繪本活動、劇本殺、拼圖……以及桌遊店。球琪桌遊正是上述小店之一,它專營 TCG(Trading Card Game,集換式卡牌遊戲)桌遊。

TCG 著重玩家蒐集、組建自己的牌庫,進而與其他玩家對戰,所以,TCG 的通常遊戲人數為二人,只要有一名同好,就可以展開連場大戰。

球琪桌遊原設址福安街,現址在福華巷,與卓傑桌遊合用同一個舖位,互惠經營。

延伸閱讀:衡門深巷裡的卓傑桌遊店

遷址的決定基於兩個考慮,相對福華巷,福安街低窪,高設址可以免去淹水的後顧之憂。「(『山竹』對澳門的影響)不算大,不過(福安街)都有淹水,所以那時開始有搬遷的想法。」展宏憶述:「租約到期都係一個原因;那時候,卓傑(桌遊)來問我們 ── 因為差不多同一時期,他們的租約好像還比我們要早到期 ── 要不要一齊搞。」

後來,卓傑桌遊的阿杰找到現址,展宏和合伙人也感滿意。「比較靜咯,不怕吵咯。」展宏解釋:「因為以前(福安街)鄰街就可能多車、吵一點。這裡靜好多,但係新的問題係生客不多,因為(這裡)好難找到。但係,因為澳門的圈子比較小,所以,影響也不算大。」他補充:「其實,參加者都是老顧客。」

除環境的改變外,經營範圍也有變化,在球琪桌遊的臉書專頁上,能夠看到近月賽程。「當初會多幾隻game 一齊run;現在,就主打《WIXOSS》和《Digimon》。」令人好奇的是,決定保留這兩款遊戲的取捨點在哪?「首先,開舖本身就為了《WIXOSS》這隻game,只要它的日本公司未end,我相信都會繼續營運它,係啊 ── 自己都比較鍾意這款遊戲;另外,保留《Digimon》(數碼暴龍),也是因為自己鍾意《Digimon》,加上它是新產品,我了解玩法之後,覺得比較有趣,而且在時間上、遊玩的時間性都OK,不會太複雜,有興趣的同好也多,因此選擇它。」展宏說。

211025P2WIXOSS

「『時間性都OK』是甚麼意思?」時間的短長,往往因心流而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 TCG 的玩家如何看待遊戲時間和它的長度呢?

「遊戲時長 ── 即係不怕太長」這名牌手解釋:「《WIXOSS》的遊戲時長其實比較長。如果《WIXOSS》的最老環境 ── 因為它分開了不同的版本 ── 在最老的環境,一般遊戲時長可以去到四十分鐘左右。但係,現在主流的TCG好少去到四十分鐘……以TCG一對一的對戰來說,一般可能在二十分鐘左右完結,《Digimon》就係二十分鐘左右(的TCG)。加上,最開頭推出的時候,可能十分鐘都可以完到一局。(一年後的)現在,它的遊戲複雜度高了,就大概要廿分鐘一局。」展宏介紹了 TCG 的特色與潮流。

「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數碼暴龍》是不少八十後、九十後童年的集體回憶,屆二十年週的同時,這系列推出了新動畫、TCG 與各種新策劃 ── 展宏對新寵作進一步說明:「《Digimon》的客群多在廿五到三十歲。隻game 推出的時候定價不高,大家都願意買來試試,因為,始終《數碼暴龍》對大家 ── 加上它設計了一個系統就係進化系統,拉高了玩家的投入感 ── 因為如果你有看過它的動畫,對進化系統就會有一定認識。它在 TCG 裡還原了這個系統,滿足了粉絲們的心願,即係你可能由幼年期開始培育(你自己的數碼暴龍),(最後)能把它培育成為究極體 ── 玩的時候都會有開心的感覺。」童年的憧憬,如今在桌上TCG上具現了,掌握了賺錢能力的、當年的小小勇者們,重拾了昔日錯過的征途,再次啟程拯救世界。

