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在高

22c900008976be3acf6c

最近,香港一位女教師成功登上珠峰,成為首位成功登陸世界最高點的香港女性;該名教師在出發前表明,希望透過自己登峰的經歷,鼓勵學生堅持為理想而努力。然而,好願景卻成「公關災難」,成功登頂之後,輿論卻導向了登峰活動背後,商業化的操作,以及登山嚮導的辛酸。一直以來,登山嚮導都由世居在珠峰山嶺的雪巴人擔任,但這悠久歷史的民族,卻因登山商業化帶來了對自己民族的傷害,其中包括受到外來文化的影響,令其傳統文化逐漸消失,加上登山嚮導成為了高危職業,因為雪崩或拯救登山客而受傷或喪命的雪巴人不計其數。

更令人捏腕的是,女教師登峰揭示了這項冒險活動原來有一種無情的現實。據悉,攻頂是非常高危的行為,在空氣稀簿的環境下活動,容易缺氧,很多登山客都因體力不支,加上缺氧,中途倒挎在路上,然而,因高山救人不是容易的事,很多時都會就此把受傷的旅客遺棄在路上。該女教師表示,曾在中途遇上受傷山客,生命危在旦夕,但同行隊友,以至雪巴嚮導卻沒有一人伸出援手,以致受傷山客失救而死。雖然女教師回港後,不只一次在傳媒上回應事件,也不畏言說,在高峰極地這並不是罕見的情況。

所謂自身難保,於是「見死不救」是登峰的常態,沒有誰怨得了誰。那麼,這個冒險活動既危險又無情,為甚麼成功登峰就值得我們誇獎呢?個人榮耀真的比其他生命重要嗎?其實登峰最後帶來什麼教育意義?筆者不想對當事人的是與非妄加評斷,況且事件已惹來不少批評的言論,孰是孰非,讀者自行研判;筆者卻想引出一個更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在這世代,旅遊到底有甚麼意義?」

600_phply14zV看到大自然的風光美景,固然令人心曠神怡;去到異國遊訪當地居民,瞭解他們的生活風習,當然是增廣見聞。然而,當旅遊變成了「產業」,為使旅客更為方便通達,自然環境過度開發(現今受旅遊產業化所影響而被破壞的自然景觀,多不勝數,中國大陸尤甚),居民生活場域被迫改變來遷就旅遊業(澳門人最明白不過),這些現象處處皆是;而近年,連極地也失去了最後一道防線,珠峰登頂成為旅遊產業已不在話下,南極也興起了旅遊生意,而俄羅斯也對北極虎視眈眈,看來人類的旅遊觀光開發,將來會比科研探索更加無遠弗屆。但閣下可知一個人動身出遊,所產生的碳排放足以加劇地球暖化?而且,在文化上,消費式旅遊也間接地令一些弱勢文化慢慢消亡?吃喝買玩、拍照打卡,是現代旅遊的特徵,但這樣我們就算是旅行了嗎?

《道德經》第四十七章,這樣說:「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老子認為,真正的見識不在於遍行天下,因為出去得越多越遠,知道的卻越少越窄;智者通達大道,不出屋門便可知天下,不望窗外便可見天道。當然這境界很少人能企及,況且現世代有誰不想出外逃離自己日久居住之所?

bkncn-20170507064551341-0507_05011_001_01p英倫才子 Alain de Botton 說:「現實的生活就像是一家醫院,每個人都疲於更換自己的病床。有人喜歡靠近暖氣管的病床,有人喜歡靠窗。」(《旅行的藝術》)換句話說,就是「生活總是在他方」,而為了從苦悶沒趣的日常生活中逃脫,我們都依賴消費來麻醉自己,使自己暫時忘記原來我們都是西緒弗斯。在高度發達的資本主義社會裡,「我消費故我在」彷彿成為了日常生活的座右銘;而旅遊是這世代最具活力的經濟行為,亦是發展最廣泛的吸金工具,然而,旅遊卻造成了自然與生態的傷害,也間接助長了文化霸權。從香港女教師登峰事件,我們應趁此機會好好反省一下「旅行的意義」,這可能比鼓勵年青人去追一個自私的夢更有教育意義。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分享
上一篇文章「我們」在共同生活?── 你所不了解的東南亞移工
下一篇文章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Ch.054
澳門人,曾留學台灣,但水過鴨背,海歸後一事無成。雖從事於家業,卻自感生活離地,然而,某日偶讀海明威之《死在午後》,發心寫作,留下片言隻語的感悟,試着讓生活隨着書寫貼伏於地表。已過而立之年,自居為 “資深文青”。