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不得上車

農曆新年上班後最火紅的時事定必是 “迫爆關閘”、“新馬路淪陷”、“天價酒店房” 等與澳門承載力相關的話題。住在大三巴、新馬路的居民當然首當其衝,可能攪得連假期也不敢出街,又或要大逃亡,但對開車一族來說,假期的澳門道路卻是難得的暢通,在停車場 “養尊處優” 的私家車可以出來 “蒲頭”。

 

對於中區工作的朋友,縱使你家裡有私家車又有電單車,要不因為需要送小朋友上學而能提早半小時在公共停車場找到位置,要不就得花費高昂租金租車位 (除非先見之明地多年前開始月租公共停車場又或公司提供車位),又或幸運地找到街邊電單車位 (不過需要鍛鍊一下臂力搬車),所以最簡單的方法或者便是行路返工,可是,若家住北區或離島,又或是 “無車” 一族,那搭巴士便是唯一的選擇。

 

在現今百物騰貴的年代,巴士收費可謂出奇的便宜,可以說是時光倒流20年,回到 “渣” 月票的90年代(現時用 “澳門通” 澳門半島收費2元,跟1994年一樣),可是,巴士的服務質素卻也像時光停留未有太大的進步。

 

澳門的巴士服務在90年代可謂是黃金時期,當時香港只有少數路線有冷氣巴士行走(大部分都是俗稱 “熱狗” 的雙層巴士),但澳門相比香港以至亞洲其他地區已 “行先一步” ,大部分巴士已換上日本製或歐洲製冷氣車,且巴士上均安裝了 “落車鐘” ,沒有人上落便可 “飛站” 省時,同時,因應市場需求每隔一段時間便有新的巴士線投入服務,28A、28B、28C、30、32、34等號碼較大的路線都是當時的產物,持有巴士月票搭車也基本做到轉乘的效果,更有朋友為方便會買兩間巴士的月票,可謂 “路路通”。

 

在澳門這樣人煙稠密的地方,大家總不會認為搭巴士能像外國一樣必有位坐,然而,今時今日係澳門搭巴士,能迫上車是一種技巧,能迅速落車而不被車門夾到又是另一種技巧。當初2009年在開放巴士專營權之際,大家滿心期待新的營運者帶來新的競爭,就像當年開放電訊市場後手提電話的費用有所下調,電訊服務質量也有所提升般,而且在政府把巴士路線營運改以判給形式向巴士公司 “買服務” 後,巴士路線的主導權便落在政府手裡,有望改變一直以來巴士路線重叠同 “兜路” 的情況。

 

可是,新的來自 “法蘭西” 的維澳蓮運 “水土不服”,大家的期望落空,澳門半島最主幹的巴士路線落在“綠巴”手中,但從2011年8月開始 “三巴競爭” 的頭半年,大家不絕於耳就是如何幫綠巴 “推車”;“撞咗幾多次?”;“夾親幾多人”? “等咗半個鐘都冇車”?雖然交通事務局對巴士路線作了調整;新增不少路線(MT同夜間),又減少部分巴士站減少巴士停車時間;推動轉乘計劃等等,而維澳蓮運和其餘兩間巴士公司的服務係近半年也有一些改善,但跟大家認為 “今時今日” 的服務態度仍有很大的距離。相信大家也試過跑到氣來氣喘追到巴士且巴士又未離站,但卻唔開門;又或見過不少巴士司機跟乘客大罵戰的情境;而在繁忙時間在巴士站等了20分鐘竟然未見站牌寫6分鐘一班的車也應不是奇事。

 

同時,在全球都鼓吹環保和方便乘客的趨勢下,澳門的巴士卻 “逆勢而行”,在街上行駛中的新巴士,雖未至黑煙處處,且如澳巴般積極標榜其新購車型的排放達歐盟四期,不過達標新車數量其實有限,且巴士的噪音未見有多大改善。而在九十年代開始從歐洲引入澳門的低地台巴士 (即只踏一級便可上車),在 “三巴鼎立” 的年代竟越見越少,維澳蓮運的大巴雖為 “低地台” 設計,但那一級除非是 “長腿叔叔”,要不跨上去其實不算輕便,幾見不少老人家好不容易才能 “爬” 上去,而那款像國內農村才能一睹的 “村巴” (小巴),跟九十年代引入澳門的冷氣小巴相比,無論外型、性能、設計也相差甚遠,其往往更是斜路 “死火” 的高危族。為此,當交通事務局2月初宣佈解凍新福利和澳巴加價23.3% (服務費) 的申請,並追溯至2012年6月時,雖然費用係政府 “埋單”,但服務質素提升與加費幅度之落差已引起社會的一陣熱議,且在現時的機制下,維澳蓮運加費只是遲早的事,且也可追溯至2012年6月。

 

踏入蛇年除了標誌着澳門的經濟今年仍然火紅外,一拖再拖原定2014年通車的輕軌工程已悄然啟動,氹仔區幾條主幹道將同時進行工程,已見圍板改道,而當工程延至澳門半島,這也表示澳門或將進入交通的 “黑暗期”。近十年前已開始有聲音提出巴士路線重整,直到2008年交通事務局的成立,又至2012年 “三巴鼎立” 的年代,但澳門的巴士路線仍在小修小改,政府繼續年復年的 “研究和分析”,當興建公屋 (經屋和社屋) 大家也能理解需要幾年的時間時,對巴士路線調整一拖便好幾年真的大感不解,雖然循序漸進固有其好處,但面對人流、車流的激增和輕軌的興建,社會的步伐會否停下來讓政府 “慢慢諗”?

分享
上一篇文章年又過年
下一篇文章視覺系音樂:其之三 – 曇花一現
土生土長澳門人,遵循儒家傳統智慧希望努力讀書脫貧,讀足三十年,雖未脫貧但未至於 “月光族”。從小就希望澳門係大中華甚至世界嘅大舞台爭氣點,唔係次次睇新聞見到大三巴牌坊logo便估到報導澳門嘅負面消息,去旅行唔鍾意講話來自香港,"I'm from Macau",最多補句 "next to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