多多益善是營商的主旋律,於是向展宏請教了「增長」的話題。「增長 ── 不算太多。至少,老玩家基本上都變成穩定玩家啦;都有些人走了,但係到現在、留下來的都係穩定的。之前,玩家可能大約都係得十個、八個 ── 好老實講,不算太多。當然,都會有散客 ── 說之前穩定玩家大約十到八個的話,現在(稱得上)穩定的玩家應該到十六個左右,加上散客,(服務的玩家)其實都係廿個左右啦。其實和我預期差不多,因為,始終《WIXOSS》這隻 game 對於澳門來說,應該得我舖頭在做。我預期不會太多人,因為 TCG,當澳門比較少人玩,就會比較尷尬。因為它有玩家交易的元素在,如果比較少人和你做交易,(遊戲熱度)就比較難去維持,玩家自己都會考慮這種情況。」

211025P3數碼暴龍

展宏續說:「成長速度 ── 我自己覺得滿意;其實,我原意就係讓店內的枱凳、在比賽的時候坐滿,現在地面層有三張枱 ── 其實當初有想要多放一張(桌子),但放置物櫃後發現,沒空間了 ── 三張枱十二個位,比賽時候都會滿座。多人的時候曾經試過要站到櫃枱邊上打(牌)……現在,比賽人數基本上穩定在十個到十二個左右,我覺得OK啦。因為,自己始終都有正職,若太多人其實我顧不來。加上,我的客群都一樣係上班族,所以在時間上,大家都會比較夾。」娓娓地,老闆道出了他的初衷與難處。

當夢想與童年都說過去後,我們回到現實,問展宏:「都會預期在這裡繼續經營落去?」

「暫時 ── 因為其實,之前簽的兩年租約,半年前已經到期,現在續了一年 ── 應該不會有大的變化,未有這方面的想法。」現在,雖然業主未有升租,但誰知道下年的實際情況呢 ── 如果升租,並且是一個夥伴們都不想接受的價位呢?

「我想這要商量。」展宏說:「現在來說,(我們)不會那麼輕易結束經營,因為積累了一群固定的客戶,可能得對他們負責。」他舉例:「即係類似、假設,你經營一個 online game,你擁有了一批忠實的玩家,你不能二話不說就關停這隻 game……我覺得我過不了自己(良心)的一關;始終,我覺得有自己的責任咯 ── 如當初我說過:我開舖不光是為了銷售啊、賺利益,而是,想去經營一隻遊戲。經營一個遊戲,就不是光看利益多寡 ── 我自己這樣覺得。所以,更加希望它可以長遠發展。」

211025P4貨架

若果是 online game 的話,在商言商的事例只多不少,恰恰我們不 online,我們都在線下、面對面,由此滋生了盤根錯節的人際關係。

展宏補充:「還有,(經營球琪桌遊讓我)識到班朋友咯,一齊玩其實都開心;雖然他們是顧客,但現在亦已經成為朋友,好多時都會一齊出去食飯、談天 ── 即係不再只是光買賣的、老闆和客戶的關係。」

不少人喜歡在自家陽台,種一些盆栽、小植物,賞心悅目之餘,也有機會清新周邊環境的空氣;經營一門興趣,未必有立竿見影的收獲,但日子有功,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們的鑽研與付出,終於會讓自己所看見的美好為更多人所目睹。

展宏和伙伴們用興趣來營造了一方小花園,豐富了當地人的娛樂選擇,也為愛好者們保留了個可以正經互搏、不打不相識的秘密基地。

 

球琪桌遊
地址:福華巷11號地下

分享
上一篇文章編者有話兒
下一篇文章「樂施競跑旅遊塔」線上跑於「國際滅貧日」圓滿舉行
曾任職閱讀推廣員,與孩子共讀超過一百本繪本。先後畢業於澳門大學(獲學士學位)和臺北藝術大學(獲藝術碩士學位),喜歡閱讀,熱愛桌遊!近年創作繪本《蝴蝶谷》,劇本《時先生與他的情人》獲得2018年多倫多劇評人大奬評為「最佳年度新音樂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